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平天策 > 第三章 大俱罗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482/144223.html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站在院落里静静的看着陈宝菀的马车走远之后,他不紧不慢的出了门,依旧先步行前往城南的几个旧书坊。

    对于灵荒,他不是没有感应,早有的种种迹象,也已经让他有所怀疑。

    在得到陈宝菀的确定回答前,他其实也已经开始思索自己要做什么。

    他查阅过很多古书,在历史上出现的那几次灵荒时代,新生的修行者数量急剧锐减,只有正常时期的十分之一不到,而已经是修行者的人,寿命也没有以往同阶的修行者长,再加上这种突变导致的战乱、权力更替,修行者数量在灵荒开始二三十年后,整个修行者世界的人口数量,就削减三分之二以上。

    在灵荒时代,修行者实力的两极分化也变得更加严重。

    一些本身就很强的修行者在灵荒时代也能争夺到一定的资源,他们就变得更强。

    而像林意这种新生的修行者,修行的速度比正常时代慢,实力差距就显得更大。

    给陈宝菀赶车的这名中年女车夫心中觉得可惜,就是觉得林意能在这灵荒开始时成为修行者,并凝结黄芽,的确是不俗,但接下来像林意这种很难得到资源的修行者,再往上爬就是千难万难。

    这些林意其实自己也清楚,但他如果就此认命,自怨自艾,便也不可能会得到陈宝菀如此高的评价了。

    在他看来,再贫瘠的荒原上也有人生存,在灵气稀薄的灵荒时代修行,古人或许也会留下一点经验,或许会在一些古籍里留下些有用的记载。

    “林意,你来了啊。”

    他平时也经常到城南的几个专收和售租旧书的坊市转,再加上也打些短工,帮忙修补一些旧书,所以几个旧书坊里的人看到他都是纷纷热情的打招呼。

    “林意,你来的正好,昨天我这里正好收了一大批古书,有些还来自北蛮那边。”其中一个书坊的老板也很清楚他的喜好,热情招呼他进门的同时,看着林意浑身热气腾腾,知道他走了不少路,还特地端来一壶茶。

    “谢了薛伯。”林意心怀感激。

    这个书坊老板姓薛,是一名头发花白的中年男子,是早些年逃荒到建康的书生,靠卖字画和教书许久才攒了一间旧书坊。这种书坊也就是能维持生计而已,不算什么赚钱营生,但这书坊老板心地善良,而且是真正的爱书之人,对喜爱看书的林意也是很欣赏,平时不管林意看书多久,也不会收林意的钱,而林意也是经常帮他做些杂活,算是报答。

    这次他收到的旧书倒真是不少,足足堆满了半间小屋。

    林意喝完了一壶热茶,擦了擦汗,就直接席地而坐,坐在这大堆的旧书中间,很快看入了迷。

    这书坊老板也不打扰,甚至也不让人进这小库房,就让林意独自安静看书。

    建康这边的人习惯性称北方魏人为“北蛮”,越是读书人,对北魏越是鄙夷,一是北魏人作风粗豪,不太讲究礼仪,二是北魏在早些年尚武而轻文治,对读书人也不太重视。

    对读书人都不重视,对书籍当然更不爱护。

    眼前许多来自北魏那边的古书,就可以看得出端倪。

    很多古书都不算完整,而且大多糊了油垢,给人的感觉是这些古书倒不是有读书人要研究学问才留了下来,而是派了其它用处,比如引火、比如做了些垫物等,才留存了下来。

    不过这些古书的内容倒是和建康这边常见的古书有很大差别,很多是北方独有的记载。

    林意专心的翻阅,很快就发现了一些他感兴趣的记载。

    他发现了有两本古书上都记载了一个叫做“大俱罗”的修行者,按照北魏的古语,大俱罗有神力者和圣者的双重意思,那个修行者就是最接近现在的一次灵荒中的佼佼者,在北方很无敌。

    而且这个被称为“大俱罗”的人也是出身贫寒,按照两本古书上的记载,他也就是边市马贩出身。

    最让林意觉得奇特的是,这个人也没有得到特别的际遇,没有当时的王族将相帮助,似乎他就是靠自己修行,就后来居上,变成了当时北境最强的修行者。

    “难道是发现了某种新的修行方法?”

