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不要误会。”林意脱衣脱了一半,也反应过来有些不对,顿时有些不好意思。

    “天辟宝衣?”

    叶清薇此时的注意力却是瞬间被他内里的那件衣服吸引,她见识很好,一下子认了出来,惊呼出声。

    “这…”林意知道自己太猴急。

    但他还没有来得及解释,叶清薇已经打断了他的话,“是不是巡狩割去领兵器时得到的?”

    林意点了点头,有些惊讶,“师姐你冰雪聪明,竟然直接就猜到了。”

    “什么直接就猜到,你家道没落,像你这样一言不合就脱衣,就算是家传给你的天辟宝衣,也早就给你带来了杀身之祸。”叶清薇控制不住情绪,愤愤不平,“肯定是因为被选成了这一级的巡狩割,所以才得以领到这样的好宝贝。”

    “还是聪明。”林意看着叶清薇,有些不解,“师姐你怎么发怒?”

    “我如何不生气。”叶清薇越想越不舒服,“你知不知道你们之前的巡狩割是何等人物?”

    “听说了一些。”林意听出了些异样,“怎么,这巡狩割有什么特别的说法吗?”

    叶清薇差点气得闭过气:“你们三人对这都一无所知,还被选为了巡狩割?”

    林意无奈,很真诚道:“真不知道。”

    叶清薇花了很大力气才平静下来,道:“巡狩割历来是最天才生担当,会任其挑选一件绝佳的武器,将来便是那一级学生之中的领军人物,战阵之中,往往是其他学生协助冲杀,而千军之中取敌将头颅这种重任,就会放在巡狩割的身上。巡狩割是将敌军视为自己山林来巡,狩猎割的是敌人大将的头颅,这是一种特殊的称谓,令人觉得荣耀的象征,难道你以为就是可以让你在学院悠闲游山的闲职?”

    “竟然如此?”林意极其吃惊,但旋即摇了摇头,“那便是同年霸主,和我们当年齐天学院二虎的名头也相当,可惜当年齐天学院解散了,否则我们齐天学院二虎也足以傲视群雄。更何况我看其余人也不过如此,我们能当选巡狩猎很正常。”

    叶清薇倒是无语。

    林意此人虽然令人生恨,但的确能让她和元狩如此,比起那些乖乖排队,敢怒不敢言的学生强出太多。

    “你好好吃着,脱衣做什么?”叶清薇终于想到了一开始的出发点,看着林意问道。

    “我想试下某种修行法,你用炭火烫我看看。”林意顿时肃然。

    他方才接过烫手面馍时便心有所感,想到既然是先让体内一些窍位升温,若是有人配合,从外部熨入热力,或许有些作用。而且纯粹意动很难,这种方法或许还能起到引导作用。

    “什么修行法要用火烫身!”

    叶清薇愣了愣,旋即用极度怀疑的目光看着林意,“林意,你是不是故意想让我把你烫伤,然后你到吴教习面前告我,这样我会受罚。”

    “怎么可能,我齐天学院二虎的名声很好,你随便去打听,我像是那么坏的人吗?”林意很愤懑,觉得叶清薇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更何况你应该也听说过天辟宝衣的功效,这天辟宝衣水火不进,寻常炭火熨烫一下,怎么可能伤得了我,除非师姐你故意下黑手。”

    “我……”叶清薇语塞,她想想的确是那个道理。

    片刻之后她决定妥协,找了几根木棍放在火堆里烧。

    但她同时又告诫林意,“今后你不要有事无事经常将齐天学院二虎这几个字挂在口边,这已经不是齐天学院的年代,也不是当年的那个王朝,你应该明白现在的处境,灵荒越是让人心慌,圣上对旧朝旧事旧臣都越加忌讳,林意你若是经常将齐天学院二虎什么挂在嘴边,要是被有心人报上去,说不定会引来无端祸事。”

    顿了顿之后,她看着林意又补充了一句,“你和齐珠玑、萧素心三人的确都是齐天学院的学生,但是你们今后也切勿老在人面前提你们是齐天学院三人如何。尽可能忘记齐天学院四字。”

    林意面色严肃了些,他知道这是实情,自己考虑不周,所以真诚致谢:“多谢师姐提醒,我的确和有人说过的一样,还是太过冲动和幼稚。”

    看着他如此姿态,叶清薇倒是心情舒畅了些,“你要我如何帮你?”

