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沈约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他很意外。

    这荒园和石屋本身便源自于当年旧朝换新朝时,他和这石屋内里的何修行的一个赌注。

    这里的阵势是他亲自所布,每一道吸引天地灵气的符文都是用他自己的真元凝成。他知道何修行有能力破阵,但是他却根本没有想到何修行竟然反而能够利用这些力量。

    但这绝对不是今夜让他第一次感到意外的地方。

    让他一开始就有些意外,或者说有些担心的地方,是何修行的态度。

    何修行早就知道他会来,早就在等着这一战。

    他的心境有些波动。

    然而对于他而言,这样的战斗已经是他的本能。

    他伸出手来。

    他苍老的指掌之中,开始发光,散发出一种这世间绝大多数修行者都无法想象的光芒。

    圣洁而夺目的光芒在他手中一节节生成,变成一柄光明的小剑。

    他手中的这柄剑每长一分,那些切过荒草,切到他身前的透明晶线便少一分。

    被切断的荒草在空中飘散未落,那些透明的晶线已经彻底消失。

    他手中的小剑依旧那么亮着,完全不似人间之物,就如同空中的明月光被他握住了一束。

    他脸上的皱纹里有血雾悄然生成,又迅速往外消散,如清风消散在夜色里。

    他看着眼前这些出现又消失的血雾,心境却趋于绝对的平静,很多事情平日里需要在意,就如受伤这种事情,然而既然注定要在这一夜离开世间,这些何须在意?

    石屋崩塌开来。

    每一块坚硬的山石碎裂得很整齐,散碎成无数的小方块,每一颗都像是赌场里的那种骰子。

    何修行站立在这一地碎石之中,沐浴着月光,同样平静的看着沈约,看着他手中的那柄剑。

    “你原本令南天院在月底迁院,算起来至少还有十余日的时间,想必是令我产生错觉,令我觉得还有足够时间离开。然后你在今日骤然发难,好困死我在此地。”

    何修行微笑的看着沈约,“但你有没有想过,便是因为这样的布置,才让我更加确定你已经没有时间,你的身体已经比我想象的更快到了极限。”

    青草的气息在这深春中开始弥漫整个荒园。

    原本荒草滋长,这荒园显得极为荒凉,然而当所有荒草都被切断,连石屋都消失之后,这个荒园却反而显得更加寂寥,更加清冷。

    “你何不反过来想,我所做的这一切,便是让你再有勇气留下来和我一战。”沈约淡漠的说道:“你一生都败在你太骄傲,对于你而言,亲手杀死我这样的人,和等着听到我老死的消息截然不同。”

    “对于我而言,胜负原本就已经不在这里,所以这一切全无意义。”何修行笑了起来,“像你我这样的人物,最大的快意,来自于这整个天下是否在按你我的意愿在行走。”

    沈约不再说话。

    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看向何修行的眼睛。

    荒园上方的天空里,迅速的团聚了浓厚如铅的乌云,内里有无数雷蛇在涌动。

    这两名神惑之上的存在,在任何人看来都静立不动,但在一刹那间,在精神感知的世界里,却已经交手了不知道多少次。

    “最终还是要这样。”

    沈约摇了摇头,他低下头来,目光落在手中发亮的剑上。

    何修行微微的眯起了眼睛。

    他是这世上唯一可以匹敌沈约的同境修行者,他当然明白沈约的感慨源于何处。

    沈约和他都已经很多年没有杀人。

    甚至已经更多年没有像寻常的修行者一样,用这种最纯粹的战斗方式去杀人。

    沈约手中的剑上开始燃起明亮的火焰。

    极具冲刷的真元互相摩擦和挤压,产生了难以想象的温度。

    在下一刹那,沈约的身影已经在原地消失。

    他手中的这柄剑就如撕裂了空间和时间的界限,直接到了沈约的面前。

    面对着世间最为可怖的一剑,何修行只是面无表情的伸手,挥掌,就像拍击一只飞来的苍蝇一般,拍在这柄剑上。

    他的手掌变成了彻底的银色,不像是人间的肌肤。

    他虽然并非是大俱罗那种纯粹肉身成圣的修行者,但对于他而言,那只是修行途中不同的道路,他依旧是这个世上肉身最强悍的修行者,当他体内的真元也同样是世间最强大的之一,他的身体,便自然变成了他最信赖的武器。

    掌剑相交。

    发出了一声清脆的金属震鸣声。

    两个人的身体都像是变成了一片羽毛,往后方的天空里飞舞出去。

    一团巨大的轰鸣声和气浪,在两人往后飞出数丈之后,才在掌剑相交处炸开。

    压在这荒园之上的乌云就像是被谁用巨大的棍子搅动了一下,无数道粗如儿臂的闪电,便立时轰击在这荒园里。

    沈约手中的短剑依旧明亮,但是他身上的所有皱纹里,都在往外飘洒着血雾。

    当闪电照亮他身周的夜空,他身外的天地里,就像是有一朵朵染血的雏菊在不断绽放。

    何修行的右手依旧伸着,然而从指尖到整个手掌都布满了细密的裂缝。

    那种银色的光芒在消退,这些裂缝里没有鲜血流淌出来,但是过分的苍白,却显得他的手掌就像是已经碎裂的瓷器。

    当的一声震响。

    一道闪电落在了一道魁梧如山的身影上。

    闪电落在腐朽的铠甲表面,绽放出无数游丝,同时将所有的锈迹清扫干净。

    这名身穿前朝旧铠的将领如同魔域中出现的魔神,不知随着哪一道夜风出现,在这道闪电坠落在他身上时,他在半空,他手中的双剑已经扬起斩落。

    他这一对剑很大,大的就像是战场上的两面旗。

    这一对剑上缭绕着闪电,威猛无匹的朝着沈约的后背斩杀而至!

    和他这一对大剑相比,此时飘飞的沈约就像是一只脆弱的蝴蝶。

    然而沈约的面色漠然,甚至还轻轻的摇了摇头。

    他的左掌轻飘飘的往后拍了出去。

    和这一对剑相比,他的整条右臂都自然显得很细很短。

    在任何人的目光或者感知力,在这一对大剑斩落在他的身上之前,他的这一掌绝对不可能落在这名将领的身上。

    这名将领自然也是同样的感知。

    所以他感到迷惘。

    他的剑还在斩落,但他的目光已经不由自主的落在自己的身上。

    他看到自己腹部的重铠凹陷了下去。

    在下一刹那,他身上的这具重铠,就如纷飞的蝴蝶一样,一片片飞散出去。

    他手中还握着双剑,但是剑上已经失去了力量,而且剑锋和沈约之间的距离在不断变远,再也不可能触及到对方的身体。

    他的身体里开始响起纷乱的声音,那是血肉骨骼的碎裂声。

    沈约看向了这名颓然倒飞出去的将领。

    然而在看清这名将领面目的刹那,他的心境却再次出现了不该有的波动。

    他很意外。

    而且这是他完全没有想到的,最令他震惊的意外。

    何修行抬起了头。

    他看着那名在空中死去的将领,眼神里无限感慨,“沈约,难道你觉得,我是那种很守规矩的赌徒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