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天将明,一棵奇树正在开花。

    它很高大,很老,此时花期,树干上也没有一片叶子,却结满了无数碧玉般的花苞。

    天空微光里,无数奇特的飞虫和平时看不见的锦鸟在树冠上方飞舞。

    花苞绽放的速度很快,内里的花粉像无数点银屑悄然喷洒而出。

    整棵树沐浴在奇异的辉光里,就连它身上那些虫蛀和雷火留下的伤疤,都开始焕发着新的生机。

    然而就在下一刻,所有的光辉瞬间黯淡,那些如银屑飞洒的花粉变黄如泥,如碧玉般的花瓣瞬间枯萎变黑脱落,随风如黑雪漫天的洒落。

    以这棵奇树为中心,如潮水般的惊呼声和哀叹声,朝着城中各处蔓延。

    城北的一处破落小院里,林意也在远远的看着这棵亮起又瞬间黯淡的古树。

    当一片枯萎的黑色花瓣随风飞来,轻掠过他脸颊时,天空里的第一缕曙光正好落下,照亮了这座城。

    林意轻轻的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从院子里的老井开始打水洗漱。

    这是天监六年春里的建康城。

    自梁武帝登基,年号天监,定都建康,也不过六年,这座城已经焕然一新,鼎盛繁华,称为前所未有的新城。

    城是新城,人却大多是旧人,只是随着皇权更替,短短数年,各自际遇就已截然不同。

    林意今日有一个同窗会。

    他是前朝齐云学院的学生。

    齐云学院是前朝最好的学院,能进这学院的,都是达官贵人或者巨富望族的子弟。

    他父亲林望北官至车骑将军,是手握重兵的权臣,但谁能料到一朝兵变,雍州刺史萧衍夺了皇位,国号梁,成了梁武帝。先前拥立梁武帝的官僚自然也一步登天,成为新贵,但若是反对派,便自然获罪。

    林望北并不属于反对派,所统是边军,算是中立派,但昔日和梁武帝并不交好,所以也被削了兵权,流放在边郡驯马而已,家产也被尽数充公。

    林意也从显赫的权贵子弟,变得和贫苦孤儿相差无几。

    当年同期的那些齐云学院学生里,有小半和他处境类似,有些甚至还要悲惨,被罚为奴的也有,满门抄斩的也有,不过也有许多一步登天,甚至直接成了皇亲国戚。

    同窗会无非就是拉帮结派,处境好的同窗借以显摆的场所,林意这种从云端跌到地下的,或许还有可能会被人刻意嘲讽,但听说有些好友也正巧赶了回来,有些他想见之人可能也会去,所以林意倒也不刻意逃避,想去看看。

    同窗会的时间在正午,地点在城中三眼桥清柳坊,他是早在心中计算好了,先步行到城南的几个旧书坊转一转,然后再往三眼桥去,时间就差不多正好。

    “林意。”

    但他洗漱完毕,啃了一个昨晚上留下的粗粮馍当了早饭,才刚刚出门没走几步,就听到了一声清脆悦耳的女声。他有些惊讶的顺着声音转头,看到路边停着一辆不起眼的马车,车前没有车夫。

    此时车帘掀开,却是露出了一张美丽而又精致的面孔。

    “陈宝宝?”林意有点惊喜。

    这是一个美颜动人的少女,也是他为数不多的想见的同窗之一。

    陈宝宝的大名其实叫陈宝菀,但她家里人却习惯喊她小名陈宝宝,林意和几名好友和她熟了,便也经常开玩笑喊她陈宝宝,后来喊得顺口,却是也不改了。

    应该是已经足有三年多没有见到了。

    林意有些恍神,和三年前相比,她显得成熟了些,而且长得更加高挑了,和他有差不多高。

    她穿着的不过是一件普通的素色布衣,但是在朝霞里走来,却依旧显得曲线起伏,婀娜多姿。

    “三年不见,你更漂亮了。”林意笑了笑,真诚的赞道。

    “你倒还是以前没皮没脸的模样,也不怕我觉得你孟浪。”陈宝菀取笑林意,神色自若,更显青春靓丽。

    “怎么一大早在这里?”林意看着她的笑脸,心中油然生出些温暖,这几年里,很多人都变了,但对方似乎没有什么改变,还是和以前一样,“先前也没有你的消息,这几年哪里去了?”

    陈宝菀轻描淡写:“被家中送出去学习了一阵,昨日才回到建康打听到了你的消息,今天一早就特意来找你,你感不感动?”

