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砰!”

    另外一名修行者斜飞出去,避开了这一刀,但是身体还在空中,胸口却是一声沉闷巨响,那坚韧的软甲片片炸开,他口中鲜血狂喷,直从城墙上震飞出去,坠往城中。

    面容粗豪的这人落在城墙断口边缘,一脚将那名断头的南朝修行者踢飞,随手却是将刀插在身前,身后那重铠上的火舌在他身后漫卷,让他的身影如同魔神。

    他只是在城墙上站定,面对着四周射来的流矢置之不理。

    突然竟有笛声响起,忽而雄浑,忽而凄美,忽而壮阔。

    听着这样的笛声,看着火舌吞卷中那道魔神般的人影,从充满诡异的夜色里,城墙上终于有些南朝修行者反应了过来,失声叫道:“中山王元英!”

    “何止是王爷一人来援!杨癫在此!”

    与此同时,西侧笼于黑暗中的城墙下,有一声如雷般的厉喝声响起。

    咚!咚!......

    整座城墙地动山摇,宛如有巨兽在冲击。

    只是数声,一片惊骇如潮的叫喊声便随即伴随着轰然倒塌声响起。

    “西城墙破!”

    “中山王元英来了!”

    “杀狂杨癫也来了!”

    用手指轻易挑飞数枝射向自己面目的箭矢,听着城中的哭喊声,元英摸了摸自己被火灼烧得有点发烫的脸,看着西面升腾而起的烟尘,他不屑的笑道:“南边皆书生,岂能伏恶狼,焉有不破之城?”

    .......

    雷声隆隆。

    一场大雨笼罩了洛水城。

    不少铁策军的校官穿行在各个库房,查检有无漏水问题。

    即便军令还未真正到达,但哪怕是最低阶的铁策军军士,这些时日都从北边来的人口中或多或少知道了一些讯息,知道铁策军应该就会在近期开拨。

    韩征北等一众铁策军将领站在粮仓里,虽然厚厚的雨布和之前就经过整修的屋面可以保证军粮不会被雨水打湿而在接下来湿热的天气里霉变腐烂,但他们知道接下来最麻烦的,还是粮草给养的问题。

    铁策军是“救火军”,对于那些边军而言,铁策军也只能算是地方军,除非在满足他们自己所需的情形下,边军才有可能在铁策军粮草补给不足时,给予适当的帮助。

    而在边军交战的地带,边军的补给路线自然是最为完善,若是到了那些边军的补给线都已经无法保障的地带,再想要兵部在那样的乱局之中特调粮草供给铁策军,恐怕铁策军任何一个人都不会觉得自己有这么大的面子。

    之前铁策军参加的都是小股的战役,若是陡然一改,被迫和边军一样战斗,那么对于韩征北这样的老将而言,都会出现许多不可预料的问题。

    “有一批东西,还没来得及送来。”

    林意和白月露、齐珠玑一起在城墙上看雨。

    “是沈鲲让那些马贼送来的军械?”白月露看着前方檐上落下的连绵雨线,她问了林意一句,心中却是为几支北魏大军而感到幸运。

    北魏军队并不擅长在南方的雨季里战斗,但幸运的是,在数处地方雨季到来之前,北魏的那几支军队已经取得了决定性的战果。

    林意哪里知道她此时心中想的是什么,他点了点头,道:“不过目前来看,似乎也有些用不着了。倒是陈尽如设的那个局,却真的如你所料,连横山先生那样的半圣去了,都根本无用。”

    “是什么东西,直接让他都直接断臂求生。”齐珠玑的面色如同天色般阴沉。

    “是逆鳞。”

    白月露看了他一眼,她知道他在担心的是什么,摇了摇头,道:“材质和符文都极为特别,是一种真元冲击上去,反而会加速它流动的符器,这种东西唯有知晓控制方法的落月族人才能御使,而且这种符器本身极为稀少,在落月族也只有数人拥有。”

    “连半圣中了都只能直接断臂求生,那我们中了,岂不是必死,恐怕连自残肢体都来不及。”齐珠玑说归如此说,面色却是终究缓和了些。

    “我们中了应该是必死,但有些人中了却未必。”白月露转头看了林意一眼,齐珠玑心中一动,顿时明白她的意思。他嘴唇微动,又要开口说些什么,然而就在此时,他和白月露、林意却是都赫然转身。

    城外官道上,即便是道路已经泥泞不堪,都响起了似乎比雨声砸地还要疾的马蹄声。

    能够在这样的天气里狂奔的马,原本就是最好的军马,只用来传递紧急军情。

    而且在雷声和雨声里,那名马背上的骑者也在疾呼!

    “北魏中山王元英统军连破固城!宿城!泗城、钟离危急!”

    “沿途驻军......,急速去援!”

    隐隐约约,随着那名骑者的连续狂呼,齐珠玑听清了疾呼的内容,他的脸色剧变,不可置信的叫了出来,“什么!”

    白月露深吸了一口气,心中也不只是惊还是喜。

    即便是她,也还未收到这样的军情回报,一是应该出于天气原因,那些传递最为快速的狼烟、信鸽、飞鹰甚至传声法都不可用,二是这军情对于南朝军方而言太过紧急,所以传递的比她和齐珠玑的手段都来得更快。

    最为关键的是,连她也不知道中山王元英亲至,而且先前收到的军情是在刑恋大军还在固城被阻,现在却是连宿城都被破,由此可见这攻下两城的间隔时间极短。

    林意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来得太快。

    这种“疾口报”是军方最紧急下达军令的方式。

    只有在前线军情紧急到十万火急时,才会用这种可以让沿途军队尽快做好准备的方式,才会让所有一切能够参战的军队,全部去援。

    这数日间,他也和白月露、魏观星等人议论过数次军情,即便对整个战局并不算清晰,但只是那几个地名一报出来,他便已经明白发生了什么。

    宿城囤积着蓝怀恭部的大半粮草,连宿城都失去,便说明蓝怀恭部已经大败。

    而接下来若是道人城、泗城和钟离城一失,这支魏军不仅可以长驱直入,甚至对建康都产生威胁,而且还可以侧转,攻击边军的后翼,到时大多数边军,恐怕会腹背受敌,一些囤积军械和粮草的重镇都恐怕会很快失去。

    “元英是想在冬季到来之前,就彻底击败我南朝边军大部?”林意太阳穴跳动了数下,他确定对方便真的是这样的意图。

    “还有个消息不知是好是坏。”

    白月露低头,看着自己被雨溅湿的衣角,道:“剑温侯已经出了稻城,他虽然没有特意赶来凑着倪云珊和你的戏,但是按照确切消息,他是真的已经出了稻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