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林意想到便问,关牵黄随口便答,很快到了丹坊面前。

    丹坊便是真正炼丹药、灵膏所在,和平常院落不同,都是一间间高且大的平房。

    关牵黄领着林意进了其中一间,林意便是瞬间大开眼界。

    这一间诺大的房间里,一侧全部都是灯芯藤编织的藤架,一侧则全部都是药柜。

    藤架上的药材要么都是置于各种藤器和竹器之上自然阴干,要么都是收纳在各类大小不一的药罐之中,一侧的药柜上则都是贴着字条,标记着各种药物品名。

    林意好歹是看过许多杂书,但是放眼过去,还是忍不住吐了吐舌头。

    这内里的药物,他十样之中才偶尔认得一两样,幸亏是有关牵黄这样的教习指引,否则他能从这万千药材中挑出合适的药材,那才是见了鬼。

    丹方里这处库房还不是先前南天坊的真正药库。

    这里最多算是丹坊的前备库,运送到这里的药材,就是接下来马上就要用来炼药的。

    但即便如此,这库房里的药材不只是种类繁多,内里有些药材的品阶还是足够惊人。

    这些品阶特别惊人的药物林意还是认得的。

    例如通体闪烁着银光的天星草,例如青犀的犀牛角,例如火蟒的内丹....

    “有无强身健体,预防水土不服和冷热病患等药物?”

    “玉灵芝、指参...”

    林意边问边取,他没有花费什么寻觅的力气,关牵黄非但将品名报出,还将他提过的所有那些药物的位置和取用注意事项全部告知林意。

    林意各自取了一些,将他所说的注意事项全部记住,便准备告辞离开。

    看着林意耐心的听记,取这些药物是也十分细致,各按保存之法包取,关牵黄眼中的神色更是温和,然而一直等到林意取完,躬身致谢准备离开时,他的双眸之中才真正泛出异彩。

    “我看你方才神色,这库房里的药物,你似乎也认识不少?”看着行礼完毕,重新挺直身体的林意,他平静的问道。

    林意有些惭愧,道:“最多认识十之一二。”

    “能认识十之一二,便是平时读书不少。”关牵黄点了点头,“既能认识十之一二,那其中有些价值极高的特殊灵药,你自然应该知道一些。”

    林意点了点头,只是不知他是何用意,有些疑惑。

    “那为何不取一些?”关牵黄问道。

    “对我而言并无特别大用。”林意看着关牵黄,突然忍不住笑了笑,“况且就算我相取,我觉得您也未必准许,再者战事将起,这些东西留在这里炼制成丹药,受惠的人更众。”

    “受惠者更众倒是未必,这些灵药炼制成的丹药,即便交由军部发放,你便以为能绝对公平?还不是最多十之三四能到真正生死搏杀的边军手中,其中十之五六却流入了那些权贵豪门所要培植的人手中。”关牵黄摇了摇头,但看着林意的目光,却终于不再吝啬的流淌出一些赞赏,“与其如此,对于南天院和我而言,倒不如落在南天院和我认为有用的人之手,但关键在于,是否让我觉得有用。”

    林意顿时轻松了起来。

    他觉得这名教习虽然同样不苟言笑,但是和吴姑织相比却更加有趣一些,尤其说的话语,不像是与世无争的南天院隐世教习,而像是边军那些粗豪将领,时不时会骂街。

    他心中轻松,言语便也顿时俏皮了些,“那现在看来,您是觉得我是有用之人?”

    关牵黄也淡淡一笑,却不正面回应,似是懒得和小孩子打闹,只是又反问一句,“既然你觉得你问我所得的这些药材有用,为何不多取一些,只是取了这些量?”

    “若是眉山一带深入战斗,随身携带之物必定杂且多,这些药物自然不宜带得太多,堪够使用便是,又不是要出去售卖换银两。”林意笑道:“若是负重太多臃肿,活动不灵便反而被人一下子杀了,那这药材也救不了无头尸,反而是落在了敌军手中,做了敌军的补给。”

    “看来和其余同年生相比,你倒是要难死一些。”关牵黄忍不住哈哈大笑了两声,但旋即收敛了笑容,伸手便递给了林意两个丹瓶。

    “这是?”

    林意愣了愣,这两个丹瓶一个是普通柏木制成,一个是银瓶,柏木瓶内里是血红色的米粒状大小丹丸,足有上百颗,而银瓶之中却是白色蜡丸,十来颗。

    “红色是激血丸,若是有些伤势寻常灵药都止血不住,或是激斗之中根本无法止血,一些失血过多几乎必死的境地,可服用这种药丸,一次十颗,最多不能超过三次。这激血丸可以瞬间刺激生机,但太过损耗元气,像你生机旺盛,说不定只要令你撑过濒死那一阵,你自己倒是可以恢复得过来,但别人这药丸用不得。那银瓶中是伏虎丹,是瞬间刺激你血肉,倍增你气力的药物,同样是虎狼之药,这种药物,可用在你陡然遭遇强敌,恐怕根本无法是对方敌手的情形之下,可以吞服一两丸用来搏命。这种药物同样大损元气,严重时造成你体内血脉爆裂。”关牵黄缓缓说道。

    “先生,您这丹药是赐给学生?”林意满脸苦意,“但您这似乎是不想让学生好,似乎随时都想让学生走厄运,不是浑身创伤死战,便是要搏命。”

    “设身处地,即便是换了我等,也未必能一定保证全身而退,何况你们。”关牵黄淡淡说道:“大损大伤终究有得治,总比直接死了好,你若是不要便还我。”

    林意收起这两个丹瓶比贼还快,收好之后,却是看着关牵黄,左右看了看,轻声道:“但这不是成品丹药?吴教习告知过我,丹坊成品丹药不是都要记录在册?”

    “少打其余主意,你还觉得能进丹坊再取些灵丹?”关牵黄一眼便看穿了林意所想,嗤笑一声,“这些丹药是我所有,不属于丹坊之物。”

    林意顿时尴尬,讪笑不语。

    “你稍等片刻,我去去便来。”

    关牵黄让林意在丹坊外等候,直至一盏茶之后,他才从谷中深处返回,将一册薄书递到林意面前。

    “觉得我读书太少,要让我多读些书?”

    林意羞愧欲死,他觉得遭受现世报,因为这关牵黄递给他的,显然是一册药书,似乎记载着不少药物的介绍。他之前一直取笑齐珠玑,让齐珠玑多读些书,却不料现在对方似乎要让自己读书。

    “这是眉山采药经,前朝无名采药人所制,应该算是记载眉山一带药草、灵药最齐全的药篇。若是你们北迁进眉山,这些时日间你们教习应该会给你们一些眉山有关志异记载,但有关药草的部分,世上也没有比这本采药经更佳。”关牵黄看着林意,道:“既然进入眉山,可不要宝物就在眼前而不识,入宝山却空手回。”

    “多谢!”林意越加羞愧,果然是要自己多读书。

    “内里有一种银蚕草,还有一种齐心莲,是我急需之物,若是你有缘见到,便务必带回给我。”关牵黄点了点头,摆了摆手,示意林意这下可以走了。

    林意骤然醒悟,“原来是要我做苦力顺道采药!”

    关牵黄眉头微挑,“要不都还我?”

    “银蚕草和齐心莲,两种而已!”林意将药书往胸口天辟宝衣内一塞,转身就走,走得比谁都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