    “你用炭火棍,按我的提示,以这些顺序放置,我想热力深入窍位。”林意想了想,直接捡起一块木炭,用水淋熄,然后用黑炭直接在自己身上天辟宝衣上画出黑圈,并标上先后记号。

    天辟宝衣水火不侵,更不可能被锐物划伤,清洗也很简单,所以林意也不心疼。

    “我倒是反而真变成了帮他修行的苦力。”

    叶清薇有些啼笑皆非,到了此时,她终于看出林意的确不是乱来。

    “我闭目之后十个呼吸,你从这个窍位开始,五个呼吸的时间间隔,依次而行。”林意和叶清薇约定时间,他在脑海之中暗自预演了一遍自己呼吸吐纳法和意念运行的时间和节奏。

    “我不管你修炼什么,但饿肚子不行,等会至少要再吃十个馍,才不枉费我特地送来。”叶清薇还是惦记着撑死林意,想到当天林意那一脸真诚的模样,她就来气。

    “师姐你真的暖人心,谁要是娶了你一定很有福气,不过你不要误会我的这句话,我心有所属,真的只是纯粹夸奖你。”林意说完这句,他在门口廊下直接坐下,闭上双目,调匀呼吸,等到自己能够心静之后,便对着叶清薇做了个手势,示意可以开始。

    “可以,这天辟宝衣果然是至宝!”

    叶清薇时间配合得很好,十分精准,基本林意心念所至的窍位,她手中的炭火棍便正好点到。林意感觉并不特别烫,天辟宝衣似乎连红炭的热力都能很快顺着丝缕分散出去。

    叶清薇的炭火棍点在他窍位上,只是像滚烫的茶杯底隔着衣物在他的身上放了放。

    “师姐,太轻。”

    他试了一遍,感觉没有什么用处,便让叶清薇用力些。

    “师姐,再重些!”

    然而不管叶清薇如何用力,天辟宝衣原本就能卸掉一部分力,而且即便是他血肉被压得隐隐生疼,却总是没有那种热力深入血肉深处的感觉。

    “师姐,太浅,要深些!”连试了数遍,林意终于抓住了症结。

    根本不是力道的问题,而是如何在短短的时间内,将热力透入深处。

    “我也是第一次如此做,什么深浅,你能不能说明白些!”叶清薇怎么做都不对,而且她根本不知道林意要做什么,也弄得心烦意乱起来。

    竹林外有两个归人。

    正是齐珠玑和萧素心。

    山林幽静,山风清冽,竹林里的说话声,便传的有些远。

    “师姐,太轻。”

    “师姐,再重些!”

    “师姐,太浅,要深些!”

    “我也是第一次做,什么深浅,你能不能说明白些!”

    “.......”

    当这些话语不断传到两人的耳廓,这两人的眼睛瞪得越来越大,脸上的神色越来越不可描述。

    “师姐,你好歹是南天院天监五年生,经验总是比我多些,我总觉得这无法抵达深处。”

    “我哪里和别人做过这种事情,什么经验!”

    “你想想有什么所学的手段,有什么技艺,能够令这热力瞬间深入。”

    “这样还不行我就不试了!”

    林间,叶清薇是已经彻底恼了,她突然忍不住探手直接从火堆里抓出一块红炭,噗的一掌,直接击在林意身上。

    她这动作极快,真元涌动到手上,劲气直透林意体内。

    炭火在林意身上碎裂炸开成一团红粉,她收回手来,掌心只是微红,没有丝毫烫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