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齐天学院两虎的名头倒是不虚。”当年的齐天学院毕竟也是类似今日南天院一样的存在,这批新生中也有人听说过当年林意和石憧的事情,此时看着林意一本正经的“装蒜”,他们心中顿时冒起这样的念头。

    “.…..”萧素心看得出叶清薇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心中也是不解和不安。她是林意的同窗,对林意十分熟悉,她知道林意的脾气还算温和,以往只有石憧会主动这样挑事,而林意便不会。

    齐珠玑一脸无奈,长叹了一口气,直接站着大口大口喝提灵膏。

    他抱着有便宜不占王八蛋的念头,这一食盆提灵膏赶紧入腹为安,他担心等会连这提灵膏都保不住。

    他和萧素心的神色变化被叶清薇等人看得清楚,连同伴都是这样的反应,叶清薇等人自然不相信林意的真诚。

    “我倒是有些佩服你了。”

    元狩怒极反笑,“来膳堂也是故意晚到,远远落在后面,现在又敢说这样的话语,看来你反而想教训你的师兄师姐?”

    “你们真误会了。”

    林意十分苦恼,“我们落在后面,只是我们分配到的舍院距离这里太远。”

    元狩微微眯起了眼睛,“新生甲院乙院到这里多少步?你们比这些人慢了多久,太远是有多远?难不成你们分到了药师竹林的黄藤舍院,所以才来得这么慢?”

    他这话当然是讥讽。

    药师竹林黄藤舍院,这是绝大多数教习都没有资格所居,在整个南天院这六年间,在里面住过的也只有寥寥数人,即便是那数人,也是入院之后许久,表现得特别突出,修为进境实在惊人,才被调至药师竹黄藤舍院。

    新生直接安排进药师竹林黄藤舍院,简直是无稽之谈。

    然而听到他这样的话语,林意却是更加苦恼,满脸苦水都似乎要从脸面上流淌下来:“正是。”

    “要遭!”

    林意这副样子,这句话一出口,就算是在座新生中最愚钝的几位,都顿时觉得不妙,感到了一股灵气正轰然爆发。

    “敢消遣你师兄?”

    元狩的脸色瞬间就成了铁青色,在他的眼中,林意装腔作势到了极点,伴随着一声暴喝,他右手持木勺的姿势不动,左手却是闪电伸出,如龙爪抓向林意头面门眼珠。

    同院学生过招,盛怒之下自然也不可能是真正的杀招。

    他这招纯粹就是取快,抓向林意眼珠只是虚招,任何人的直觉反应是看到有物直冲眼瞳而来,就会下意识闭眼或是后退躲闪,便瞬间失了先机。

    到时他却是瞬间变爪为拍,落在林意头顶,他手掌上真元力道便直透林意脊骨。

    人之脊骨在修行者世界之中便是“大龙”,“大龙”一被力量震激,便立即浑身麻软,用不出力气。

    元狩这一招,就是想要直接把林意拍得跪倒在地。

    “师兄你真的误会了。”

    林意无可奈何,他已经有所防备,身影一闪,却是闪到了元狩的一侧。

    “是么?”

    林意的闪动之快也让元狩有些意外,但是越是如此,到越是激起了他的火气,他的右脚尖在地上轻轻一点,左脚尖却是已经带起一缕残影,踢向林意腰眼。

    “小心!”萧素心脸色大变,她都看得出来,这元狩动作太快,林意已经不可能躲闪得开。

    几乎就在她声音响起的同时,“啪”的一声爆响。

    一团若有若无的黄光在空气里炸开,元狩已经收脚站定,而林意却是朝着一旁踉跄推了数步。

    “原来已经凝结黄芽,怪不得敢主动挑事。”

    元狩站得笔直如表情,一动不动,面寒如水,身上冒出一股可怕的气势:“只是即便凝练黄芽,也有先后,你有什么信心挑衅我等?”

