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如此一想,这膳堂里所有新生看着林意、萧素心和齐珠玑的目光就又不一样了。

    膳堂里这么多的天监六年新生,但除了林意之外,却是没有人敢站出来对抗这三名老生。

    从刚刚的战斗场面上来看,林意和齐珠玑和对方的力量差距不是一点半点,但林意他们却偏偏胜了!

    这样的场面,尤其看到先前蛮横好战到极点的叶清薇都气急败坏,每一个新生都有扬眉吐气之感,心中都在咆哮:不就是在院中多修行了一点,有什么可以嚣张!规矩自然有院中教习教,什么时候天监六年生轮得到天监五年生教?

    但接下来,更多的却是震惊、懊恼。

    原来这林意竟然也凝结了黄芽。

    连萧素心都有这样的拳脚功夫。

    早知如此,加入这三人组岂不更好?

    “是我轻敌了,但下次你们就不会有这么幸运,这是牛宝化瘀丸,足以治疗你们的伤势。”元狩血脉受阻,在叶清薇的真元拍打下终于缓过了气来,他也不发怒,伸手一弹,一个药瓶却是弹到了林意的面前。

    “多谢师兄。”林意接住药瓶,有些摇晃的站了起来。

    他致谢的语气依旧很真诚,在他看来,光明磊落的元狩哪怕是嚣张跋扈,都依旧比许多同窗可爱。

    “不要得意!”

    叶清薇寒声说了一句,她自然满心不服气,觉得再战一场都不是这结果,但输了就是输了,再争辩也没有意义。她和元狩以及另外一名老生也不再多说,转身便离开膳堂。

    “真的好饿。”

    但她还没有走出膳堂,就隐约听到了林意的声音,转过身去的瞬间,她气得牙痒。

    林意一手一个冷面馍,正在大啃。

    “太夸张。”

    所有的新生看着林意都忍不住摇头,觉得林意的这“真诚”装得太过,太刻意。

    “我是真的饿。”

    林意看到了叶清薇杀人的目光,他口中边嚼边含糊不清的说话。

    他走了大半天才到南天院,接着还用真气刺穴法,早已饥肠辘辘,接着用了全力激斗,饿得都已经心慌。

    “你!”

    叶清薇大怒,忍不住跺了一脚,但还是什么都没有说,转身离开。

    “你误会我了。”林意无奈,继续吃。

    “人都走了,你不要这样吧?”就连齐珠玑对林意的吃相都看不过去了,都已经干嚼吞下两个面馍了,还在继续拿着猛吃。

    萧素心走上前来,忍不住笑了起来。

    她笑得很灿烂,身上那种憔悴阴霾的气息正在不断消散。

    “谢谢你,林意。”

    但是她的眼角很快又有晶亮的东西流淌下来,她轻声的对着林意致谢。

    她在收回这些年失去的自信和尊严,她也知道林意明白自己为什么谢她。

    林意看着她,又想到了林鱼玄,心中自然微微一痛,但他马上又抬起了头来,冲着方乐山笑了起来,晃了晃手中的一个冷面馍,“你饿不饿,要不要也吃一个?”

    方乐山还僵在当地,听到林意的这句话,他顿时气得差点闭过气去。

    林意却是“真诚”的笑着,一手自己在啃馍,一手还是拿着馍对准他。

    林意就是这样的性情,他在齐天学院时也从不主动惹事生非,但是若是对方让他十分不舒服,他也绝对要让对方更不舒服。

    “林意,你不要欺人太甚。”

    谢随春走了上来,重重的放下手中的食盆,他一扯方乐山的衣袖,道:“走。”

    “我哪里欺人太甚?”林意也收敛了“真诚”,冷笑道:“倒是你,谢随春,他人欺负方乐山之时你喝提灵膏,我请他吃东西你给我砸碗。”

    谢随春霍然转身,面色寒得滴出水来,“林意,你知不知道你的保荐书来自何处?”

