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你很狡诈。”

    林意看着一脸肃然的齐珠玑,摇了摇头,轻声道:“果然是当年齐天学院之狐。”

    齐珠玑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我哪里狡诈,我是当年齐天学院一霸不假,什么时候又有齐天学院之狐的称号。”

    “我刚刚帮你起的名,虽然齐天学院这四个字在别人面前最好不提,但是我们之间提提无妨。”林意微微一笑,“我和石憧当年号称齐天学院双虎,是因为我们直来直去,打出来的名声,但你就是天生狡诈如狐,特别能算计,恐怕当年很多人怕你,就是怕你阴手。”

    “简直胡说八道。”齐珠玑越看林意越想揍,“当年我在齐天学院揍的人还少?”

    “兔子急了还咬人,更何况狐狸也是有些牙尖嘴利的。”林意笑道。

    齐珠玑大怒:“林意你到底什么意思。”

    “我可是看穿了你的本意。”林意很平和,道:“你可别不承认,你应该是觉得吴教习他们对我不同,会特殊对待,所以你说了这么多,便是想让我去开口要东西,你肯定觉得,我要是开口,说不定很有可能成功。”

    齐珠玑顿时无语。

    他重新审视般上下打量林意,然后点头,“林意我看你到不应该叫虎,应该你才是齐天学院之狐。你天性比我还狡诈。”

    林意一本正经,“我只是读得书多,心正而有慧眼,容易看得透人心。”

    “天性如此,和读书有什么关心,若是南瓜榆木脑袋,读再多书何用!”齐珠玑也是服了林意,什么都牵扯到读书,时不时打击他。“你说的不错,南天院是何等地方,汇聚整个南梁的宝物,不论其它,你不是喜欢看书?南天院的藏书殿的藏书都比当年齐天学院惊人不知多少倍,我们齐天学院有关修行的书籍也都被搬了过来,但只占其中一角。甚至前朝宋皇宫里的藏书都全部搬了过来,南天院的教习都不是寻常修行者,其中有不少肯来做教习,便是因为许多修行典籍外面根本不可能见到。除了藏书楼之外,南天院的打造兵器、炼丹所在,甚至现成的药房,里面都不知道有什么好东西。若是你能拿到但不拿,岂不是暴殄天物?”

    “所以你一开始选择我和萧素心,哪里是因为念旧。”林意鄙夷道:“就是当时已经隐约觉得吴教习对我有些不同。”

    “旧情少许,更多的是一场豪赌。”齐珠玑也不再开玩笑,认真道:“我原本就是旧皇族,而南天院绝大多数学生都是后起的新权贵,其中自有界限,互相防备,融不到一起。再者你和陈宝菀是好友,得了她的保荐书而来,在我看来,今后通过你,便很有可能和陈家有交好的可能,因为按我所知,陈宝菀虽然是女子,但在陈家这一代之中,她却恐怕最厉害,将来最容易掌权势,而且据说连皇帝都喜爱她,将她当成女儿看待。再加上你是当年齐天学院最出色的学生,我可以断定这一级学生中,绝大多数都远不如你,再加上教习都对你另眼相看,如此种种,我便决定将宝押在了你身上。”

    萧素心安静的听着,她的眉头微蹙,虽然知道齐珠玑聪明,但她也未想到他心思如此缜密。

    “啧啧”,林意一阵赞叹,“齐狐狸你还敢说你不是齐天学院之狐?入院一件小事你便想了这么多道。”

    “择友如择道,岂是小事。现在这么多当朝权贵,还不是当年选对了人,跟了萧衍?”齐珠玑冷冷的反驳了一句,他也不再多言,只是平静的看着林意,他知道林意一定会有话说。

    “好一个择友。”林意点了点头,他也不再开玩笑,静静的看着齐珠玑,“我只是希望你既然用了择友这二字,今后便真将我和萧素心视为友,友在利前。”

    齐珠玑眉头一挑,还未说话,林意却是已经平和的接着说了下去:“此时若是上战场,生死之局,说实话我对萧素心绝对放心,她一定会和我生死与共,但现在我对你却不放心,一是我和你相处并不算久,你和我们一起,也只是从利而起。二是我和你之间,还未有什么考验。”

    萧素心点了点头,她和林意也是同样看法。

    若是此时到了战场,在危难时刻,她毫不担心林意利用她或者弃她而去,但对于齐珠玑,她不能如此信任。

    林意看着齐珠玑,接着出声道:“交友便是交心,我视你为友,若是他日你齐珠玑陷于敌军重阵之中,哪怕杀进来救你我都很难幸免,但我依旧会来,这便是我林意,若是你真如你所说是择友,视我和萧素心为友,我和萧素心若是遭遇此难,你可做到如此?”

    “个人看法不同,关键是否值得。”齐珠玑淡淡的抬起了头,有些傲然,“从齐天学院和你接触,到现在为止,你对萧素心所作所为,至少让我觉得你值得深交,若你一直如此,你如何对我,我自然也如何对你,但我齐珠玑从来不是莽夫,若是你和萧素心他日深陷重围,我断定即便我冲进去都不可能救得了你们,那我便不会冲进去,但我必定会不惜一切代价为你报仇。这只是不同人的不同做法,若是你认为我怕死或者不重情义,那你便真是小看了我。”

    “齐狐狸,你如此我倒是欣赏你,只是希望言行合一。”林意微微一笑道。

    “歃血为盟者尚且离心者众,日久方见人心。”齐珠玑面色也缓和下来,不复之前的严肃和认真,“你喜欢看书,我倒是真建议你明日去见吴教习,可以去南天院藏书楼一观,若再有时间,去要些药膏、兵器之类也好,南天院的东西,比我家中的都好得多,更不用说那些边军军库了。你出身将门,父亲又本身在北境领兵多年,你自然比我还要清楚,那些骑兵都不能进的荒山野岭环境是多恶劣。”

    “我明日去试试看。”

    林意也不再和他斗嘴,略一思索,看着他和萧素心问道:“不若我直接请吴教习让我们一起进藏书楼一观,接着我们便去药坊,眉山一带天气多变,毒虫滋生,相比兵刃,一些合适药物更为重要。”

    “我倒是还想一件合适远攻的兵器。”萧素心想了想,道:“我手上只有通天剑这一柄小剑。到时到了眉山一带,我即便已经突破黄芽,也不可能使用得了沉重兵器。”

    齐珠玑点了点头,“我倒是还想要一件甲衣。”

    “到时候一并求了,若是吴教习不准,若是只准我一人去,那我便记住你们所需。”

    三人生了堆火,细细商议。

    这却是三人结队以来,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议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