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归朝 > 第三十九章 你方唱罢我登场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451/548568.html
    自从那天从海味铺子里出来,常胜的一颗心便如油煎一般。这批货是有问题的,他必须要告诉二老爷,否则一旦让杭州城里的海味铺子发现,二老爷的脸面就丢尽了。

    还有霍大娘子,那虽然只是个未出阁的姑娘,可是却也是个厉害人物。

    霍二老爷还想加高价格把一部分货转给霍大娘子呢。

    他跟着霍三去见霍子兴,霍子兴心情很好,称赞了霍三几句,还叮嘱霍三,这几天不要让三奶奶尤氏回娘家,免得尤家人眼红,从中使绊子。

    常胜想说,这个坑即使不是尤家挖的,他们也从中推波助澜了,使什么绊子?巴不得看霍家出丑。

    可是霍子兴和霍三在说话,哪里是他一个下人能插嘴的,好不容易,霍子兴问他:“常胜,明天一早你就去张记和于记,就说咱们家到了一批上等干货,让他们派大掌柜过来。”

    常胜硬着头皮答应,霍三便冲他挥挥手,道:“行了,这里没有你的事了,去让人卸货吧。”

    常胜明白,霍三是怕他多说话,三爷是从中拿了好处的,他又不是不知道。

    他只好闷声出去,带了几个小厮去指挥卸货。

    刚刚走过去,就看到搬货的几个苦力捂着鼻子,常胜暗叫不好,拦下一个苦力,还没开口,便闻到一股臭鱼烂虾的味道。

    正如海味铺子里的伙计说的,这批货都是回炉重新晒的,时间仓促,乍看上去已经晒得很干,实际上芯子里还是湿的,在宁波耽误了几天,又在路上走了几日,装在车上时还闻不出来,现在把柳条筐搬出来,臭味便出来了。

    这件事瞒不过去了。

    常胜转身便走,他要去告诉二老爷。

    还没进大门,迎面便撞上了霍三。

    霍三显然是不放心,急着出来看看,见他步履匆匆,沉下脸来,问道:“你不在这里看着,干什么去?”

    这次宁波之行,霍三是把常胜当成了眼中钉,常胜看着霍三凌厉的眼神,心底一片冰凉。

    二老爷虽然还康健,但是这个家早晚是三爷当家,现在他还有二老爷撑腰,再过上几年呢?待到二老爷把家业交到三爷手里,哪里还有他的活路?

    他们一家子都在府里,在主子眼里,下人就和家里的骡马牲口没有两样,是打是卖都是主子们说了算。

    三爷定是拿了回扣,所以才处处防着他。

    常胜收敛心神,陪笑说道:“小的进去喝口水。”

    这显然不是合适的借口,霍三冷笑:“喝水?让小厮去提个大茶壶过来。”

    常胜僵在那里,他咬了咬牙,对霍三道:“三爷,您跟我来。”

    霍三见他脸色有异,倒也没有多问,跟着他走到一个柳条筐前,还没走近,一股腥臭味便扑面而来,霍三被这股子味道熏得后退几步,弯腰干呕起来。

    他呕得鼻涕眼泪一起流,用帕子抹了半天,才对常胜吼道:“你怎么看管货物的?怎么都臭了?”

    常胜早就猜到了,三爷只要发现这批货有异常,一定会在第一时间推到他身上。

    他连忙辩解:“三爷,这不是看管的事,是这批货本来就不好。”

    这句话如同捅了马蜂窝,霍三火冒三丈,这个恶奴,真是太可恶了,明明是他的错,却推说是货不好,这货能不好吗?是霍三爷亲眼看了,亲自掏银子买下来的,怎会不好,个顶个都是极品,他霍三活了这么大,也只是前些年二房霍沛然做寿时,吃过这么大的鲍鱼。

    他一把揪住常胜的衣领,怒吼道:“你给我老实交待,你到底做了什么手脚,把好端端的货全都给弄臭了!”

    他的手指头正顶在常胜的咽喉上,常胜被硌得说不出话来,喉头咯咯作响,两条手臂不住摆动,想告诉霍三他是冤枉的。

    霍三的小厮金宝刚好从后面过来,透过霍三,只看一常胜在挥舞胳膊,他立刻大喊大叫:“常胜打人了,常胜打三爷了!”

    常胜被这么一叫,吓得几乎昏过去,好在他跟在霍子兴身边多年,也是见过世面的,知道再这样下去不成,他费了好大的劲,总算喊了出来:“三爷,您听小的细说。”

    霍三被金宝大呼小叫也给吓了一跳,常胜还没有认罪之前,是不能让府里的人知晓的。

    长房三家人住在一个胡同里,小二房弄来这么一大批货,其他两房正眼红,巴不得小二房出差错,他不能让别人看笑话。

    他松手放开常胜,回头瞪了一眼金宝,骂道:“你给爷闭嘴!”

    常胜干咳了几声,大着胆子对霍三说道:“三爷,咱们上当了,这批货看上去是好货,其实全都是受过潮的次货,别说不值钱,就是倒贴也没人肯要,是要砸招牌的。”

    霍三虽然听得似懂非懂,可心却沉了下去。

    他长在商户人家,有些事情即使没有经历过也听说过,他的脑子飞快转动,不行,不论这是真是假,也不是他的错,是常胜的过错,最初到定海打听的是常胜,跟着他去定海看货买货的也是常胜,在宁波码头上看货装货的更是常胜!

    这是常胜的错,要怪也是怪常胜,和他有什么关系?

    想到这里,霍三的心情平复下来,他冷笑着对常胜道:“我们家还是头回做海味生意,你一个外行怎么懂得这么多?三爷还真是走眼了,没看出来你是个吃里扒外的东西走,你老实交待,你是什么时候偷龙转凤,鱼目混珠的?是在码头上时换的,对吧?”

    常胜百口莫辨,三爷一口咬定是在码头上被换了,而不是在海岛买货上当,就是要把他自己摘出来啊。

    常胜心一横,对霍三道:“三爷,您不能这样说啊,小的一个下人,哪有这样的胆子?小的这全都是听人说的,在定海岛上您也看过货了,您忘了吗?”

    “三爷我看的货个个都是极品,装船里也是极品,可不是现在这些臭鱼烂虾!”霍三吼道。

    说到这里,霍三眼珠一转,对呆愣着的金宝喊道:“报官,去报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