    林意微微一怔。

    在场所有人也是不解,不知道谢随春为何突然如此一说。

    “是陈宝菀送给我的,怎么,又和你有关?”林意已经想到某种可能,他忍不住想要,看着谢随春直接说了出来。

    每年南天院的保荐书就那么几封,纯粹是相当于南天院给皇帝几个保荐名额,而皇帝又会作为赏赐,赐给一些权贵。

    这几封保荐书先到了哪家,最终落到了谁手中,很容易查得出来,都不会是秘密,所以他也不必替陈宝菀隐瞒什么。

    至于和谢随春撕破脸,他也是想得清楚。

    他和齐天学院那名瘦高老人在“大俱罗”的修行方法上正好想到了一处,不管那名瘦高老人是纯粹将自己当成棋子,想看看自己是否能按照那种修行法走下去,还是那名瘦高老人真的爱才,对自己寄予厚望,反正那名瘦高老人是当世罕有的神惑境之上的圣师。

    这样的人特意修书一封让南天院对自己关照,那便不是谢随春这样的人能够奈何得了自己的。

    “你这么聪明,难道会想不明白?”

    谢随春冷笑起来,随即却是上前一步,将声音压到极低,“今后不要接近陈宝宝,否则你不要怪我未警告你。”

    “哈哈哈哈!”

    林意大笑了起来。

    果然和他料想的一样,这封保荐书应该是谢家得到,但谢随春却是对陈宝宝有非分之想,将保荐书给了陈宝宝,却未料到陈宝宝送给了自己。

    “真是一个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的故事,看来某些人平时为人实在太差。”林意毫不客气,他可不像谢随春一样小声,说得所有人都听到。

    他对陈宝宝的性情也十分了解。陈宝宝一向爱憎分明,行事颇有大将之风,而且从不矫情,但她心地很善良,并不势利,若是谢随春平时为人不错,陈宝宝也不会受了他的保荐书之后,便不顾他的感受直接赠给林意。

    “这么说来,倒是真要谢谢你。”

    林意一阵感慨,又“真诚”起来,对着谢随春颔首为礼。

    其实这次陈宝宝专程回来帮他,就算没有谢家的保荐书,也一定会有其它的替代,但若是错过了时候,能不能遇到那名瘦高老人,能不能在今年进南天院,就不好说了。

    谢随春不了解林意,他根本没有想到林意竟然会直接这样大声,他一时呆住,身体都颤抖起来。

    “吴教习!”

    但就在此时,从最靠近门口的新生开始,一片如潮水般的敬畏声音响起。

    这些新生一个个如同被开水烫到的虾米一般弯腰躬身退到一边。

    就连最初发现这名一脸平静,喜怒不形于色的女教习到来的新生,也不知道她何时到来,在这里听了多久。

    谢随春缓缓转身,也躬身,行礼,退到一边。

    他用这样的动作,不让别人看到他的脸色。

    “脸色一定异常难看,估计脸都要被林意气肿了。”齐珠玑和萧素心互望了一眼,两人眼中都是这样的神色。

    经过方才一役,两个人对对方的看法倒是都互有改观,互相都有些看得顺眼起来。

    “吴教习。”

    但他们在吴姑织的面前自然都不敢放肆,连林意都是一样,都躬身行了一礼。

    “谢随春、任尚真、骊道源、方乐山,去火铸堂。”

    “杜羽缴、王轩夕、萧复迢、陈平罗,去丹坊。”

    “常若拙、狄飞、郑绝铠、俞紫丽,去研山堂。”

    “.……”

    根本未有什么开场白,这名女教习到了方才元狩持勺分膏的位置,便直接出声分配。

    所有新生经过晚课的熏陶,也都已经长了心,留了心。

    吴姑织才报了一半,所有的新生面上都开始不太好看。

    这是分配平时院中杂务,就如元狩和叶清薇来膳堂杂务一样,平日里诺大一个南天院自然也需要不少人手处理杂务。

    只是这分配,却似乎和刚才膳堂中的表现有关。

    方才面对元狩的强横霸道时,越是不敢抗争,越是反而催促其余新生顺从的,分去的地方就越差,越是要多耗时间,越是苦活累活。

    其中最差的,又似乎是方乐山这窝内反的所在一组,直接被分到了火铸堂。

    火铸堂平时不是搬运铁石精金冶炼,便是打铁铸器,不仅是最耗气力的苦力活,还烟熏火燎,十分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