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林意进了南天院之后是一天课都没有去上,所以对倪云珊也只不过有所耳闻,知道是天监四年最出色的学生,但齐珠玑和萧素心就不一样,他们知道倪云珊的父亲在朝中只不过是右军司马,官阶并不算太高。天监四年生中,随便抓出一个家世就有可能比她的家世要好。

    但是倪云珊却是真正的天才,她五岁感气,六岁便凝结黄芽,到现在她已经接近如意境,修为直追天监三年的厉末笑。

    最令人服气的是,据说有一次天监四年生在江州某处实修,结果遭遇大群马贼围杀。她一人断后,令十几名受伤的天监四年生先行撤走。

    等到院中教习赶去,她已经杀了三十余名马贼,身上受伤十余处,也差点战死。

    齐珠玑和绝大多数南天院学生一样,对于那些家中有靠山,修为暂且比他们高的,心中未必服气,但倪云珊这种人,他们却都很服气。

    料想若是换了自己面临那样的场景,也未必有勇气敢舍身留下来断后。

    “什么手镯?”

    林意也是不由得一愣,没有继续打击齐珠玑。

    黑猿此时右手在左手手腕处一捋,手中便多了一红一银两只手镯。

    说是手镯,其实便是两个圆环,任何纹饰都没有,黑猿刚刚戴在自己手腕上,只是它手臂上全是长毛遮住,所以林意三人倒是没有注意。

    “这是什么手镯?怎么这么重!”

    林意好奇,伸手去接,然而一入手便大吃了一惊,他的手猛然往下一垂,几乎拖不住。

    这一红一银两只手镯的分量,竟然远超他早上提的那两大木桶水的分量!

    而且这两只手镯牢牢吸附在一起,他试着用了用力,却根本分不开。

    “某种天磁陨铁。”

    林意也是见多识广,他知道北魏极北叫做天漠的荒原里,多有奇异陨铁,数朝之前,那边的游牧部落不会冶炼,便会深入荒漠寻找合用的陨铁,或锻造或雕琢,制造兵器或者护身符。

    北魏崛起之后,和那些游牧部落通商,短短数十年间,便用一些陶器、行军铁锅等方便生活所用之物,将那些游牧部落上千年积累的陨铁置换一空。

    现在北魏军队中很多将领身上的兵刃、护臂、护身符等物,便都是一些特殊的陨铁所制。

    南朝通过贸易或者战利品,倒是也间接得到了不少类似材料。

    比如易雅子针的细磁针也是此种材料,不过现在齐珠玑手上的乱红萤内里的磁晶却不属于天漠陨铁,而是来自于南朝通州地下的晶矿所产。

    这种磁晶有的极品磁力不亚于天磁陨铁,但毕竟是晶石易碎,用途却不如那些天生强韧至极的陨铁广泛。

    “这一对天铁手镯怎么用?该不会就是戴在手上用来炼力?”

    林意一时有些疑惑,这一对天铁手镯加起来恐怕有一百几十斤的分量,他现在一手都托不住,若是和这黑猿一样,两个手镯都戴在一只手上,这手腕都根本承受不住。

    便在此时,这极有灵性的黑猿似是看出了他的疑惑,朝着他做了个手势,便从他的手中拿起了这一对手镯,接着林意只听到这黑猿体内筋肉如同弓弦瞬间拉紧般轻微炸响,两个手镯间咔嚓一声轻响,便被它分了开来。

    黑猿将这一红一银两个手镯分戴在两手,同时做了些动作,又是拳招,又是简单的炼力动作。

    “是这般炼力法。”

