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平天策 > 第三十四章 陈家老生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482/144254.html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你在说什么?”林意狐疑。

    齐珠玑语塞,片刻之后才摇了摇头,道:“吃太多不好。”

    “怎么可能,我反而气力大涨,神清气爽。”林意道:“我还最好能多吃一点。”

    “那随你。”齐珠玑也懒得管林意,自顾自洗漱去了。

    林意洗漱完成,开始啃馍。

    “这真是平凡之中见滋味,若是不这样修行,怎么会有这样的感觉。”

    林意生机旺盛,身体的一切机能都大幅度提升,他嚼起这冷面馍,除了清甜满口之外,连一种种谷物的独特味道都感觉了出来。

    这最为普通的蒸面馍,却是硬生生被他吃出了一道大菜的味道。

    “萧素心,南天院三天两头就来一大锅灵药,其中有些灵材必须确保新鲜,我看南天院肯定有冰窖。今天你回来时,看看能不能帮忙问问教习,求些冰块回来。”林意拜托萧素心。

    他是动起了分寒暑中“寒”的念头,那些发热的窍位他已经基本不需要外力,但既然用真元裹着热力透体能做很好的引导,用真元裹寒气入体自然也是一样。

    他打好了主意,若是今天叶清薇不来,那他就让萧素心帮他。

    “要冰块做什么?”萧素心很奇怪。

    林意也不能详细说,只是道:“事关修行。”

    “好。”萧素心忍不住就想打听一下他和叶清薇之间的事,但想到这终究是林意的私事,她还是忍住了,只是走出几步之后,却又忍不住轻声说了一句,“你们...声音轻点,外面山道上都听得见,尤其是叶师姐,声音太大声。”

    林意微怔,有些苦恼,道:“她老是情绪激动,我没法控制她的声音。”

    齐珠玑已经走到林间,听到这句话,他差点脚步不稳摔倒在地。

    林意却是很快静下心来。

    他的食量在不知不觉中也有增长,他将剩余的冷面馍消灭了大半,这才返回精舍之中打坐。

    这一次他没有刻意计算时间,只是顺其自然。

    “林意!”“林意!”......

    也不知过了多久,恍惚之中,他似乎听到有人在喊他。

    他惊醒过来,发现自己又是一声大汗,只是这次浑身的汗水虽然粘稠,却并不像上次那样腥臭。

    他用力眨了眨眼睛,听清药师林外的确有人在喊他,而且声音十分陌生,以前没有听过。

    他有些奇怪,推门出去时,发现也已到傍晚,距离暮鼓响起也不远了。

    “何人找我?稍候片刻,我马上出来。”

    林意对着林外喊了一声,药师林外那人声音顿止,显然也是听见了他的回应,只是却没有第一时间回答林意他是何人。

    林意提了几桶井水将自己全身上下又冲了冲,用布擦干,依旧将天辟宝衣穿在内里,然后套了件干净衣服就往外走。

    这天辟宝衣的确是宝贝,竟是滴水不沾,冲过之后用力一抖便十分干燥。

    “这气力增长可真是神速。”

    不过此时林意脑海之中想着的却全是有关自己修行,他方才单手提桶时,竟感觉装满水的水桶轻了。

    这种进境让他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按理而言,只有修行者突然服用了什么灵丹大药,一朝炼化,才会有这样的突飞猛进之感。

    例如“神力丸”“牛虎丹”,以及最出名的“人王丹”,都是炼化之后连肉身气力都会迅速增长的灵药。

    但那些丹药,珍稀程度也只比黄芽丹略逊一点,往往也都在朝中大将手中,到时候战功封赏时,赏给得力的部下。

    心中如此想着,林意一穿出竹林,就看到山道上站立着一名黄衫少年,看装束和衣衫上有的五字标记,应该是天监五年的学生,和叶清薇是同一级的学生。

    这黄衫少年五官俊美,而且明显自身也极重视仪容,发丝梳理得一丝不乱,用一个白玉环箍的紧紧的,一丝乱发都不散落下来,而且衣衫也是极为整齐,一丝皱纹都没有。

    此时站在山道上,山风吹过,他衣衫微飘,倒是真正的玉树临风之感。

    “师兄,不知你是?”林意不明对方来意,先行行了一礼。

    这黄衫少年倒是怔了片刻,他是听到些元狩等人和林意的事情,隐约听说这一年的三名巡狩割竟然分了黄藤精舍,他又听到说林意到了南天院之后一天都没有去课堂上课,他这才来这里找找试试看,没想到对方竟是真的从药师林黄藤精舍中出来。

    他的潜意识里,倒是希望听到的都是不实之言,这一时发怔,心中有些失望。

    “我姓陈,名宝蕴。”

    片刻之后,他回过神来,面色渐肃冷,“是陈家的人。”

    林意眉头微蹙:“哪个陈家?”

    陈宝蕴顿时气结,也不废话,寒声道:“和陈宝宝保持距离,否则你很有可能有杀身之祸。”“陈宝宝,原来是陈尚书令的陈家,你和陈宝宝是什么关系?”林意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陈宝蕴冷笑起来,“我是陈念之子,是陈宝宝的堂兄。你能进入南天院,便是拜陈宝宝之赐,但你可知道,陈宝宝私自做了这样的决定,甚至惹恼了尚书令,罚她去了北境思过。”

    “是么?”

    林意看着这名玉树临风的天监五年生,他认真起来,慢慢点了点头,“看来陈宝宝为我这个好友的确付出了很多,但我只是不明白,我在南天院,她去了北境,似乎要有交集都难,你为什么还特意来说这些话语?”

    “若是一直这样不变,我自然无须特意找你。”陈宝蕴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道:“然而南天院搬去北境,你若不收敛,或许便会纠缠陈宝宝,如此一来,家中也不满意,而你则恐怕也惹来无妄之灾。”

    “灵荒已至,像你这种人,即便进了南天院,除了南天院提供的一些基本修炼所需之外,根本都不可能得到任何一颗精进修为的丹药,恐怕过不了一年,也会远远落在人后。”顿了顿之后,陈宝蕴又反问了一句,“林意,你知不知道我陈家最担心的是什么?”

    林意道:“什么?”

    “担心她再被你鬼迷心窍,连要给她的灵丹都给了你,她自己前途堪忧!”陈宝蕴冷笑道:“她不是还给了你一颗黄芽丹?”

    “放心,我不需要这类灵丹。”林意很能理解,所以真诚道:“你们担心的这种情况不会出现,更何况我是她好友,她有事,我也会舍命相帮。”

    “你和她不同,你已非当年的林将军之子,你的命轻如浮萍,但她却注定应该是这世上最重要的角色之一。”陈宝蕴摇了摇头,“你不要自误。”

    “我好像不能答应你。”林意突然笑了起来。

    “嗯?”陈宝蕴根本未曾想到他竟然如此回答,而且还能笑容灿烂。

    “因为我太了解她,如果我答应你这样,她一定会很不开心,说不定会气出病来。”林意直视着他,道:“作为朋友,我不能让她这样不开心。”

    “更何况,院中不是说不允许用家世压人吗?”林意也顿了顿,然后接着道:“不是说万一有学生用家世压人,别的学生便都会群起攻之吗?”

    “那只是针对一般学生,这对陈家无效。”陈宝蕴淡淡的笑了起来,“我看你还是不明白,所以应该有必要教训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