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归朝
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展怀站在窗前,仰望着漫天星斗,脸色越发凝重。小时候乳娘说过,人死了就会变成天上的星星,后来他常常在夜里悄悄起来,爬到房顶上看星星,猜想着哪一颗星星会是四哥。

    展家满门英烈,四哥不是英年早逝的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展怀摇摇头,正想离开窗前,忽然,他看到微微摇曳的树影里,有两个被月光拉得斜长的身影,对,是两个,一人一狗。

    霍九?

    深更半夜,霍九不在屋里睡觉,带着狗跑到外面做什么?

    展怀住的虽然也是上房,但是远远比不上霍九的那一间,从他的窗子里看到的不是雅致的庭院,而是几棵碗口粗的槐树,此时树叶还不茂盛,白天时稀稀落落,到了夜晚影影绰绰的,有些阴森。

    那两个身影就在树影里,月光透过树枝洒在他们身上,如同两个小小的精灵。

    展怀忽然就想跳出去吓吓他们,他养了小黄狗一个月,也算是小黄狗的半个主人了,所以他和霍九也不是外人。

    霍九很有趣。

    霍柔风不是悲风伤秋的人,她之所以半夜三更溜出来,原因只有一个,就是小黄狗不知道吃了什么,屙肚子了。

    她靠在树干上,等着小黄狗便便,在心里问候了那个疯子全家。

    小黄狗是他偷走的,就是他给小黄狗吃坏了肚子。

    忽然,正在树坑里便便的小黄狗哼哼两声,这声音不寻常,霍柔风心里一动,便看到地上的影子变成了三个。

    她的头发根儿全都立起来了,正在盘算着是放声大叫,还是掉头就跑,肩膀上便被人拍了一记。

    “哎,真巧,我们又遇到了。”声音不是很好听,好像十四五岁的男孩子声音都不好听。

    霍柔风已经知道这是谁了,难怪小黄狗只是哼哼,却没有汪汪大叫。

    “有什么巧的,你给金豆吃了什么?它屙肚子了。”霍柔风不满地说道。

    “金豆?它的名字叫金豆?哈......”展怀大笑,忽然想起这是晚上,只笑了一声便咽回肚子里。

    霍柔风翻个白眼,有钱人家的狗,不叫金豆叫什么?难道非要取个小书小画之类的穷酸名字?

    “回到杭州,我就用一颗颗的金豆子串成项链挂在它脖子上,哼。”霍柔风扬起下巴。

    展怀又想笑,这个霍九真是有趣啊,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有钱,养条狗都要叫金豆,不过这名字比起阿黄要好多了。

    他想起霍九平时的打扮,倒也不像是很招摇的,反倒像几分世家子弟的低调奢华,让人看着很舒服。

    “我听说你姐姐很能干。”展怀问道。

    听他提起姐姐,霍柔风心底一片温柔,她点点头:“我姐姐不但能干,还很疼我,她是世上最好的姐姐。”

    霍九一向凶巴巴的,此时忽然温柔起来,小孩子的声音软软糯糯,像个女孩儿,展怀的心情便也跟着平静下来。

    他靠在霍柔风旁边的树干上,仰头看向暗蓝的星空,幽幽地说道:“小时候我很羡慕堂弟,因为他有两个姐姐,姐姐们给他做袜子,给他打络子,我就对四哥说,你如果是姐姐就好了。我们家从我娘到我嫂子,没有一个会做针线的,四哥就说,以后他要给我娶个会做针线的嫂子,给我打一堆络子,每天都换新的。”

    霍柔风不由自主地望向展怀,月光照在少年的脸上,半明半暗,看不清他的神情,但是霍柔风却感觉到深深的忧伤。

    “那你四哥现在娶亲了吗?嫂子会做针线吗?”霍柔风问道。

    四周静谧,只有金豆无聊地在几棵树下转来转去,抓子刨在土上,发出沙沙的声音。

    许久,展怀才开口:“六年前,我四哥便去世了,那时家里还没有给他议亲。”

    霍柔风没有想到会是这样,她愣了一下,才讪讪地说道:“对不起,我不知道会是这样。”

    展怀转过头来,一双眼睛亮晶晶的,他勾起嘴角笑了,对霍柔风道:“没关系,我四哥性情豁达,他不会介意。”

    我是向你说对不起,又不是对你四哥说的。

    一阵夜风吹来,霍柔风只觉阴风阵阵,真像是有位四哥站在旁边听着一样。

    一种熟悉而又陌生的悲凉涌上心头,她缩缩脖子,低头对金豆道:“走了,我们回屋睡觉。”

    说完,也没向展怀打招呼,掉头就走,展怀皱眉,这小孩真没礼貌,他在她身后叫住她:“喂,霍小九,你脚上的伤好些了吗?”

    霍柔风没有回头:“死不了。”

    她走路一瘸一拐,显然还很疼,展怀看着她的背影走进天井,又看到几名护卫尾随在后面跟着她走进去。

    财主家的小少爷,半夜遛狗都有一堆保镖。

    张升平跟着霍柔风上了楼梯,霍柔风临进门的时候,张升平压低声音问道:“九爷,那个人没有吓到您吧?”

    他其实是想问问那人对九爷说什么了,可是这话不是他能问的。

    霍柔风道:“我可能知道他的来头了。”

    张升平听到霍柔风没头没脑一句话,正想再问问,霍柔风已经带着金豆进屋去了,屋门砰的关上,张升平无奈,只好招呼其他护卫继续在门口轮班值夜。

    霍柔风心潮起伏,靠在门上好一会儿才平静下来。

    这个疯子是闽国公的儿子!

    一定是的。

    想不到隔了百年,她竟然会在这种情况下遇到高夫人的后代。

    清澈的泪水从她的双眼中涌出来,她的脑海里又浮现出那位站在母亲身边,英姿飒爽的女将军。

    这一代的闽国公有五个儿子,四子战死,死时尚未束发。

    闽国公的人果然已经到了宁波,而且来的还不是普通的手下,而是闽国公的小儿子展怀。

    不用猜了,宁波卫在城里四处搜寻的张昌,一定是在展怀手里。

    难怪卫所的人前脚刚走,展怀几个便住进了客栈,不知道张昌也被他们带来了,还是藏在其他地方。

    金豆见她靠着门板不动,有些不耐烦,哼哼着蹭着她的裤腿。

    霍柔风低头看看金豆,忽然明白了,金豆是在她被绑票的时候才和她分开的,难怪会落到展怀手里,原来那天抓住她的人,就是展怀!

    战马,斥侯,也只有展家五公子微服前来,才会有这样的阵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