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清晨,晨钟响起。

    南天院天监六年的新生陆续出现在松林学堂。

    “林意?”

    “林意竟然来上课了?”

    一片惊呼声响起。

    这些学生看到林意竟然和齐珠玑、萧素心一起走来,三人行。

    “林意你真是奇才,别人只有学业优秀,修为进境神速才大出风头,你却是什么都不用做,甚至不用在他们面前,就能引起轰动。”齐珠玑忍不住摇头,在一旁轻声的调侃。

    “林意,这些时日你去了哪里,怎么连一堂课都不来?”谢随春的声音响了起来,他和几名好友直接迎到了林意面前。

    “我巡狩割时在后山遇到了倪师姐的猿王,结果有了误会,我以为它是山林野兽,交手之下被打伤,休养了好多天。”林意满脸微笑,他和这些人并不熟,而且他觉得谢随春为人肯定有问题,所以面不改色的撒了个谎。

    他说这些话的时候心中在暗笑,心想若是那猿王正好在附近,万一听到了他的这番话,会不会在心中骂他。

    不过此时他已经将倪师姐的那一对手镯分别戴在了左右手,他一夜修炼下来,气力又有所增长,但即便如此,他还是觉得双手极其的沉重,而且现在他双手都不敢过分靠近,这一对手镯戴在手上万一靠在一起,他便要用吃奶的力气才能分开。

    而若是像昨夜那样两个手镯直接取下来,严丝合缝的吸附在一起,以他现在的力量,都根本分不开。

    倒是萧素心帮他想了些方法,在手镯外裹了木块,这样即便平时不小心吸在一起,中间有木块相隔,也能利用东西撬开。

    现在他走路的姿势都显得有些怪异,很吃力的模样,倒的确像受了不轻的伤。

    “被倪师姐的猿王打伤?”

    在此之前,他们都猜测了不少林意为何不来上课的原因,但是现在林意这一说,他们却都是愣住。

    “那可真是…”谢随春摇了摇头,他都不知道该如何形容。

    内里的课堂里,却真是有人忍不住笑出了声来。

    那些笑出声来的人倒不是和林意有仇,而是真觉得好笑。

    这是什么运气,巡山也会被倪师姐的猿王打伤。

    没有人觉得林意说谎,因为在任何人看来,就算是扯谎也不会牵扯到倪云珊的头上。

    “现在伤势如何?”

    谢随春想笑又觉得不能笑,憋得苦,憋了许久才终于憋出来一句,关心林意伤势。

    “行走和静坐修行无碍,打拳不行。”林意想了想,索性道:“所以今日特意来见吴教习,想求些伤药。”

    “希望吴教习能允,先落座吧。”谢随春引着林意进入课堂。

    林意走路的姿势的确古怪,想到他是有史以来第一个被倪师姐那通人性的猿王打伤而到现在一堂课都未上的南天院学生,许多人便又忍不住发笑。

    “你才是林狐狸,谎话张口就来。”齐珠玑在林意身旁落座,不露声色的说了一句。

    林意假装未曾听到。

    “除了女人缘之外,看来你的人缘不算好。”齐珠玑的声音又轻轻的传入他的耳廓,“方才进来时,我仔细注意了每个人的神色,发现同情你的连半数都没有,而眼中略有关切的,也只得五六个。”

    “看来我人缘是不算好。”林意反唇相讥,“要不明日我这一对手镯借你用,你装一下受伤,我看看你的人缘如何?”

    “我才不要,我怕这戴久了变成长臂猿。”齐珠玑忍不住笑了起来,“你走路的姿态,现在便真的很像长臂猿。说不定就是倪师姐发现这个不妙,才特意送你。”

    他昨天也试过这两个手镯的分量,他的确很担心这两个手镯常年戴在手上,双手都会被拉长。

    “我又不一直垂着。”

    林意面容一僵,他倒是也被说得有些担心起来。

    “我看书未必有你这个书痴多,但也看过许多书,我看到有本笔记上说,我们南朝最南的一些山林里有一些蛮夷部落,其中一个叫做长耳人,就是从幼时开始,就在耳朵上悬挂重物,以至于耳朵越挂越长,可以齐腰。”齐珠玑看到林意面孔发僵,顿时心中快意,“林意你将来或许臂长过膝,一副异相。”

    林意被说得发毛,双手不敢在下面垂着,抬手放在桌上。

    齐珠玑和林意斗嘴许久,终于第一次占到了便宜,忍不住笑出声来。

    “这倒真是可以时刻练力。”

    林意双手放在一起,双手手腕每一次分开都是要倾尽全力,尤其他这样坐在课堂里,更是不容易发力。

    他只是双手分合数次,双臂就已经酸胀无力,尤其双手手腕更是剧痛。

    但他现在恢复能力惊人,也只不过数十个呼吸的时间,他手臂中就如有暖意涌过,酸胀的感觉消除,他便又能分合数次。

    也就是片刻,酸胀的感觉不只是充斥双臂,一直连到了后背血肉,甚至到尾椎。

    等到他休息之时,体内那股暖意一直从尾椎骨处涌起,通达到他双手。

    “这样长久的练下去,便应该是很多拳经上的将浑身的血肉连成一块的说法。”

    他心中一动,想到了很多拳经上的讲解。

    很多武者的力量也很惊人,就像是将浑身的血肉拧成了一根筋肉,发力时像弓弦一样弹出,究其原理,便是这些武者将身体每一块血肉的发力感觉揣摩到了极致,感觉清楚了每一次发力时,那些血肉的变化。

    他现在气血远比一般武者壮大,就由这练力来看,恐怕根本不需要仔细去感悟,只要凭借这恢复时那种暖意流动的感觉,恐怕就能自然清楚不同的动作,牵扯到的是哪些血肉的发力。

    “吴教习来了。”

    也就在此时,突然之间有数人轻声说了句,接着整个课堂骤然变得寂静无声。

    林意朝着门外看去,只见吴姑织的身影刚刚从松林中穿出。

    “快刀斩乱麻,我直接去问。以免她上课开口,到时不好插嘴。”林意没有犹豫,和齐珠玑、萧素心轻声说了一句,便不顾周围这些同窗的目光,直接站立起来,出门迎向吴姑织。

    “吴教习。”

    林意对着吴姑织躬身行礼。

    即便只是这种垂着双手行礼,他的动作也显得有些僵硬,时刻便需要用力,以免双手被骤然吸附到一起。

    “看来你这些时日倒是另有奇遇,连倪云珊的一对红龙银鲨星辰钢手镯都到了你手中。”吴姑织颔首为礼,这名女教习面色平和的直接轻声回应了一句。

    林意顿时怔住。

    他的这对手镯藏匿在衣袖之中,而且有布包裹,现在这名情绪似乎永远都不会有丝毫波动的女教习竟然瞬间就断定,感知力简直无法想象。

    “我在后山遭遇了猿王,和猿王有交手,然后倪师姐便送了我这一对手镯用来修行。”林意知道对这名女教习不必隐瞒,便简单解释几句。

    “你现在能用这对手镯辅助修行,进境惊人。”吴姑织点了点头,也没有多余的话语,“以你这进境,的确不必来听我授这些课,今日来见我,是为何事?”

    “我听闻南天院即将北迁,南天院汇聚我朝神髓,许多东西自然不可能随之北迁。我修为尚弱,身处险境恐怕无法自保,便想着能在离开之前,尽可能从南天院带些东西走。”林意知道自己现在对她而言简直是如真正的小孩子,所以他索性豁了出去,一丝都没有遮掩的实话实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