    一片沉重的呼吸声在这膳堂里响起。

    许多人看着林意的目光又有了诸多变化。

    修行者的世界毕竟是一个实力为尊的世界,在场的新生至少有一半都没有凝练出黄芽,然而这之前看上去并不起眼的林意,竟然已经早凝了黄芽?

    “我何来主动挑事,我说的全是事实。”

    林意揉着自己的右手手腕,无可奈何,但是这次他没有将心声说出口,否则他肯定元狩会更加癫狂。

    元狩说的也一点不错,同样是黄芽境的修为,但登堂入室有先后,无论是在肉身力量还是在真元力量上,双方还是有着很大的差距。

    方才他虽然挡住了元狩踢向他腰眼的这一脚,但他手臂格挡之下,却是骨痛欲裂,站立不稳,而且对方这一脚似乎也并未用尽全力。

    “师兄,你这却是没有道理。”

    齐珠玑三口两口吞完了盆里的提灵膏,往空盆往旁边桌上一放,“林意说不要这提灵膏,那是他自己的选择,院规里可没规定必须一定要在膳堂用膳,一定要吃膳堂的多少东西。还有他既然说了分给我和萧素心,那也没有浪费。更何况师兄你比我们入院早了一年,这样出手难道不算欺负我们新生?”

    “很好,看你们这三个我倒是顺眼起来了。”元狩瞬间变了脸,脸上的怒火消失得无影无踪,反倒是一片的平静,“既然你们这么说,那从今天开始就顺了他的意思,提灵膏这类,他连一星半点都不要沾,但至于你说出手欺负你们新生,那我刚刚抢先出手,先赔个不是,但我也给你们一个欺负我的机会。”

    说到此处,他一眼扫过所有的新生,再看向林意、齐珠玑和萧素心,“你们三个可以一起上,只要今天能胜得了我,我今后可以反过来喊你们师兄师姐。”

    “这没什么意思。”

    林意的声音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长幼有序,不能乱了规矩,不如若是我们赢了,今后晚膳我要吃什么,要准备多少量,你们帮我备足?”

    所有人侧目,看着林意。

    林意一脸真诚,他甚至还有些担心,又补充了一句,“让你们准备的,也就是这些普通的谷物黍食,还有,若是我们输了,你刚刚说的话也要算数,不能逼我吃提灵膏之类。”

    看着他这副样子,齐珠玑忍不住摇了摇头,走到他身旁,轻声的说道:“林意我发现你比我还招人恨,你这样说,我都有种忍不住想要揍你的冲动。”

    元狩并非莽汉,他遇到值得重视的敌手,便已不轻易喜怒,已经平静下来,但此时看着林意一脸真诚的说出这种话,还在说不要逼他吃提灵膏,他顿时气得七窍生烟。

    他身旁的叶清薇也是气得不轻,胸脯剧烈的起伏。

    提灵膏是何等珍品,怎么在这个讨厌的新生口中,却好像变成了令人嫌弃的东西一般?

    “元狩你帮我多打他一拳,我也想揍他。”就连三名老生之中,那名最稳重和内向的老生钟营都忍不住喘气粗重了几分,对着元狩低声说了一句。

    “不想今后我特殊照顾的,把食盆里的提灵膏给我吃完,然后滚到一边去。”

    元狩重重的点头,手中的木勺却是连动,将锅中剩余的提灵膏给齐珠玑和萧素心分了一分,“看你们三个硬气,先随了你们的意,等会不要怪师兄出手太重。”

    “谢师兄!”齐珠玑是一点都没有担心,眉开眼笑。

    他们后方却是有僵立着的一人,如同木偶,面上一阵青一阵红,哭也不是,笑也不是。

    这人是方乐山。

    他一开始被叶清薇一击打倒,被勒令在所有人之后,原本是林意等人分完提灵膏之后,再轮到他。

    看锅中剩余的提灵膏量本身是算计得正好,应该还有正好剩下他一份。

    但是眼下林意等人一闹,也不知道这元狩是有意无意,是真的把他忽略了,还是故意的,竟然把剩余的那些全部分给了齐珠玑和萧素心。

    他只能眼巴巴的看着齐珠玑吃得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