    林意皱着眉头,仔细的翻阅了这两本古书,他察觉这两本古书的著者似乎也隐隐有这样的推测,但也都不敢肯定,一些描述的语句里,也没有明显指明。

    他接下来又着重翻阅来自北地的古书,又被他找到一本年代更老一点的古书,上面同样有“大俱罗”的记载,但上面除了有几句简单的描述,说这“大俱罗”经过了很多战争,吃了很多常人不能忍受的苦之外,也并没有更细节的记载。

    “只有再去齐天书院的书库撞撞运气了。”

    林意将这批古书里稍微和灵荒有关的全部挑了出来,也没有发现更多的线索,倒是窗中射入不断变得浓烈的阳光提醒他,已经接近正午,同窗会可能要迟到了。

    “薛伯,谢了。”

    林意也不纠结,和这书坊老板致谢出门,接着就是朝着三眼桥方向一阵小跑。

    也就跑了数百步,一辆马车突然后来居上,“吁”的一声在他身旁停了下来。

    “林意。”有人喊他。

    林意停了下来。

    这辆马车上坐着三人,两男一女,都是他昔日同窗。

    出声喊他的娇小女子叫萧素心,萧姓是皇姓,但萧素心一族却是旧皇室一脉,和现在的梁武帝皇族甚至算是敌系,就算梁武帝其实并未大兴诛连,但这六年间,她的处境也可想而知了。

    萧素心以前和他的家世也相差无几,两人父辈之间多有交往,在学院之外也经常见到,在当年那批同窗之中,也算是比较相熟。

    当时的萧素心天真浪漫,行事骄横,完全是小女孩子脾性,但是现在林意迎上前去,却是不经意看到她显得成熟,眼角甚至带了点细细的皱纹,远比同年人憔悴,哪里还有当年那个娇蛮女生的影子。

    林意微笑着对着这三人打招呼。

    另外的两名男子他也记得名字,挨着萧素心坐的瘦高男子叫刘碣石,原先只是富商之子,但在梁武帝登基之后,却听说成了一个主管盐运的官员,地位自然是大大提高。

    而另外一名男子身材普通,双眉分外浓黑,名为叶承雨,是尚书侍郎之子,和之前也无太大变化。

    “林意,跑得汗水淋漓,怎么,参加这同窗会还不忘健体修行?”刘碣石只是淡淡一笑回礼,叶承雨却是面带嘲弄的调侃起来。

    当年的许多同窗都恨不得时时巴结林意,现在时过境迁,态度却是截然不同。

    林意却也不在意,也笑着调侃道,“我只是没有马车,只能靠步行,只是你们马车太小,坐了三人已经有点挤,不然倒是可以顺便带我一程。”

    林意这句话也是夹枪带棒,暗指叶承雨的这辆马车也不高档。他的性格就是这样,平时温和,也不会看不起人,但如果对方惹他,他也不会卑躬屈膝,哪怕对方来头很大。

    萧素心明显顾及同窗情谊,忍不住开口就要打圆场,但刘碣石和叶承雨却是面色有点发冷。

    “我这马车的确是挤了点,那我们先行一步。”叶承雨淡淡的说了一句,便令车夫驱车离开。

    “都已经如此地步,还装什么清高,桀骜不驯,迟早没有好果子吃…”远远的,林意隐约听到刘碣石的声音。

    对于这两人的态度,林意倒也不生气,毕竟这几年里,这样的人他已经见得多了,而且对方也没有什么让他在意的地方。

    和这样的人置气,反而影响他每日的心情。

    他平时很守时,但看来这些人去的也不算早,再加上他真正想见到的也就那么一两个人,所以索性慢了下来,免得跟在那马车后面吃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