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平天策 > 第二十八章 齐云一虎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482/144248.html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你自己应付!”

    叶清薇终于无法忍受,如乳燕归林般掠出了膳堂,她觉得自己再留在这里,会忍不住杀人。

    “啊!啊!啊!”

    片刻之后,远处的山林里响起了她的尖叫声。

    元狩已经在洗净双手揉面,听到这样的尖叫声,他的嘴角有点抽搐。

    “你对付人真有一套。”齐珠玑十分感慨,“怪不得当年号称齐天学院之虎。”

    “我哪里有对付人,我真的是饿晕了。”

    林意按捺不住,自己在旁边一个灶堂生火煮黍米羹,“师姐想太多,误会我了。”

    “林意,你就真的不怕吃得肚大腰圆?”元狩对林意倒是也有点佩服了,毕竟能让叶清薇如此歇斯底里的人不多。

    “不会,我有修身法。”林意已经饿得没有多少力气说话。

    “你狠!”

    元狩也是服气,喊了两名新生,让他们帮忙分配虎骨壮血大药。

    他同时吩咐,让这两名新生给齐珠玑和萧素心先分,并将林意的量分给齐珠玑和萧素心。

    他现在很怕被林意抓到什么把柄,落下什么口实。

    他觉得林意这种人实在太狠了,为了斗气整人,都宁愿自残,真的猛吃这些粗食。

    许多新生也是同样想法,他们和林意连眼神都不敢对视,只是心中想道:“果然是齐天学院一虎。”

    “今天做完烤饼之后,明天给我准备好冷面馍,至少要三十个,不,五十个。”林意也是饿怕了,在元狩已经开始将面团摊成一块块饼状放在灶堂壁上烤起来时,他想到了要预先将明日的食粮准备好。

    “真是太会整人了。”齐珠玑听到这句话,顿时目瞪口呆。

    “居然还要让我留下来做面馍。”元狩脸色都忍不住阴沉下来,将手中的面团往盆中一砸,“林意你不要太过分。”

    “如果你很忙,或者实在不愿意,那我就自己来好了。”林意闻到烤饼的香气,腹中更是饥火上涌,他顿时受不了,也顾不得饼还没烤熟,也顾不得烫手,从灶堂中拿起一块就龇牙咧嘴的吃起来。

    无漏金身修行法很霸道,似乎在壮大生机的同时,连嗅觉和味觉都灵敏不少。

    “我来做。”

    元狩看着林意连这种半生不熟的烤饼都吃得如此香甜,他终于泄气。他觉得要是再拒绝林意,林意一定会想出更多离谱的办法来整他。

    林意连吃了几块饼,终于垫了垫底,心中稍安。

    “谢随春。”

    他看到排在队伍中的谢随春,挥了挥手,招呼起来。

    “做什么?”谢随春身体微微一颤,他不自觉有点发虚。

    “其实我和陈宝宝只是好友,当然也是和石憧一样,我在齐天学院时最好的朋友,所以你可能误会了我。”林意对着他眨了眨眼,“我们并非你想象的那种关系,不过你要是真对陈宝宝倾心,可是要和我好好相处,说不定我到时才会为你美言几句。你应该听说我的事情,我为人最讲义气。”

    “真的?”谢随春一开始脸色有点难看,听到最后,他有些激动起来。

    “那是当然。”林意满脸真诚。

    其实他心中肯定谢随春做人有问题,否则陈宝宝不会如此对待他,但萧淑霏也告诫过他不要不成熟,他也听得进去。

    反正不和这样的人深交,但能够去除掉对方的敌意,总会避免许多麻烦。

    “林意,或许我们之间是有些误会。”

    谢随春激动不已,“难得你不计前嫌,今后你有什么事,我也一定鼎力相帮。”

