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这很显然是一件奇兵宝衣。

    薄如轻纱,可以穿在普通衣物内里,看上去是用某种细丝编织而成,整体混金色,但有一种水样的柔光,看上去很像柔软的丝绸。

    “这难道是天辟宝衣?”林意伸手摸了摸衣料,还用力扯了扯。

    他的眼睛开始瞪大了。

    有一种奇异的力量,将他的力道沿着丝缕分散出去,这衣料没有任何的形变,他的力量如同石沉大海,毫无用处。

    “正是天辟宝衣。”中年男子微笑,“足以抵挡乱红萤。”

    “多谢前辈!”林意毫不客气,直接就脱下外衣往身上套。

    他实在猴急,害得萧素心都红了脸,转过了身去不看他。

    “竟然是天辟宝衣?”齐珠玑嘴巴张大到了极致,足以塞得进一个鹅蛋。

    中年男子微蹙眉头看他一眼,似是有些意外:“你也知道天辟宝衣?”

    齐珠玑差点吐血:“我只是读书少,又不是没读过书,我好歹是齐天学院的学生,岂会连天辟宝衣都不知道?”

    中年男子性格很好,不和他辩驳,只是怂了怂肩,一副无所谓的态度。

    林意却是异常满足,一脸陶醉。

    这天辟宝衣是真正的宝贝,是用某种独特的蛛丝编织而成,不仅可抵挡普通刀剑、锐器,更为珍稀之处在于,天辟宝衣能够卸除修行者的真元力量。

    修行者的真元冲击到身上,也会顺着丝缕被抽引释放数分,相当于击到身上的力量小了数分。

    这天辟宝衣是前朝皇族特有,现在整个南朝的军中,最多也只有两三位大将拥有。

    现在林意决定连睡觉都穿着睡,以免被齐珠玑盗了过去。

    既然挑选完毕,中年男子便关了这石室的门,他看着林意倒是有些满意,只是看着齐珠玑,却是忍不住又一阵摇头。

    “不知前辈名号?”齐珠玑低头行礼,心中却是已经做好打算,这名看上去也寻常的中年男子居然如此看扁自己,问出名字,今后有机会倒是要利用家里势力,看看能不能给他点小鞋穿。

    “顾牵机。”中年男子淡淡一笑,回应道。

    “书圣顾牵机?”林意、齐珠玑、萧素心同时愣住。

    “怎么可能!”

    齐珠玑不可置信,“若真是您,您怎么可能会来这,分配这些杂务?”

    书圣顾牵机!

    这是何等的名头。

    这可是当世公认的符文大家。

    据说他博览历代有关符文的典籍,现在南朝炼器制兵,很多设计图录都需要征求他的意见,甚至朝中得了珍稀材料,也需要过问他的意见,看到底是炼制成何种东西。

    即便是现在北魏的诸多学究,在遇到一些古符文的疑难问题时,都会专程派特使向他讨教。

    “这还不是因为好奇?”这名中年男子笑了笑,“我原本就在南天院书库挂职,这届学生又是吴姑织教导,我便想第一时间看看她特挑出来的是何等样的人才。”

    齐珠玑彻底无语。

    中年男子也不多浪费时间,转身离开之前评价道:“吴姑织目光独特。”

    “什么意思!”

    等他的身影彻底在视线之中消失之后,齐珠玑终于敢叫骂起来:“是说我们和前面的几界相比太差?”

    “要想别人改变看法,永远只有一个可能。”

    林意看着书圣顾牵机离开的方向,目光分外的深邃,“击败他认为比你强的人。”

    齐珠玑这次没有生气。

    他想到了顾牵机说的那几名老生,又想到了已经开始的灵荒,莫名的有些觉得时间不够用。

    夜色渐浓。

    回到药师竹林黄藤精舍的林意硬生生的吃完了所有带回的冷面馍,撑得都不敢饮水。

    他不断的用真气刺穴法修行,同时静思冥想,虽然依旧无法感觉得到所谓的五谷之气,但他也不心急。

    山风吹过竹林,发出无数沙沙的响声。

    薄雾之间,走出了那名荒园里的将领。

    他依旧身披着前朝的重铠,沉静的缓步而来,却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甚至没有透露出任何的气机。

    这名将领并没有太过接近这几间黄藤精舍,他静心的感知了许久,然后转身离开,返回荒园。

    他穿过如海般的荒草丛,来到石屋外,然后对着石屋内里的银发老人躬身行礼,花了许多时间,详细的述说了今日林意在膳堂和顾牵机面前的表现,以及回到黄藤精舍之后的修行。

    “不错。”

    银发老人仔细的听完,笑了笑,做出了两字评价。

    “沈约便是要我传这门功法给他,既然是可造之材,便顺了他的意,试试看。”银发老人收敛了笑意,伸手一点,一卷帛书便飘向了这名将领。

    “现在便直接给他?”这名将领点了点头,轻声问道。

    银发老人深吸了一口气,抬头看着天上的星空,道:“难道我们还有很多的时光可以虚度吗?”

    这名将领肃然躬身行礼,“我这便去办。”

    待得这名将领转身走出数步,银发老人的声音却是再次响起,清冷而有威严,“荒山大川里的老虎比家养的老虎厉害百倍,你应该明白这个道理?”

    将领没有转身,只是道:“自然明白。”

    他的脚步快了很多。

    他每一步都是跨出数丈远,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尊巨人在行走,然而偏偏却是连破空声都没有。

    他像幽灵般返回药师林,距离林意所在的黄藤精舍还有百步远,便伸手一弹,他手中的帛书异常精准的穿破窗纸,落在林意身前。

    林意从冥思中惊醒。

    他看到了自己身前的帛书,便下意识的握在手中,在看清窗纸破口的下一刹那,他便掠到了门口。

    只是到了门外,他放眼望去,却是不见任何的人影。

    他已经彻底清醒。

    一股奇妙的感觉从他手中的这卷帛书上升腾而起。

    那种介于有形和无形之间,让他无法捉摸的气息,只可能来自于高阶的修行者。

    林意皱了皱眉头,掩上门,取了一枚夜光石,看起了这帛书的内容。

    “无漏金身法”

    当看到卷首的这五个字时,他便开始震惊。

    并非是他知道这五个字代表着什么样的内容。

    这五个字应该意味着这是一卷修行功法。

    他看的书很多很杂,连书圣顾牵机都有些赞赏,但在他看过的所有书里,却没有任何一本有记载过这个名字的功法。

    他一开始便震惊,是因为这些字迹的金光纯正到了极点,是用纯金粉末为墨写成的金书。

    但一粒粒纯金粉末,却是在某种力量的玄妙施压下,奇妙的渗入这帛书内里,只是粒粒闪光,但帛书的表面却是光滑到了极点,即便连手指摸去,都感觉不到有任何的粗糙感。

    林意将这卷帛书彻底展开,然后他瞬间便确定,这卷帛书只可能和那名接信的神惑之上的修行者有关。

    因为除了那名修行者之外,不可能会有院外的修行者能够悄无声息的进入南天院,然后给自己这样一份帛书。

    还有...这份帛书上记载的的确是一本功法。

    而且这份功法很复杂,很难看懂...比他之前在齐天学院看到的任何功法,都要复杂和玄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