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平天策 > 第四十章 同窗不同命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482/144260.html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元狩现在对战林意,是真正的将林意视为了在战场上,战阵上的敌手。

    在战阵上,除非是某些特殊时刻,修行者之间的对决,绝对不可能是两败俱伤的打法,而是尽可能保全自身的打法。

    否则就如方才,他虽然一击就将林意打得立足不稳,但是肩部剧烈疼痛,整条右臂一时也根本不可能发力,这对于身法和出手一有影响,很有可能便被身边的其余敌手刺杀。

    最为关键的是,现在双方还是拳脚,若是兵刃互拼,更不可能如此战法。

    否则即便你一招斩掉了对方的头颅,但身上也被对方刺出了个血洞,那如此重创,在接下来的战场上便不可能存活。

    所以除了绝对力量之外,还要修炼武技,至于越是厉害的修行者,真元的运用就越是灵活,例如飞针飞剑之流,便足以说明。

    “砰!”“砰!”“砰!”….

    两人之间瞬间一连串的炸响。

    元狩用掌,林意用拳,两人之间拳掌臂不断相交,劲气四溢。

    林意连连后退,元狩步步进击。

    但场面如此,元狩却是越战越心惊。

    对方拳招精湛,而且往往能在受挫时发动意想不到的反击,最关键在于,对方见招拆招的同时,拳上的力量,也将他的手掌和手臂震得发麻。

    这还是之前数天,那个一招都抵挡不住的林意?

    “停!”

    再拆得数招,林意已经将要退无可退,背要撞墙,林意拼力一个侧跃,便挥手认输。

    如果是在真正的战场乱阵中,林意可以肯定,恐怕自己早已经死了。

    因为除了力量之外,元狩凝结黄芽比他早数年,感知念力都比他强,双方见招拆招的反应就比他快出很多。

    他家传的“疯魔杀拳”的精妙程度应该是在元狩那一套掌法之上,但元狩反应一快,便能料敌先机,让他很难受。

    元狩尚且能游刃有余,在战场上要是有别的军士接近袭杀,估计还能及时闪避或是反击,但他已经只能全力应付元狩,随便过来两三个军士拿刀剑乱砍,他便瞬间被杀死。

    虽然认输,但是站定之时,他的脸上却是一片欣喜。

    先前他连元狩的八成力都估计抵挡不住,但现在气力增长,这种战斗,他却已经吃亏不多。

    最为关键在于,双方拳掌相交,他虽然骨骼也是疼痛欲裂,现在甚至拳头和手臂都已经微微肿了起来,但是随着心脉跳动剧烈,体内却往往有新力生成,那些疼痛欲裂处也似有暖流流过,虽然疼痛但很快就能继续发力,不会像之前一样,酸麻无力许久。

    “林意,你的气力怎么陡然间增进这么多!”

    在这一刹那,收手的元狩和内里的叶清薇几乎同时出声,两人都震惊到了极点。

    最为震惊的自然是和林意亲自交手的元狩。

    他可以清晰的感觉到林意的后力绵长,任何走捷径的歪门邪术,即便是在短短的时间里让一名修行者的力量大幅增长,但也是过分榨取的行为,很快就会有油尽灯枯之感。

    很显然,林意就算是进步很大,也并未用那种快速榨取似的歪门邪法。

    而且越是用了歪门邪法,交手之后一落下风,就会心虚胆怯,但林意不同,这种感觉无法言明,但他可以感觉到林意的信心,林意的那种气势。

    “这些日我在闭关修行,我在探究一种炼体之法。”林意犹豫了一下,他得到过吴姑织的警告,知道事关神惑之上事情,连当今皇帝都会格外忌惮,所以他根本无法明说。

    “那你可需自己衡量。”看到林意犹豫,元狩也不追问,只是略微凝重道:“这就如同样两个资质的年轻人,一个专门练武技拳脚,一个专门凝练灵气,一开始自然那个专门练武技的武者进步快,打起来那个灵气凝练不多的自然不是对手,但是若到了黄芽境之上,开了命宫,恐怕不练任何武技,任何普通的武者也就不是他的对手了。”