    这太过简单,林意瞬间便懂了。

    两个手镯本身便重,加之互相之间越是靠近,吸引力越强,平时练拳时戴着,要想拳招不变形都很难。

    但若是能够做到,长久磨炼之下,便真是举重若轻,举手投足之间,短促的空间里发力都恐怕十分惊人。

    与此同时,林意看着这猿王的眼神便更是复杂起来。

    他方才几乎用了全力,都根本分不开这一对手镯,这猿王却能够做到,再加上此时动作,他可以清晰的感觉出来,这猿王的力量真是大出他不少,在战斗中很是留手。

    黑猿的目光甚是灵动,此时似乎又看出了林意的友善之意,它对着林意点了点头,却是将银色的手镯除了下来,塞进林意的手中。

    林意手中一沉,还不明就理,却见这黑猿将红色手镯也拿在手中,做了个投掷的动作,接着他将红色手镯对着林意,虚空一拉。

    林意顿时觉得一股看不见的大力用来,扯得他脚步虚浮,差点朝着这黑猿门前跌去。

    黑猿缓慢收手,后撤一步。

    “原来如此。”

    林意站稳,略一思索,便眼睛一亮,明白了它这一番动作是何意思。

    这种陨铁比军中有些修行者用作枪头的白钨金还要沉重许多倍,分量惊人,用来投掷砸人,自然凶横。

    寻常的武者被砸中,那自然是皮摧骨碎,但在战场上,却还有其它妙用。

    有些身穿重甲的修行者、武者,寻常武器难伤,利刃根本无法穿刺,像林意这种级别的修行者对上这样身披重铠的军士,根本一筹莫展。

    这种分量的重物砸上去,却恐怕能将铠甲砸得凹陷,给对方带来一定的损伤。尤其这手镯本身带着惊人磁性,砸在对方铠甲上,必定依附其上。

    到时林意贴近,骤然发力,说不定便能瞬间牵扯得对方重心不稳,摔倒在地。

    但这一对手镯,最佳的妙用恐怕还是可以吸引住对方兵刃,尤其是高阶修行者的飞针!飞剑!

    到了第四境承天境,真元力量足够,便已经可以依附在飞针、飞剑之上,远攻杀敌。

    飞针、飞剑最为可怕的便是诡异无踪,隐匿在目力不及之处,骤然刺杀,低阶的修行者便很难逃脱。

    这种手镯若是使用得当,哪怕不能直接破掉飞针飞剑,但至少也能对这高阶修行者的飞针飞剑造成很大的威胁。

    北魏极北的天漠地区游牧部落上千年积累的天铁也是如同宝石般稀少,而且都各不相同,这样的一对手镯,别说是对于南天院这样一名学生,便是送给当朝的一些权贵,都已经是一份极重的大礼了。

    “这倪师姐和这黑猿自幼相处,双方之间应有交流之法,她应该是觉得我是一个天生神力的修行者,所以才送了我这一份大礼。”

    林意如此猜测,他觉得这倪云珊果然也是好气魄。

    而此时回过头来,再想到倪云珊信上的那简单内容,他就顿时有了不同的理解。

    这倪师姐淡淡的言语间,却恐怕已经暗示,她已经不需要用这种手镯炼力,也不需要占用这种手镯对敌。

    这便意味着,她非但应该很快能到如意境,而且即便遇到那种高阶修行者,恐怕也有其它更厉害的手段可以一战。

    “猿兄,谢谢你,你也替我谢谢倪师姐。”

    林意对着这黑猿行了一礼。

    这黑猿通灵性,而且肯定比他年长,那些天监四年生都只是喊这黑猿为猿王,但既然这黑猿将他看成朋友,他也将这黑猿看成了朋友,他便自然以朋友待之,自然是看成了师兄辈。

    他行礼过后,却还是忍不住悄声问了一句,“猿兄,若是我和倪师姐对敌,是否我现在连她的一招都接不下来?”

    黑猿看着他,点了点头。

    虽然早知是这样的答案,但林意还是忍不住感慨的摇了摇头。

    不说是那些早已走在前面的强大修行者,便是年纪相差不多的修行者中,便已然有不少强者远在前方,等着他追赶。

    若是平时,也只不过追赶境界。

    但大战一起,差距便是生死。

    因为北魏也是如此,也有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