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木匣裂了开来,散发出一股沁人心脾的清香。

    “黄芽丹!”斐玉失声惊呼。

    他距离很近,第一个看清异香的来源。那是一颗嫩黄色的丹药,裹着一层透明的腊封。

    这种丹药他们大多没有见过,但是却已经在各种场合不知道听过了多少次。

    “黄芽丹!”

    一片倒抽冷气的声音响起。

    在场所有人都反应过来,看着林意的目光都是复杂到了极点。

    这是修行者世界的至宝,一颗黄芽丹,就有很大几率让还在气感期内的人直接凝出黄芽,一步登天,成为真正的修行者。

    在场除了少数失意者之外,大多都是心照不宣,知道了灵荒时代到来。

    他们尤其清楚,在这种时候,一颗黄芽丹是何等的难得。

    斐玉“黄芽丹”三字才刚刚出口,他陡然又看到那颗黄芽丹下面有一封紫色锦布面的保荐书,上面赫然“南天”二字。

    “南天院的保荐书?”

    此时发现这点的已经不止斐玉一个,跪在林意面前的赵容壑看得最清楚。

    这木匣就掉在他眼皮底下。

    他原本羞愤到了极点,但是此刻看清,心中却是生出莫大恐惧。

    这不可能是石憧给林意的,因为即便是石憧,都不可能凭家中势力拿到南天院的荐书。

    一颗黄芽丹,一封南天院的保荐书,这意味着什么?

    “切磋,切磋而已。”

    “林意,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卓尔不凡。”

    “林意,你果然厉害,一点都没有荒废。”

    在场的同窗纷纷反应过来,他们都不是普通人,有人打圆场扶起赵容壑,有人却是满面春风的上前夸赞林意,不吝赞美之词。

    他们都看得出形势,之前林意是已经断绝了仕途可能,但能够进入南天院,却从此拥有了新的身份,更何况必定是有什么贵人相中了林意。

    周围声音闹哄哄的传入耳廓。

    看着这些热情洋溢围着自己的昔日同窗,林意捡起这个无意掉落的木匣,心中却是莫名的分外烦恶起来。

    “走吧。”

    他也不愿意再这多留,对着石憧点了点头,便穿过了这些同窗,走到萧素心的面前。

    “这个给你。”

    他直接从木匣中取出黄芽丹递给萧素心,递给这个也过得十分不如意的少女。

    萧素心呆住。

    在场所有的同窗也都呆住,就连石憧都是目瞪口呆。

    “我已经凝结黄芽,这颗丹药对我用处已经没有那么大,希望这颗黄芽丹能够对你有所帮助。”林意在萧素问的耳边接着轻声说道:“为防夜长梦多,你可以直接服用掉。”

    萧素问听懂了林意的意思,当她好不容易控制住自己的心情转身再看时,林意和石憧已经出了门。

    她身周的那些同窗兀自说不出话来。

    “林意,你也太大气了,那可是一颗黄芽丹。”石憧出门时神色自若,但上马离开这酒楼之后,就马上一副肉痛到极点的表情。

    “现在的她很像林鱼玄。”林意只是说了这一句。

    石憧轻叹了一声。

    他明白林意的心情,他不再提黄芽丹,也不再提林鱼玄。

    “林意,不过刚才你那两招我很佩服。”他一边驱马随意行走,一边说道:“你能胜赵容壑我一点都不惊讶,但是你连黄芽境界都没展露,光凭蛮力都能胜他,我倒是有点想不通。像他这种兵马教习,一天有两三个时辰练拳练蛮力,我看他一跺脚的气力,他这些年可是没有偷懒。”

    林意转头看了他一眼,风波不惊,“我比一般人早起,练拳练蛮力的时间不会比他少。”

    石憧顿时愣住,接下来一声哀叹,“林意,我就怕你这种天赋比别人高,还比别人更下死力气的人。”

    “说起来我倒是也没想到你这么快能凝练黄芽。”林意和好友单独相处,心情也自然好了起来,取笑道:“老实说你是不是服用了黄芽丹。”

    石憧大声嗤笑,“林意我可没有你这么好命,有人送你黄芽丹,你兄弟我是实打实的修炼而成,不要以为你就是天…。”