    “这我自然明白。”林意点了点头,他知道元狩有些会错了意。

    也就这短短交谈的十余个呼吸间,他心中又是不由得一阵惊喜。

    他双拳双臂上那些疼痛处,此时只是一阵阵发痒,就像是那种受伤结疤后,内里新肉刚刚生成的那种痒。

    这就变相的验证了那名瘦高老人笔记上接下来的一些推断。

    大俱罗修行法最为可怕的地方,是生机太过强大,恢复力太过惊人,所以修行之中,便可进行那种锤炼身体的苦修法,可以让身体变得越来越凝练。

    那名神惑之上的瘦高老人用了一个专门的词语,叫做“密体”,便是说可以通过这种磨炼,让血肉和骨骼都变得越来越紧密。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按照记载,大俱罗修到后来,可以用身体血肉抵挡兵刃,利器难伤皮肉,而且可以用内气引不利于身体的元气入体,当成真元用,甚至凝成兵刃。

    “所以你让我用真元帮你拍击热力和寒力进去,也真的是因为修炼?”叶清薇等到林意和元狩返回膳堂中,才终于从震惊的状态中回过神来,“这是类似一些真元刺窍的手段?”

    “差不多,我来帮你们烧火。”

    林意在幼年时也没有少吃这种类似的灵药羹或者药膏,所以知道这种药膏最重要的就是文火慢熬,他在灶膛前坐下慢慢吃那些面馍,同时帮忙添柴看火候。

    “将门虎子,只是真的流年不利。”元狩叹息了一声。

    原本在他看来,林意便是这批新生里最为出色的一个,尤其林意和齐珠玑、萧素心三人联手胜了他之后,他更是赞赏。

    今日这一战,更是让他对林意有些刮目相看,心中隐然是将林意看成了朋友。

    对于林意而言,元狩和叶清薇这师兄、师姐,原本也是他在南天院之中,除了齐珠玑和萧素心之外相处最多,最熟悉之人。

    其余那些同窗,到真是如同陌生路人。

    “师兄,师姐,怎么暮鼓一响,只有我们这一年生来用晚膳,却不见你们或者天监四年、三年生来用膳?”林意心中和这两人亲近,说话便也随意。

    元狩用木勺搅动着药羹,氤氲白气缭绕中,他转头看了林意一眼,道:“这些大药对于刚凝黄芽或者未凝黄芽者比较有用,如我们这些已经凝结黄芽许久的,用处却也不大了。绝大多数老生都是靠着家中供给灵药,还有入院两年之后多是实修,在外行走,许多家中无法供给的,便是要个人际遇和本事了。”

    “原来如此。”林意现在修行已经和灵药无关,虽然元狩的可惜是已经溢于言表,但他自己却不抑郁,又顺口问了一句,“之前不是和你们在一起还有一名师兄,怎么一直没有见了?”

    “他已经被边军借调了过去。”

    元狩微微犹豫,但还是说了,“你别看他内向,但实则修为比我和叶清薇还要略高一些,但也和你一样,家中没什么背景。”

    顿了顿之后,元狩深吸了一口气,慢慢说道,“南天院虽然特殊,但毕竟听从皇命,皇命至上,但其中又要兼顾各权臣的感受,兼顾一些平衡,有些时候军中要用人从南天院抽调,像你这样的学生,或是有些权臣想要倾力培养的学生,或许就会被调走。”

    “灵荒已至,大战将起,边地更加缺人,各方军都会抢着要人,所以这种事情恐怕会越来越多。”林意点了点头。

    看到林意神色也没有什么不同,元狩便接着说道:“这自然是不公,其实对我和清薇而言,也想被一视同仁,既然身为修行者,便自然要为我朝征战,即便马革裹尸,也是我等荣耀,但皇命要顾及权臣感受,即便将来送往边境,恐怕也不会将我们直接送往最危险之地。那些权臣刻意培养的学生,也只是因为权衡的问题,最多被放置难以很快积累功名的地方,倒也不会刻意抹杀,所以林意,你却是要小心,有些时候千万不能逞强。”

    “有些时候逞不逞强也是无用。”林意晒然一笑,“师兄、师姐你们也别怪我直言,现在你们是如是想,但到时若是你们变成高位,恐怕也不一定会觉得战死便是荣耀了。”

    “你说的或许也是实情,年少热血,不需顾忌太多,位重权高,顾忌却是太多。”元狩也不辩驳,或许也是想到了数位同窗的命运,一时也是心情凝重,沉默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