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好了,不要推辞。我们南天院马上要北迁,大战将起,沿途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你修为太弱。”

    林意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她已经比绝大多数男子还要决断,根本就不和林意多说,几个纵跃,便直接破空而去。

    “居然只见了一面,就直接给我一颗小天星丹。”

    林意打开手中的白玉丹瓶,一股淡淡的兰花幽香便直冲他鼻翼。

    小天星丹是用一种天星兰为主材炼制而成,这天星兰的数量本身也很稀少,近年灵荒起时,修行者纵使有发现,大多也已经自然枯死,根本无法入药。

    小天星丹的功效是提升灵气凝练效果,令吸纳入体的灵气更容易和修行者的内气结合。

    这种药效,在凝练黄芽前后的一段时间里最为有效。

    颜婉说的不错,这种丹药对于她这种接近命宫的修行者已经用处不是特别大,但就价值而言,这样一颗丹药的价值已经接近黄芽丹。

    她和林意只是见了一面,家世上有些渊源,并不像陈宝宝是他的好友,这样的手笔和气度,真是让林意都有点无法想象。

    “听说颜齐杉为人豪爽,没想到他女儿也是如此。”

    林意以前自然也听到过父亲对朝中一些人的评价,颜齐杉也在其中。

    至于有些人对女子的偏见,他倒是没有。

    他自幼见得多的,也都是权势豪门家的女子,那些女子,真是反而大多数都比男子厉害,少有纨绔之气。

    “这小天星丹给萧素心倒是正好有用。”

    林意将丹瓶收好,放入了袖中。他走大俱罗之道,和这种灵气药物反而相冲,但萧素心近期正要破境,这小天星丹是绝佳的助力。

    昔日那些同窗,如长袖善舞的斐玉等人,即便面上也是客气到了极点,但相处数年,却始终无法成为好友,但颜婉此种,虽然只是见了一面,林意心中便已经将她视为好友。

    林意返回黄藤精舍,他被那猿王击中的地方骨骼里头都是发痛,血肉都微微肿胀起来。

    只是他有意想看自己现在的恢复能力,也没有用任何的药,只是静坐冥思,呼吸吐纳,到了暮鼓响起之时,他被击中的地方已经没有一丝异样,甚至用力按压,也根本感觉不到任何疼痛。

    “这种修行法,简直是越战越猛。”

    和清晨离开这里时相比,林意觉得自己的气力甚至又增长了不少。

    他越来越感觉出这种修行法的可怕之处。

    寻常的真元功法在一场大战之后,肉身恢复得慢,静修补充真元也慢,若是连战数场,战力还要不断下降。

    但这种功法,只要战场上也有足够食物,他略微休息,便能恢复,而且肉身经受磨砺,反而越战越强。

    “林意,你哪里来的小天星丹?”

    等到齐珠玑和萧素心一回来,他便直接将这丹瓶递给了萧素心,齐珠玑和萧素心自然十分震惊。

    “我巡山时遇到了颜婉,她赠给我的。”林意回道。

    “颜婉?颜齐杉的女儿?”齐珠玑一阵无语,他和萧素心巡山多次,最多见到些野鸡野兔,林意平时足不出户,才第一次出去巡山散心,却直接巡到一颗小天星丹?

    “她家和我家有旧,但是现在却不能对外说了,以免对颜家不利。”

    林意才又说了这一句,齐珠玑就已经用非人的目光看着林意,一阵摇头,“林意你什么运气,而且你太有女人缘了吧?陈宝菀送你南天院的保荐书,叶师姐给你送面馍,还用真元帮你修行,现在遇到个颜婉,又转手送你一颗小天星丹。”

    “女人缘?”

