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其实寻常人只要稍加练习,也能做到鼻翼动作,耳朵微动。

    这种锁肌肤毛|囊,也是类似。

    对于修行分寒暑已有一些时日的林意而言,要观想瞬间身处寒冬腊月,肌肤毛|囊瞬间闭锁,根本不是难事。

    林意略微试了几次,便可以迅速做到意之所至,肌肤变收紧,浑身绽起鸡皮疙瘩。

    接下来他用分寒暑之中的“暑”,迅速让自己气血汹涌,开始微汗。

    在这种时刻他迅速观想身处酷寒之中,果然是成功将汗水锁住,他只觉得肌肤毛|囊和浅层血肉之中,简直就像是结成了无数盐晶,浑身上下都是如此,极不舒服。

    但他此时还是强行凝神,静心冥思内观。

    这些被锁住的汗液之中,果然有气感,但是太过微弱,不好捕捉。

    林意也是有了经验,这和炼化五谷之气一样,只要量一多,感知便自然清晰。

    他再几个来回,让自己身体里热意缭绕,将要大汗淋漓,但同时却观想肌肤外一片冰天雪地,如此不到半盏茶时分,不仅他的肌肤表面都是疙疙瘩瘩,一颗颗坚硬粒子,有如出痘般的感觉,而且他明显有种强烈的不适,甚至连头脑都有些发昏,很像在酷暑时陡然遭了风寒。

    “不能耽搁太久,否则真的要大病一场。”

    林意知道若再不发汗,恐怕自身的平衡都要被打破,此时他虽然难受,头脑也昏沉,但意念却是极为清晰。

    他让自己竭力放松下来,肌肤也不再那么紧绷,与此同时,他全力感受身体肌肤血肉之中的内气。

    也就是一瞬间,他感觉到了许多细丝状的元气涌动。

    有些他直觉便是不佳,有种阴冷污秽的气息,有些却是很熟悉,有平时内气勃发,气血之中的那种暖意,有的甚至直接便是和五谷之气类似,应是五谷之气转化,或是尚未完全转化的产物,有些却又是微妙不可言,但感觉有大好处。

    他仅凭直觉,迅速将那些觉得有大好处,有用的元气全部抽离出来,只是十数个呼吸之间,他便身体一松,汗如豆涌,浑身便湿透。

    “有用!”

    几乎也就是这刹那间,他脑海中那种浑浑噩噩,脑门发涨的感觉便消失,虽然和之前大汗时一样,依旧感到十分口渴,很想大量喝水,但是伴随而来的,却是一种说不出的轻松,根本没有之前那种体虚感。

    林意待汗出透,索性出去提了两大桶水到了精舍之内。

    喝一阵水之后便用这方法控皮肉出汗,连续数十个反复之后,两桶水竟是被他喝了个底朝天,与此同时,他身下的席子都湿得好像在雨水中淋过一样,手掌一按都按得出水来。

    “这下厉害了。”

    林意略微有些疲惫,但是浑身却有一种清亮清透的感觉。

    他冲洗了一下,略微休息之后,感觉到意识分外清晰,身体里的气血流动也分外通畅,还有一点让他事先没有想到,让他十分惊喜的是,他对体内的五谷之气的感知,也越加清晰。

    那些驳杂不利的元气除去一多,似乎干扰也少,倒像是平时在云雾里面看东西,现在却是云雾消散。

    在他的感知里,那些寻常的五谷食物,倒真像是以前吞服过的一些灵膏,明显都是在不断的释放出一缕缕五谷之气。

    唯一一点让他还有些难以适应的是,他之前凝练天地灵气惯了,无论是吞服灵药还是吸纳天地灵气入体,只要凝练成真元,那真元就如一条条黄芽并不消失,但这五谷之气虽然涌出不少,但被他凝成束往那三个窍位之中一冲,便瞬间消失,唯有气血中暖意更浓。

    这一夜恐怕是林意决定走大俱罗道路开始,获得好处最多的一夜。

    虽然他这控皮肉还只是先取巧,但殊途同归,好歹有七八分同等功效。

    他后半夜将“旺气机”“分寒暑”和“控皮肉”这三篇轮流而用,到了清晨钟鸣之前,他连“控皮肉”都越来越纯熟,似乎身体渐渐适应,恐怕过不了数十日,他的皮肉就能形成自然反应,做到真正的控皮肉。

    到了清晨提水时,林意稍一用力,只觉得体内气血翻滚,甚至有些窍位之中内气自然激荡,给他的感觉气血流动就如同潮汐一般。

    “这气力近乎大了一倍,现在元狩师兄的气力恐怕也远不如我,只是和陈宝蕴相比不知道如何。”

    林意之前是单手提一桶水毫不费力,现在单手提两桶竟也毫不费力,虽然不单是这一夜的修炼所至,还有前面五六日的积累,但这种气力增长的速度,按照普通修炼真元功法的修行者的认知,简直是无法想象。

    “他凝结黄芽的时间比元狩师兄还长,念力方面尚且远胜于我,而且陈家的武技也绝对不会差,但我有天辟宝衣,他打我一拳,我也不避,同时打他一拳,他恐怕也承受不住。”

    林意的脑海里,倒是不由得将陈宝蕴想象成自己在战场上的敌手,想起了破法。

    “不过这样的气力进步终究骇人,平时还是收敛些好。”

    当晨钟响起,已经完成洗漱,开始慢慢吃东西的林意想到了吴姑织的告诫,心中平静下来。

    一名神惑境之上修行者的举动就已经能让皇帝顾忌,尤其自己的身份是罪臣之后,现在恐怕又牵扯到南天院的另外一名神惑境之上的修行者,事端更大。

    林意可以肯定,即便是当年的大俱罗自己,初始时修炼的速度肯定也没有自己这般惊人。

    那些笔记上说得清清楚楚,大俱罗一开始不是出身显赫豪门,而是普普通通边市上一个贩马的。

    一名贩马的武夫,再怎么奇遇,也绝对不可能得到两名神惑境之上修行者的指点。

    同样是呼吸吐纳炼体法,市井之间的那些法门,根本无法和无漏金身修行法这样的功法相比。

    无漏金身修行法这样的法门,他是越炼越可以肯定,这种等级的炼体法,哪怕不走大俱罗修行法,哪怕和五谷之气无关,也是绝世功法。

    即便是他父亲当年位高权重时全力去寻,也不一定能找得到。

    他也不知道齐天学院那名瘦高老人的信中到底写了什么,但里面应该就有一条,就是让这南天院的那名神惑之上修行者传自己这门功法。

    “今天我想去巡山散散心,你们不用去巡狩割巡山了。”林意气力大进又想隐匿实力,不想和人交手,但是心中却有一股修为大进想要撒欢的心情,再者他在这里静坐闭关久了,感觉活动一下身体,应该更有好处。所以见到齐珠玑和萧素心出来洗漱,他便直接说了一句。

    “也好,你这白日里去散心更佳,说不定视野清晰,能采集不少有用草药。”萧素心明显感觉到林意的精气神比起昨夜有很大改观,对于她而言,哪怕这种改变和她昨天采来的草药无关,她也很高兴。

    林意出了药师林,直往后山去。

    鸣鼓山是卧鼓状,后山荒野山林少说也有方圆百里,要真巡起来,倒是一天都未必巡得完。

    林意一入后山林中深处,到顿时如同猛虎归山,瞬间就狂奔了起来。

    他一口气连奔了一盏茶时间,这才感觉呼吸灼热,气喘起来。

    但也就在此时,他突然感觉到身后有异样声响,还未来得及转身,直觉有风声,直袭后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