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这整个灵宝库里,直接能被三人现在所用的东西是根本没有了。

    但若论价值惊人的陨金、矿晶,却确实不少。

    要么选其中最稀少和贵重的,哪怕自己用不到,出去之后或许也能交换到合用的东西,就如萧素心用黄芽丹换取南天院的保荐书一样。

    要么选今后修行应该有大用的。

    “齐珠玑家中应该有的是钱财,再者即便最贵重之物,用于交换,是否能够换取到自己所需之物也是有未可知,不若取将来必定有用之物。”

    林意权衡再三,最后取了一颗通神石。

    这通神石也是一种独特的陨晶,在修行者的世界里,是镶嵌在飞剑上所用。

    这种晶石和炼制飞剑剑胎的许多特殊精金一样,是更容易被修行者感知,更容易接纳修行者的真元。

    通神石之所以不能直接用来炼制剑胎,是因为太过坚硬,根本无法切割,也不能混在金铁之中熔融或者锻造。

    通神石越大,功效便越强。

    林意看过的一篇笔记中记载,迄今为止发现最大的一块通神石有婴儿拳头大小,但其余正常也不过米粒、黄豆大小,而现在南天院的这一颗通神石足有蚕豆大小,也算是惊人。

    这样一颗通神石若是镶嵌在诸如萧素心手中的通天剑一般的飞剑上,顿时便能让这种飞剑威力倍增。

    一名修行者控制的飞剑,若是原本极限距离在百步,有了这样大小的一颗通神石镶嵌,恐怕便至少可以两百步杀伐。

    “前辈。”

    林意选定这三件东西,都抓在手中,到了库房外,那老人半眯着眼睛,一副将醒未醒的样子。

    林意才将这三件东西在这老人面前摊开,还未来得及说更多的话,这老人便已经根本不愿意多说的样子,摆了摆手,让林意离开。

    “这…?”

    林意顿时有些发愣。

    他双手抬着,手腕上那一堆吸附着的碎屑本身还想说些说辞,但这老人却似乎根本不想管。

    但他也不是迂腐之人,当下便不说任何废话,转身就走。

    他所不知的是,当他的身影在灵宝库之前消失,关牵黄的身影却是出现在了灵宝库前。

    关牵黄到了这老人的面前,颔首为礼,然后转身看着林意离开的方向,淡淡一笑,道:“不错?”

    老人微睁双目,道:“很好。”

    “很好?”关牵黄也有些意外,未料到林意能得到如此评价。

    “还有什么比入宝库更见性情?”老人有些含糊不清的说道:“更何况初入黄芽便如此气力,自然是很好。”

    ……

    “什么东西这么重?”

    林意想着既然藏书楼随时能进,便也不着急,先直接回了黄藤精舍,在左手手指上绑了厚布,便一颗颗的将右手手腕上的碎屑取下。

    发现取下的碎屑不重,他便松手,这碎屑便自然吸附到他左手手镯之上。

    只是连取了十余颗碎屑下来,他的整条左臂便已经酸胀至极,尤其左手五指更是胀痛不堪,不断发抖。

    休息了片刻,等到这酸痛的感觉消失,林意便再取。

    这次只是取到第三颗,他的整个左手便骤然一沉,他左手手指更是直接拿捏不住,叮的一声,这次他是看清楚了,那是一颗剑尖般只不过指甲大小的淡青色晶片。

    “这是陨晶?”