    林意微微一怔,倒是觉得齐珠玑说得的确是事情,他自己便忍不住笑了笑,道:“或许是女子反而更重情义,又或者我的确魅力无限,玉树临风,容易招人喜欢。”

    “简直胡说八道。”

    齐珠玑很不服气,“若论相貌,建康城不知道多少人比你生得好看。”

    “不是长相,那自然便是内涵。”林意淡淡说道,“肯定是我读书读得多,有才识,所以才会有女人缘。”

    “林意,你再有女人缘也无用,因为你太招男人恨。”齐珠玑牙痒,“说不定哪天就会背后被人插刀。”

    “你的乱红萤练习得如何,有没有在自己身上插刀?”

    林意的确很招人恨,他笑得很奸诈,“我前两天还看到你偷偷处理身上的伤口,像是割伤?”

    “林意,你要再这么说,我绝对找你练习乱红萤,不要以为你身穿天辟宝衣就万事无忧。”齐珠玑额头上青筋都暴露起来。

    他平时在同窗生看来也是心机狡诈,如同狐狸一般的人物,但在林意的面前,却往往被抓住痛脚,很难保持理智。

    “那无所谓,看你这样子,乱红萤练得也不够纯熟,说不定你能刺我一下时,你至少身中十下,你这叫自残。”林意故意刺激。

    齐珠玑七窍生烟,“林意你等着,到时候我用乱红萤打得你满山跑。”

    “你们不要闹了。”萧素心笑着拉架,但才说了这一句,三人同时听到异声,似是有人在竹林中飞跃,而且不走地面,惊飞了不少宿鸟。

    “什么东西?”

    就在三人惊疑之间,一道黑影从竹林中穿出,已经落在最靠近他们的黄藤精舍屋顶。

    齐珠玑陡然看清这道黑影浑身长毛,顿时惊吓不轻,往后一个纵跳,真想用乱红萤出手。

    “是猿王?”

    林意却是反应过来,这落在屋顶的黑影,就是他日间在山林中交手的黑猿。

    “不要大惊小怪。”

    林意摆了摆手,示意齐珠玑不要冲动,并用日间那几名老生的话语教育齐珠玑,“你都已经上了这么多天课了,难道没有听说过天监四年的倪云珊,没有听说她身边有一头猿王?是不是你男人缘和女人缘都不好,根本没有人告诉你。”

    齐珠玑想生气也生气不出来。

    同窗在课间自然有些交流,他也听说过南天院那数名风云人物,也隐约听人提过天监四年的倪云珊自幼身边就有一头黑猿,那黑猿精通各种拳经,气力惊人,而且通人性。但是他哪里会想到就这样冒出在眼前。

    但方才这一下,他的确没有林意镇定,被比下去了,所以也无法回口。

    “猿王,你怎么来了?”

    林意对着这黑猿招了招手,他知道这黑猿似乎听得懂人言,而且他对这黑猿也很有好感,它出手很有分寸,即便拼着受伤比自己重,也不给自己狠厉反击。

    黑猿一个翻身,便从屋面轻巧的落下,落地无声,便是很多拳经中卸力得法的“苍蝇落”。

    许多武者虽然不是修行者,但是武技高超,浑身用力得当,在动作间身体所受冲击少,拳势转化间是分外的快,如行云流水。

    黑猿对着林意也摆了摆手,打了个招呼,随即往前靠近些,伸手递上一物,却是一封信笺。

    信笺上书“林意师弟亲启”,落款却是“倪云珊”。

    “什么意思?”

    齐珠玑在林意身侧也看清楚了,顿时目瞪口呆,“倪云珊竟然也给你写信?”

    “这?”

    林意愣了愣,他也完全没有想到。

    不过他也不拖泥带水,将信笺直接拆开。

    信笺上的内容很简单,寥寥数句,说猿王对林意很欣赏,既然能得猿王欣赏,林意在这一级新生之中,自然有非凡之处,只是她毕竟入南天院早两年,在修行上也有些心得,所以送林意一对手镯,希望对林意修行有所帮助。

    林意完全没有避讳,看到内容并没有什么隐私,便也没有什么遮掩。一旁的齐珠玑看他这副样子,便也忍不住好奇,看了几眼。

    “什么?”

    他马上深受打击,不可置信的叫了出来,“连倪师姐也给你送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