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归朝
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庄子里的管事名叫霍喜,是二房的家生子,年少的时候,他曾经给霍老爷当过小厮,后来有了家室,霍老爷便把太湖边上的这处庄子交给他们一家子打理。

    霍喜家的三十出头,头发梳得一丝不乱,手腕上戴着指宽的金镯子。

    霍柔风记得这对金镯子,这是上次来的时候,姐姐赏的。霍喜家的在庄子上,虽然有点油水,可是主子几年才来一次,能拿的赏赐并不多,像这样的金镯子,想来是要留着防老的,她特意戴出来,也是有心了。

    她住在小时候住过的院子里,二层小楼,能看到一望无际的太湖。

    知道她要来,院子里早早地拉起了天棚,霍喜家的解释道:“咱这儿临水,不但有蚊子,其他小飞虫也多得很。”

    霍柔风有点遗憾,这样一来,蚊子没有了,可是鸟儿也飞不进来了。

    好在她带了十几只鸟,鸟笼子挂在庑廊下,唧唧喳喳,热闹极了。

    金豆儿到了新地方,一点儿也不害怕,开心地跑来跑去,忙不迭地在它所到之处留下气味。

    他们是下午到的,在路上用了点心,霍喜家的还记得,这位九爷上次来的时候,吵着要吃饺子,好在庄子里有个从北方嫁过来的媳妇,给九爷包了饺子,九爷六七岁的小人儿,一顿吃了二十个。

    这次霍九连厨娘也带来了,可霍喜家的还是早早让人和面调馅,霍柔风一行刚刚落定,热腾腾的饺子便端上来了。

    霍柔风吃饱喝足,倒头便睡,睡了一个时辰,醒来时已是傍晚时分。她迫不及待要去太湖边上玩,采芹拗不过,只好让霍喜家的找了几个水性好的婆子跟着,霍柔风则带着两个八、九岁的小厮早就一溜烟地跑了,金豆儿欢快地跑在最前面。

    晚霞满天,清澈的湖水被染成一片金红,水天交汇处,炽霞喷礴,放眼望去,宛如浓墨重彩的绮丽画卷。

    霍柔风看得两眼望光,她在西子湖畔长大,太湖和西湖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景色。

    她对跟在后面的婆子道:“去把船划过来,爷要上船。”

    婆子吓了一跳,连忙哄她:“九爷啊,今天太晚了,明天白天,奴婢们再陪着您到湖上好好玩个够,今天您就在岸上看看景,您看行吗?”

    霍柔风像是被泼了一盆冷水,立刻没了精神,可也没有拗着,天色已晚,万一船划远了,在湖里翻了怎么办,九爷的命值钱着呢。

    见她这么好说话,婆子们齐齐松了一口气,上次九爷来的时候,唉,被霍老爷惯得啊,皮猴儿一样,现在长大几岁,不但稳重了,也懂事了。

    可是她们想得太简单了。

    霍柔风找了块打磨齐整的太湖石,坐了上去,然后慢条斯理地拿出了她的笛子吹了起来。

    晚风习习,夹杂着丝丝潮意,几只鸟儿在湖面上盘桓,金轮西沉,不远处停泊的小船上,升起袅袅炊烟,那是靠打渔为生的人家正在煮饭。

    一切是这样宁静而美好,当然,如果没有霍九爷的笛声,可能会更加美好。

    好在霍九爷还是初学,不懂得用气,吹得有气没力,在窄小的车厢里会觉刺耳,此刻笛声飘荡在浩广的湖面上,被风一吹,也就散去了。

    正在这时,庄子里的小厮飞奔着跑过来,不敢打扰霍柔风,只对一名婆子说道:“贺大娘,喜婶子让我来请九爷回去,说是九爷的一位朋友远道而来,想在庄子投宿。”

    庄子里长大的小子,规矩远比不上府里的,说话初声大气,霍柔风吹着笛子也听到了。

    “什么朋友?九爷我的朋友?”她瞪大了眼睛。

    因为她是女孩子的缘故,与杭州城里的商户子弟素无往来,偶尔遇上,也是点头之交。

    所以说,霍九爷就没有什么朋友。

    小厮忙道:“是啊,喜婶子问了采芹姑娘,采芹姑娘也不晓得,喜婶子这才让小的来问九爷,对了,您那位朋友姓杨,是位年轻公子。”

    姓杨的?霍柔风把杭州城里她认识的姓杨人家想了一遍,也想不起来有哪个杨公子算是她的朋友。

    她更加好奇起来。

    这是她家的庄子,庄子里的人都是霍家的人,再说,她带着护卫,什么都不用怕。

    她挥挥手里的笛子,对众人道:“回去吧,爷要去会会朋友。”

    金豆儿不知从哪里跑出来,四只脚上都是泥,嘴上也是湿漉漉的,脏兮兮的像只流浪狗。

    霍柔风指指它的鼻子,叹了口气,大步流星地走了。

    刚刚走进庄子里用来会客的前院,便看到一个一袭红衣的背影。

    红彤彤的大红衣裳,用的是杭州织造用做贡品的赤霞罗。

    霍柔风还是前世时穿过这料子,这一世她虽在杭州,可也没有穿过,去年姐姐得了几尺,也只是做了几块帕子,却是不敢做成衣裳穿在身上。

    可这个人,却就这样大剌剌地穿出来了。

    根本不用回头,霍柔风也知道这人是谁了。

    贡品的料子,普通百姓见不到,宫里却是有可能会赏赐给勋贵之家的。

    何况闽国公府是一等勋贵,逢年过节,宫里给的赏赐自是要比别人更多,更好。

    “丧门星,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你跑来我们家做什么?”霍柔风叉起腰来。

    展怀转过身来,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他的眼睛亮晶晶的,格外耀眼。

    “我初到贵地,只有你这一位朋友,这附近方圆百里也没有客栈,我总不能露宿湖边吧,在你这里借宿一日便走。”

    霍柔风的眼睛瞪得溜圆:“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你带了十辆大车,还请了镖局子,浩浩荡荡,引人注目,再说,你的那几个护卫我在宁波便见过,自是一眼就认出来了。”展怀耐心地解释,“对了,到了无锡稍做打听,就知道你家在这里有一座好大的庄子,这不是秘密吧。”

    霍柔风一拍脑门,阴魂不散啊。

    “乡下地方,太过简陋,没有能招待公子的,你若是找不到客栈,我让人带你去。”说着,霍柔风便要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