    说完这句,谢随春便认为自己和林意的关系已经亲近了许多,上前一步,在林意的耳边轻声为方乐山求情了几句。他解释安乐山也是因为自己,所以才对林意有敌意。

    他生怕林意再利用元狩对付方乐山,毕竟现在元狩对林意无计可施,谁都可以感觉得出来。

    “那是当然,我怎么可能利用外人来对付我们同窗,我们天监六年南天院生,自然都是同心同力。”林意大义凛然,但同时他隐然发现自己倒是无形之中有了令这些同窗忌惮的资本。

    “林意,看不出你倒是玩弄权术的高手,大将军家出身,果然不同凡响。”齐珠玑面露微笑,也对谢随春等人报以亲近的脸色,但与此同时却在林意的耳边,不露声色的低声说了一句,“选择和你一组,我果然没有选错。”

    林意只当没听到,他还饿着,开始埋头吃饼。

    齐珠玑话虽如此说,但他掌勺时,却悄然给谢随春和方乐山等人稍微多分了一些。

    只是略多一些,谢随春等人便大为振奋,看着他和萧素心的目光也截然不同,他们自然觉得,这是受到了特殊的好意。

    林意虽然不做声,但是也看在眼里。

    他白了齐珠玑一眼。

    这三人组里,他觉得齐珠玑才是真正的狡诈如狐。他有些庆幸,这六年来翻天覆地的变化,让他看尽了人间冷暖,让他接触了各色人等,让他阅历也不同以往,否则他现在说不定依旧和谢随春等人一样幼稚。

    “林意,你真的要喝黍米汤?”萧素心吃完了虎骨壮血大药,上前帮林意煮羹汤,但连她都有些难以理解。

    “当然是真的,以后你会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做。”

    林意想了想,悄然对着她伸出中指和食指,做了个并指为剑的手势,在她耳畔轻声说道:“今后共同对敌的时刻应该不少,我们先且约定,今后但凡看到我做这个手势时,便意味着我当时说的必定是真的,若是欺骗一些敌人的说法,我便收回一根手指,只伸食指,便是意味着食言的意思,是欺骗敌人的鬼话。”

    萧素心微微一怔,接着她便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那我今后也是如此的手势。”

    齐珠玑轻声咳嗽了一声。

    他没有发现林意和萧素心的手势比划,不知道此时双方交谈的是什么,他轻声咳嗽,只是提醒一旁谢随春朝着林意和萧素心走了过来。

    他担心林意没有察觉,和萧素心的交谈之中又说有关谢随春的事情,到时候前面招揽谢随春等人的话语说了等于白说。

    “林意,在这里要尽可能多学些可以快速致用的手段。”林意抬头,看到谢随春走到身边,他倒是不明白谢随春过来做什么,但却是马上听到谢随春将声音压到极致,“你不要对其他人说,我家中得来的消息,南天院应该会搬迁到北方,因为北方的灵气流散速度慢,现在北方有些特殊地方的灵气,已经比我们这里浓郁了一倍。不是那些地方的灵气有加强,只是同样流逝,他们那边流逝的慢,而我们这里快。”

    林意愣了愣。

    “这消息属实?”他微皱了皱眉头,多问了一句。

    此事很重大,北魏和南梁应该很快就会交战,南天院迁到北方,越是灵气浓郁的地方,便越是双方争夺的焦点所在。

    “当然属实。”连谢随春都变得凝重了很多,轻声说道:“天地变了,以往一个王朝可以任凭很多修行者什么都不做,就是终日修行,哪怕很多修行者到最后一无所成,荒废一生,但现在不同,大战一起,修行者极度匮乏,事关整个王朝的生死存亡,每个修行者都应该会用到合适的地方。”

    “就是我们也会很快参战?不过搬迁到北方也好,陈宝宝去了北方,或许很快有机会见到她。”林意看着他故意说了这一句。

    “这倒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谢随春喜形于色,他看着林意,神色越发感激,轻声道:“若是到了北边,参战恐怕难以避免,但我会尽可能利用家里关系,让我们不去太过危险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