    突然之间,石憧说话中断,白日见鬼一般张大了嘴却说不出话来。

    林意也是突然浑身一震,如被雷电劈中。

    前方一座小桥上,静静的站立一名白衣少女,清丽脱俗,就像是画中走出的仙子。

    林意当年在齐天学院时本来就是班中的带头大哥,他性格又是天生乐观不拘小节,很少会失态,但现在他真的惊喜和紧张到了极点。

    因为这名少女就是萧淑霏,他朝思暮想的那个人。

    她本来就很美,虽然只是静静的看着林意,但还是让石憧都觉得惊艳。

    “你在等我?”林意定了定神,下马走到她面前。

    阳光在此时显得分外耀眼,他甚至觉得空气里萦绕着一种说不出的香气。

    “你到了三眼桥那里我就知道了,包括刚刚发生的事情。我是来见你,但我不方面和你在同窗会见面。”萧淑霏静静的轻声述说,她语气很温柔,但是却太过有礼,有种莫名的距离感。

    她对林意说完一句,又对着跟来的石憧颔首为礼,轻声道:“我想和林意单独说些话。”

    “你们可以随意,不用管我,时间长些也没有关系。”她的气质和身份都让石憧有点莫名的发虚,他耸了耸肩膀,说了这一句便走到远处。

    “你很意义用事。”萧淑霏静静的看着林意的眉眼,“黄芽丹就算你不用,一颗黄芽丹也可以解决你这几年的生活所需。而且你最后和石憧直接离开,显得太不把他们放在眼里,今后反而树敌。”

    林意沉默了片刻,也安静的说道:“你说的道理当然对,但我不意气用事,那就不是我了。人在变,天地在变,但是我不想违心的去变。”

    萧淑霏的脸色没有什么变化,只是看着他看了很久的时间,才慢慢的点了点头,“灵荒确切无疑,你到了南天院也要小心,你要明白,不仅是这局势会逼得武帝陛下更提防旧朝臣子,而且你我的关系,也可能会给你带来很多麻烦。”

    林意笑了起来。

    萧淑霏的态度让人产生距离感,但只是她这一句“你我的关系”,却让他莫名的温暖。

    “你今天来见我,除了这些话,还想和我说什么吗?”林意知道陈宝宝清晨单访自己的事情肯定也瞒不住萧淑霏,但他也不解释什么,只是轻声问了这一句。

    萧淑霏静默片刻,然后缓缓偏转过头,道:“没有什么了。”

    林意微蹙起眉头,他却是上前了一步,把手放在了她的肩头,然后平静的看着她的眼眸。

    远远的石憧虽然根本不可能听见他们说什么,但是林意这个动作,他却是看到了,顿时惊出了一声冷汗。

    “放开手。”萧淑霏一动都没有动,也没有怒意,只是和他对视,异常简单的说了这三个字。

    “保重。”

    林意慢慢的收回了手,但却又轻声的说了一句,“我不会放手的。”

    萧淑霏没有什么表示,她转身走下桥,消失在林意的视线里。

    “小姐。”

    一名侍女在桥下的巷口等着萧淑霏,她撑起了一把伞,遮住了萧淑霏的面容。

    这名小侍女却是满脸急色,甚至忍不住跺了跺脚:“这陈宝宝也是…就算她不帮林意,其实小姐你也已经帮他拿了南天院的保荐书。小姐,你怎么不和他明说,虽然陈宝宝也给了他一封,但是你不说,你的一番心意,岂不是白费了。他说不定还以为时过境迁,你和那些同窗一样,也早就看不起他了。”

    萧淑霏深吸了一口气,她握紧了袖中的一封保荐书,什么都没有说,但心中却是说了一句,“他不会。”

    “小姐,我也觉得林意很好,但是我还不明白,为什么这些年你连资助都不资助他?”这名小侍女是真为她着急,又忍不住问了一句。

    萧淑霏心情已经平静许多,她淡淡的笑了笑,“他不会要的,他连石憧这些年给他的钱都没有用多少。”

    (新书上传,多谢大家的收藏和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