    林意吃惊的瞪大眼睛。

    这片半透明晶片的表面及断口都很平润,但是却不绝对平整,很明显有那种天然的冲撞摩擦,甚至灼烧熔融的痕迹。

    这绝对是独特的陨晶,北魏也叫做天法晶。

    但他在之前看到的所有笔记中,也根本没有看到这种陨晶的记载。

    林意试着用这片陨晶划了划地上的山石。

    石屑纷飞,这陨晶刺划寻常山石简直就如铁器刺入硬泥块一般,极为轻松,而陨晶尖锐的一端,却是没有丝毫的损伤。

    “这……”

    一时间,他倒是有了点烫手山芋之感。

    这种陨晶如此分量,又坚硬至极,若是在南天院的大匠师手中,应该会有很大用处,但对于他而言,这样的一片,明知是极为特殊之物,但却不知道如何去用。

    其实便是测试这种陨晶的料性,匠师便应该有诸多的手段,但他却只能如此简单一试。

    “这一对手镯好是好,但有时却恐怕会麻烦,倒是也要预备阻隔磁力的东西。”

    林意认准了这颗陨晶,此时看着双手手腕上一圈碎屑,却也是无奈。

    这一对手镯磁力太过厉害,若是到了战场上恐怕诸多不便,更何况有些时候自己带着这一对手镯,藏匿身影都恐怕藏匿不住,若有敌人一接近,对方身上的东西恐怕就吸了过来。

    “到时问问吴教习他们,有没有解决的办法。这颗陨晶也让她看看到底能用作何处。”

    林意也实在没有办法,先勉强将右手手腕上的手镯除了下来,放到屋中,接下来简直如同一场指力修行,花了足有一炷香的时间,才将两个手镯吸附的所有碎屑取下,装在了一个陶罐之中。

    那颗最为独特的陨晶,却是被他单独包了起来。

    “林意!”

    他做完这一切,才刚刚休憩片刻,还未决定是索性修行一会,还是接着直接去南天院藏书楼,竹林外却是已经响起了齐珠玑和萧素心的喊声。

    “什么事情?”

    林意看到齐珠玑和萧素心掠来,便是愣了愣。

    莫说两人脸上的神色一看便是出了大事,光是两人远远的便在林外喊,就让他觉得今日有不同寻常的大事发生。

    “有圣谕到,我们马上就要出发。”

    “吴教习原本上课上的好好的,但是中军处有人来,带来了圣谕,令我们在即刻离院,军方已经备马,我们只有一盏茶的准备时间。”

    齐珠玑和萧素心一人说了一句,语气急切,林意瞬间听懂,也大吃了一惊,“什么意思,南天院即刻北迁?单是我们这一级,还是各级都离院?”

    “全部离院,只是由不同教习带队而已。”

    齐珠玑的脸色十分难看,“连吴教习都很意外,似乎按照院中之前所受的圣谕,我们离院也是至少在十余日之后。”

    “难道前线战况已然吃紧?”

    林意深吸了一口气,心头凝重。

    “变化太过仓促,我家中也并没有事先提醒,恐怕连我家中都不知道有什么变故。”齐珠玑深深的皱起了眉头,他也不掩饰,“林意你到手了什么?”

    “我去了丹坊和灵宝殿,藏书楼还没有来得及去。”林意迅速的说了一遍所得,也是忍不住大皱眉头。

    即刻就要离院,且不说藏书楼根本来不及去,这一对手镯的事情也无法处理。

    “已经得了这么多东西?”

    齐珠玑听到林意述说的说得,倒是松了一口气。

    他现在最为担心的事情,是离院之后他们交与军方分配,但军方有些调动却是属于隐秘军令,到时恐怕和家中的联络都断了。

    “现在就直接让你们回来收拾衣物,那连寻常兵刃都不给时间挑选了?”林意皱着眉头接着问道。

    “说是沿途自有配给。”萧素心说道。

    “这碧蛟筋先给你带着,万一我们被分散…你到时有接触弓箭的机会,便选一柄弓,多取弓箭。齐珠玑,这块炼兵石你带在身上,这些药物我现在没有时间处置,若得机会,我会分成三份,告诉你们用法。”林意毕竟是将门子弟,今日之变虽然突兀,但也只是一两个呼吸间,他便决断。

    “好!”

    齐珠玑和萧素心也不浪费时间,三人各自回精舍之中收拾衣物。

    感觉也只过了片刻的时间,整个南天院之中就已经响起了咚咚咚的鼓声。

    原本是暮鼓。

    但现在的鼓声,却是催促所有学生开始集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