    “这么想我,迫不及待?”林意的表情也很轻松。

    “那是。”陈宝菀一阵银铃般的笑声,打量着林意身后的院落:“既然到了你家门口,不请我进去坐坐?”

    “那只要你不嫌弃。”林意做了个请的手势;“我求之不得。”

    “林意,你这屋子可真是透气。”

    跟在林意背后,走马观花一样饶有兴致的四处看着的陈宝菀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她看到林意这院子里三间平房,却有两间屋面上有破洞。

    “那两间也就是堆着一些用不到的杂物。”林意轻松调侃回去,“我这孤家寡人,也只用一间房,不过要是你想过来偶尔住住,我倒是可以再修补一间。”

    “你真敢?你不怕传到某人耳朵里去?”陈宝菀旁若无人的嗤笑一声,“估计这次同窗会,你也是想见她,所以才有兴趣参加吧。”

    “想是这么想,但希望渺茫。”林意也不掩饰,看着她很是认真的说道:“不管怎么样,你也是让我想去参加同窗会的四个人之一。”

    “有四个?除了她和石头,还有谁?”陈宝菀也收敛了笑意,问道。

    林意道:“还有林鱼玄,按关系其实她算我远房堂妹。”

    陈宝菀上下打量着林意:“你和她关系很好?在学院时我怎么没看出来?”

    林意解释道:“就是关心她的处境,因为我林家的关系,她应该也受了点牵连,她在学院时便沉默寡言,不与人争,很容易受人欺负。”

    陈宝菀忍不住摇了摇头:“林意,没看出来你倒是保护欲泛滥。”

    林意不好意思的笑笑,“就算有点,也不全是,你不知道,她人真的很不错,你帮她一点,她会尽心尽力的回报你,而且还不让你知道。”

    陈宝菀沉默了一会,说道:“但人也是会变的。”

    “当然要往好处想,你不也没变,和以前一样。”林意笑了起来,看似戏谑,实际认真。

    陈宝菀却没有笑。

    “你也和以前一样,没有变。”她看着林意的眼睛,甚至有点严肃,“还是和以前一样乐观自信,但还是那般天真,看来我的担心倒是多余的。”

    “这个给你。”不等林意接话,她却是已经从衣袖里取出了一个灰色木匣,递到了林意手中。

    林意微微一愣,“这是什么?”

    “里面有一颗黄芽丹,还有一封保荐书,可以让你直接进南天院。”陈宝菀也不废话,很直接的说道。

    林意顿时一愣,旋即摇了摇头,“这太贵重,我知道现在就算是你,这样的东西也不是小事,我不能收。”

    陈宝菀负手而立,根本不去接林意反推到她面前的木匣,只是静静的说道:“这份礼物本来就是为你准备的,我现在在别人眼里虽然是尚书令之女,但在你眼里,还是以前的那个陈宝宝,而且我确定,若是今天我们掉了个儿,家中失势的是我,你也一样会帮我。”

    林意蹙眉,沉吟片刻道:“保荐书我的确需要,但其实黄芽丹我并不需要。”

    “我也看出来你已经凝成了黄芽。”陈宝菀笑了笑,但旋即她却转身,看着那棵古树的方向,更为严肃的说道:“但是今时不同往日,你既然已经凝出黄芽,正式成为修行者世界的一员,想必不用我说,你也应该猜得出来,书上记载的灵荒时代,已经正式到来。”

    “真的已经确定了?”林意心中咯噔一下,脸色微变。

    “境况比你想象的还要差很多。”陈宝菀犹豫了一下,没有转身看他,片刻之后,用唯有他们两人能够听见的低声慢慢说道:“这还是朝中不能对外流传的秘密,你记住听到了也不要和任何人说,天地灵气的确在连年变得稀薄,按照预计,今年的天地灵气,不只是难以支持这棵翠昙花开放,这株古树,将会很快枯死。今后用于修炼的灵药,将会变得越来越难得,你虽然已经不需要依靠黄芽丹凝练黄芽,但好歹黄芽丹能够炼化提升你一些修为。更为关键的是,天地灵气的变化,还是由南向北,我们这边灵气的消失速度比北边更快。”

    她的最后几句话声音尤为低微,但是传入林意耳廓之中,却是比她之前说过的任何一句话都令人震骇,如同惊雷。

    (新书伊始,需要大家多多支持,我多余的话不多说了,这本书要百分之百精力投入的写好,希望我的连载,能陪伴大家接下来的每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