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归朝 > 第四十一章 横玉笛,韵悠悠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451/556446.html
    次日,西湖边上的浮玉楼。

    雅间内,一个少年静坐窗前,看着窗外的满湖潋滟,拿出静静躺在桌上的玉笛。

    笛声悠扬,缥缥缈缈,宛如缠绕在山间的缕缕云彩,不染尘埃,因水而生,乘风而舞。又如俱寂的夜里,皓月当空,星辰相伴,忽有夜泉涌动,远离喧嚣,却如天籁之音,缠绵匪恻。

    少年一袭月白色的道袍,宽衣大袖,墨染般的鬃角,羊脂白玉般的额头,即使坐在春日的西子湖畔,他的目光也如秋水般沉静,不带一丝波澜。他坐在那里,淡如皎月,唯一有颜色的只有乌黑的发髻间一支翠色玉簪,但即使素淡如此,他的光彩依旧令满室生辉。

    一个老者静静地伫立在门口,如同一尊雕像,一动不动,似乎他已经在那里站了几十年。

    霍柔风百无聊赖地听着姐姐和霍子兴谈话,一个自持长辈身份,咄咄逼人,一个兵来将挡,毫不相让。

    霍柔风打个哈欠,姐姐和霍子兴谈得如何都不重要了,霍子兴此局满盘皆输。

    姐姐不在乎长房小二房的宅子,霍子兴也认定姐姐不敢按合约收回那处宅子,霍柔风之所以跟着一起来,就是担心姐姐会松口。

    前世时母亲曾经说过:“你不打落水狗,那狗只要还有一口气在,便能爬上岸去,到时还会再咬你一口。”

    她看到姐姐喝了一口茶,气定神闲地对霍子兴道:“无妨,二老爷一家若是一时找不到合适的地方搬出去,大可继续住在那里,亲戚一场,我也不好逼您太紧,宅子您先住着,待到有了住处再搬不迟。”

    霍子兴一口茶噎在喉咙里,咯咯了两声,抬起手指指着霍柔云的鼻子,骂道:“你这丫头良心让狗给吃了吗?你......”

    霍柔风忍不住笑出声来,迎面而来的便是姐姐的一个眼刀子,她吐吐舌头,跳下太师椅,从雅间里溜了出来。

    浮玉楼是霍家二房的产业,不对,严格说来这是她的。

    早在三年前,父亲刚刚过世,她便被人绑走了,姐姐悬了暗红把她找回来后,就把浮玉楼连同在江南的另外二十几家铺子从永丰号分了出来,全都给了她。

    后来她才知道,当时长房逼得很紧,本家也已经松口,姐姐担心日久生变,开始给她置办私产。

    父母已逝,儿女们是可以置私产的。

    因此,杭州城里最大的浮玉楼,表面上是霍家二房的,而实际上则是霍柔风自己的私产。

    只是她年纪还小,这些生意全都由大掌柜打理,平素里也是向姐姐报帐,她是个甩手掌柜,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少钱,因为她懒得看帐本。

    她哼着走调的小曲儿,让小二准备鱼竿钓具,便想到浮玉楼临水的一侧去钓鱼。

    来游湖的文人雅士,常会在此凭栏小钓,再把钓到的鱼交给厨房烹制。

    浮玉楼有专门的人打理湖里的鱼,每年还会放些鱼苗进去。

    霍柔风还没有来得及叫小二过来,便听到一阵笛声。

    她怔了怔,冲着已经跑过来的小二勾勾手指,压低声音问道:“这还是那个人?”

    小二也压低了声音,一主一仆都似是不想惊扰了这美妙的笛音:“对啊,九爷,这就是以前来过的那位公子。”

    几个月前,霍柔风曾听浮玉楼的小二说起过,有位公子在此吹笛,刚好对面有花楼的姑娘们在此行舟,听到笛声,姑娘们便也亮出各自的乐器,纷纷相和,无奈那笛声就此嘎然而止,姑娘们好不失望,回到岸上后,打发丫头们来浮玉楼打听,那吹笛的是何方神圣。

    小二不懂丝竹,也只是觉得好听,直到姑娘们纷纷说那笛子吹得好,这才当个乐子向九爷说起。

    霍柔风来了兴致,问道:“那位公子长得什么样儿?好看吗?”

    小二眨眨眼睛,九爷这话说得,哪有男人打听另一个男人好不好看的?他只好说道:“不瞒九爷,说来也怪,这位公子来了两回了,咱们整个浮玉楼愣是没人看到他的模样,只是看他身姿笔直,像是个年轻人。”

    霍柔风的好奇心被彻底勾起来了。

    小二不懂音律,她却是懂得的。

    这人的笛子不但吹得好,而且用的乐器也极是讲究,这声音不是普通笛子能吹出来的,名笛与名琴一样,都是有市无价。

    嗯,九爷是有钱人,再是高雅也要用钱来体现。

    她也不去钓鱼了,索性就坐在廊下的湘妃竹椅上,静静地听起了曲子,她坐的地方离那间传出笛声的雅间很近,一眼便能看到那两扇古香古色的雕花木门。

    门前站着的老者似是没有看到她,目光平视,如同一株百年老松。

    一曲终罢,四周如同被下了法咒,就连湖边的穿堂风也无声无息。

    霍柔风屏住呼吸,等待着笛声再次响起,可是等了好一会儿,那传出笛声的雅间里,依然无声无息。

    霍柔风站起身来,伸个懒腰,觉得还是去钓鱼吧,浮玉楼的厨子别的马马虎虎,有几道鱼菜还是烧得不错的。

    她又看一眼门外站着的老者,这人没有见过,但这份气度一看便是高门大户出来的,门内吹笛的,也不知是何许人也。

    杭州城是花团锦簇之地,各地文人墨客时常汇集,斗文斗画,更有各地的世家公子们,恋着杭州美景,在这西子湖畔一住便是数月,吟风弄月,歌舞升平;就连戏子名伶们,也以能在杭州城里露个脸儿为荣,因此,这门内吹笛子的,十有八、九并非是杭州本地人。

    她摸摸头上的小抓髻,这是出门前采芹给她梳的,缀了八颗指肚大小的南珠,把两个小抓髻如众星捧月一般围拢起来,她照了几次镜子,好看得紧。

    可就在这时,那两扇门无声地打开了,门外如古木般站着的老者立刻转过身来。

    霍柔风也停下脚步,目不转睛地看着那从门里走出来的人。

    她倒要看看,这吹笛的人,长得究竟什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