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平天策 > 第十章 食为天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482/144230.html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林意知道这名老人必有用意,他定了定神,细看起这几本古书和笔记。

    “这……”

    只是看了一眼,他的心脏便剧烈跳动起来,心情无法平静。

    这几本古书和笔记,都是有关灵荒,而且都是有关大俱罗!

    这几本古书的记录,甚至比南溪斋主人的记录还要详细得多,有一本来自北境,散发着浓厚羊油味道的古书,甚至详细的记载了大俱罗的生平。

    林意有点微微的眩晕,身体有点发冷。

    他已经凝结黄芽,按理而言,凝结黄芽的修行者能够数日不食而不觉饥饿,但是现在,他却是因为心情的剧烈波动而觉得必须吃些东西。

    他深吸了一口气,取了些看门人留下的吃食,慢慢的吃着,细细的翻看这几本古书和笔记。

    此时他已经完全明白了那瘦高老人的用意。

    等再听到脚步声时,他安静的站了起来,认真的对着再次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瘦高老人躬身行了一礼,“前辈您比我更早发现大俱罗的异事,所以这些有关大俱罗记载最详尽的典籍,都被前辈您先收了起来。”

    瘦高老人看着他清秀的眉眼,点了点头,“像你这样聪慧的人本来便少,既聪慧又有心的,便更少。”

    林意没有丝毫自傲,恭谨道:“只是不认输而已。”

    “有理,却未必是理,你是否懂?”瘦高老人微微一笑,有些满意。

    林意的眼睛更明亮了些,“自古以来,不乏捷径,但最后只有吸纳灵气熔炼真元被视为玄门正途,便是说明有些方法也只是一时捷径,既有明路,何走暗途,想必前辈哪怕觉得这些修炼道理可行,但自己也从未尝试过。否则万一错漏,反而误了自己的修为。”

    瘦高老人至此颔首回礼。

    既然林意道理都懂,那他便不需多言。

    如何选择,便是林意自己的事情,而不是他所需在意的事情。

    “这封信你替我交给南天院何修行,这些书籍笔记你带回慢慢查看。”瘦高老人将一封信笺递给林意。

    林意愣了愣。

    这封信笺表面空无一字,连腊封上也没有任何印戳。

    “不知前辈名讳。”他看着已然转身的瘦高老人,“前辈带信,对方自然也不是南天院的普通教习,我只是受保荐去的新生,若是教习问起来,我恐怕难以解释这封信的来历。”

    “不需多言,你只需将这封信交到任何一名教习手中,然后告知这信是给何修行的即可。”声音再起时,瘦高老人的身影已经消失在这三层楼。

    林意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

    他此时也已经看出这名瘦高老人是刻意不想提及自己的名号,既然如此,再问也没有意义。

    但可以肯定的是,这名瘦高老人绝对非同小可,至少是当年齐天学院那些平时隐而不出世的老修士一流。

    他之前和自己的对话,皆有深意。

    意思便是,连这样一名修为不知多高的前辈都觉得大俱罗的修行之道可行,后世有可借鉴之处,但要真正修炼,却不知能不能成,因为没有人试过。

    所以最后这名瘦高老人都刻意交待,道理是这个道理,林意要三思而行。

    但对于林意自己而言,这却是打开了一个新的天地。

    当他最后回答这老人时,他便已经下定决心要一试。

    至于如何开始,具体的修行方法,他隐然觉得,就在这几本古书和笔记之中。

    否则这名瘦高老人不会刻意提出让他将这几本古书和笔记带走。

    林意将这几本古书和笔记理了一理,就当胸一抱,直接走出这藏书楼。

    果然看门人远远见了他也只是颔首为礼,根本不阻拦。

    他本身是个书痴,出了齐天学院,便直奔家中小院,把门一关便接着仔细看起这些书来。

    从日间到了夜幕时分,他将这些古书和笔记全部细细读完了。

    简而言之,这些古书和笔记都将大俱罗的修炼方法归结为:“肉身成圣”。

    例如有些蚁虫,可以搬动比自己身体沉重不知道多少倍的重物,有些兽类,可以避百毒,连最毒的毒蛇都可以当做食物,连被毒液入体都可以安然化之,有些异兽,甚至可以断体重生。

    人之肉身,断然不可能有如此神异。

    但大俱罗的方法,就是不断用各种方法,将自己的肉身潜能不断激发增强,拥有这些神异。

    当肉身强至一定程度,便吸纳特殊元气入体,融炼真元,即便这真元对身体有害,也依靠肉身的强大硬扛住,接着又用这真元推动气血流动,再强健肉身,如此周而复始。

    按照这几本古书和笔记所言,大俱罗之所以当时公认北境无敌,是因为无论任何时代的修行者,真元修为不论多高,肉身力量终有极限,当真元耗尽,便容易被杀死,所以一般的修行者最终便是百人敌,但大俱罗真元耗尽也无所谓,他凭借肉身力量便可以轻易击杀武者,挥手之间击飞车马,更何况中剑中刀都能继续战斗,所以连许多修行者和武者联手,都很难困得住他。

    等到夜色渐浓,林意点起油灯时,眼前的一幕让他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几本古书和笔记上,随着油灯昏黄的光芒洒落,渐渐泛起银色的痕迹。

    这些银色的痕迹渐渐由点泛成线,变成字迹,变成图录。

    林意看明白了。

    这些字迹都属于同一个人。

    这些也是笔记,是有人翻阅这几本古书和笔记时,写下的感悟和体会,以及修行大俱罗这种肉身成圣法时,每一步或许可行的方法。

    不出意外,这些字迹便应该出自那名瘦高老人之手。

    在摇曳的火光里,林意摇了摇头。

    他依旧不可能知道那名老人的真正身份,但他明白,这名老人的身份和修为,恐怕比自己先前想的还要高。

    时间缓慢而不变的流逝着。

    他看着这些字迹和图录,就像是最虚心的学生,在和一位名师进行一场有关学术的辩证。

    这些字迹里许多用语并不坚定,有些推断只是用极可能这样的字眼。

    但林意缓缓的抬起头来,他的目光却越来越安静坚定。

    不试,便永远只是可能。

    他收好所有这些古书和笔记,开始第一步。

    若是前面的都没有做好,都无法完成,再看后面的那些推论便没有任何的意义。

    而且在他看来,只有当他开始真正选择这条路修行,当他渐有心得和体会时,再看后面的那些道理,或者感悟就会不同,或许还能发现那些道理之中的不足甚至错误之处。

    一缕炊烟从这间小院中升起。

    在整个建康城陷于安眠,夜深人静时,这名少年却是已经安静的选择了一条迥异于当世所有修行者的道路。

    ……

    林意开始生火做饭。

    一开始不断增加自己的食量,迅速的炼五谷之气为己用,按照他和那名瘦高老人的所查,是并没有任何古籍说清楚大俱罗是到底用了何种呼吸吐纳或者炼体法。

    但是按照老人的建议,用金蟾雷音法和真气刺窍术,便应该能够达到同等效果。

    至于一开始避肉食而纯食五谷,所有这些古书、笔记,都是同样揣测。

    肉食在迅速补充体力和强健身体方面自然优于五谷,但是五谷之气较纯,一开始修行时,炼五谷之气,对身体的不利作用便更少。

    其中有笔记和那名老人都是推断,只要修炼到一定程度,便可加入肉食,修炼进境更快。

    对此林意也是十分认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