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归朝 > 第三十一章 蕙心堪怨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451/526935.html
    霍柔风拔着脖子四处张望,到处都是黑鸦鸦的人群,可却看不到汪伯和那两个汉子。

    她猛的回过头来,踮起脚尖,扬起胳膊,用一根手指头指着展怀的鼻子:“你和他们是一伙的!”

    她的眼睛圆溜溜的,婴儿肥的小脸白一道黑一道,腮帮子一鼓一鼓,展怀想起母亲屋里养的几尾金鱼。

    他忍不住笑了出来,霍小九应该养金鱼嘛,养什么狗啊。

    “听说你养了很多狗?”他问道。

    霍柔风眨眨眼睛,她做错什么了,大白天遇到个有毛病的人,这人的脑袋在洗澡盆里泡过的吧。她明明是在质问他和汪伯的事,他却说起了养狗。

    “小爷养狗养猫爱养什么养什么,反正也不会养你。”

    展怀又笑了:“没事没事,你想养我也行啊,你富你有理。”

    霍柔风翻个白眼,她真是倒霉透了。

    “哎,霍小九,你还是养金鱼吧,杭州若是寻不到好的,你给我银子,我送几尾名种给你。”展怀笑眯眯地说道。

    霍小九应该是天底下最有钱的小孩之一了,不对,没有之一,他就是最有钱的小孩。

    宫里的小皇子只有虚名,虽然养得富贵,可是手里也没有银子。王侯将相、豪门巨贾当中虽然也有比霍家有钱的,可是却没有一家是只有霍小九一个男丁的,哪个都是大家族,嫡子嫡孙一大堆,分到各人手上的,也没有多少银子了。

    霍柔风养不知道眼前这个碍事的家伙,一转眼间想了这么多,她鼓着腮帮子,一只脚上有鞋,另一只脚上只穿着白绸袜子,就这样大模大样地走了。

    展怀看着她走路的样子,又笑了,听说外面常有拍花的,拍花的呢,快来快来,这里有个有钱的小孩,你们快把他拍走。

    正在这时,只见刚才蜂拥抢钱的人群忽然散开,边跑边喊:“杀人啦,当官的在码头上杀人了!”

    霍柔风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奔跑过来的人们撞得东倒西歪,忽然衣领被人从后面揪住,接着她便被提了起来,在汹涌的人|流中左拐右转,像穿花蝴蝶一般避开冲过来的人,向着码头外面跑去。

    直到这个时候,霍柔风才看清楚,把她像小鸡一样提起来的人,就是刚才那个可恶的家伙。

    她抬起头来,正对上展怀亮晶晶的眼眸。

    展怀看着她走路的样子,又笑了,听说外面常有拍花的,拍花的呢,快来快来,这里有个有钱的小孩,你们快把他拍走。

    正在这时,只见刚才蜂拥抢钱的人群忽然散开,边跑边喊:“杀人啦,当官的在码头上杀人了!”

    霍柔风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奔跑过来的人们撞得东倒西歪,忽然衣领被人从后面揪住,接着她便被提了起来,在汹涌的人|流中左拐右转,像穿花蝴蝶一般避开冲过来的人,向着码头外面跑去。

    直到这个时候,霍柔风才看清楚,把她像小鸡一样提起来的人,就是刚才那个可恶的家伙。

    她抬起头来,正对上展怀亮晶晶的眼眸。

    她听天由命地不去看他,任由展怀提着她,在一处僻静地方停下脚步。

    看看四处没有逃命的人群,展怀这才把她放下来。

    双脚落地的一刹那,霍柔风立刻转身,准备开路。

    “哎,霍小九,我救了你,你不报救命之恩也就罢了,怎么连句谢谢也不说?”展怀问道。

    霍柔风冷笑着转过身来,嘲讽地看着展怀:“这件事是你操控的,苦力们闹事是你安排的,方才逃命也是你的手笔,你是始作俑者,我为何还要谢你?”

    她的声音

    ,你是始作俑者,我为何还要谢你?”

    她的声音

    展怀又笑了,霍柔风拔着脖子四处张望,到处都是黑鸦鸦的人群,可却看不到汪伯和那两个汉子。

    她猛的回过头来,踮起脚尖,扬起胳膊,用一根手指头指着展怀的鼻子:“你和他们是一伙的!”

    她的眼睛圆溜溜的,婴儿肥的小脸白一道黑一道,腮帮子一鼓一鼓,展怀想起母亲屋里养的几尾金鱼。

    他忍不住笑了出来,霍小九应该养金鱼嘛,养什么狗啊。

    “听说你养了很多狗?”他问道。

    霍柔风眨眨眼睛,她做错什么了,大白天遇到个有毛病的人,这人的脑袋在洗澡盆里泡过的吧。她明明是在质问他和汪伯的事,他却说起了养狗。

    “小爷养狗养猫爱养什么养什么,反正也不会养你。”

    展怀又笑了:“没事没事,你想养我也行啊,你富你有理。”

    霍柔风翻个白眼,她真是倒霉透了。

    “哎,霍小九,你还是养金鱼吧,杭州若是寻不到好的,你给我银子,我送几尾名种给你。”展怀笑眯眯地说道。

    霍小九应该是天底下最有钱的小孩之一了,不对,没有之一,他就是最有钱的小孩。

    宫里的小皇子只有虚名,虽然养得富贵,可是手里也没有银子。王侯将相、豪门巨贾当中虽然也有比霍家有钱的,可是却没有一家是只有霍小九一个男丁的,哪个都是大家族,嫡子嫡孙一大堆,分到各人手上的,也没有多少银子了。

    霍柔风养不知道眼前这个碍事的家伙,一转眼间想了这么多,她鼓着腮帮子,一只脚上有鞋,另一只脚上只穿着白绸袜子,就这样大模大样地走了。

    展怀看着她走路的样子,又笑了,听说外面常有拍花的,拍花的呢,快来快来,这里有个有钱的小孩,你们快把他拍走。

    正在这时,只见刚才蜂拥抢钱的人群忽然散开,边跑边喊:“杀人啦,当官的在码头上杀人了!”

    霍柔风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奔跑过来的人们撞得东倒西歪,忽然衣领被人从后面揪住,接着她便被提了起来,在汹涌的人|流中左拐右转,像穿花蝴蝶一般避开冲过来的人,向着码头外面跑去。

    直到这个时候,霍柔风才看清楚,把她像小鸡一样提起来的人,就是刚才那个可恶的家伙。

    她抬起头来,正对上展怀亮晶晶的眼眸。

    她听天由命地不去看他,任由展怀提着她,在一处僻静地方停下脚步。

    看看四处没有逃命的人群,展怀这才把她放下来。

    双脚落地的一刹那,霍柔风立刻转身,准备开路。

    “哎,霍小九,我救了你,你不报救命之恩也就罢了,怎么连句谢谢也不说?”展怀问道。

    霍柔风冷笑着转过身来,嘲讽地看着展怀:“这件事是你操控的,苦力们闹事是你安排的,方才逃命也是你的手笔,你是始作俑者,我为何还要谢你?”

    她的声音

    展怀又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