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荒园里寂静无声。

    所有乌云和雷光消隐,那名将领的遗体落在一个被雷击形成的坑里。

    沈约沉默不语,他无法回答何修行的这个问题。

    六年之前,建康城里发生了很多惨烈的大战,很多像这名将领一样强大的修行者死去,有些死得甚至无法像这名将领一样保全尸身。

    那些被修行者世界认为已经超脱的圣者也参与其中,何修行和沈约便代表着不同看法的两边。

    在六年前的那场大战里,何修行败在沈约的手中,所以他接受了沈约的赌约。

    他自囚于这个荒园石室里,任凭沈约最优秀的弟子宋璇牵引沈约的部分真元,在此布下锁阵。

    何修行最忠诚的部属,同时也是何修行的真传弟子的夏完在荒园里镇守。

    只要夏完思能够凭借自身的力量破掉宋璇的这个阵,那何修行便能恢复自由。

    在这六年间,身披旧铠的夏完始终无法突破到距离这石屋五步之内,这在任何人看来,夏完的修行便始终难以再进,尤其当灵荒到来,那何修行便应该会在这荒园石室里渡过一生。

    然而谁会想到,这六年来一直镇守在这荒原石室里身披旧铠的这名将领,根本就不是夏完思。

    南天院之所以在这里,是因为荒园石室在这里,因为何修行和夏完这两名对于新朝而言最危险的内患在这里。

    那些教习,与其说是在为这个王朝酝酿着新血,却不如说是在为皇帝看管着最危险的敌人。

    只是这赌局的一开始便错了。

    这个在六年间不断试图破阵的将领,却根本就不是夏完。

    沈约甚至根本无法说何修行无耻。

    因为他明白何修行方才那一句话里的意思,他也很认同何修行的看法。

    就如赌场的赌约规则都是赌场定的一样,这种赌约本身由胜利者制定,原本就不可能绝对的公平,所以所有的赌徒,自然会尽一切可能作弊。

    不能发现赌徒作弊的手段,便本身是赌场的失败。

    “沈约,我和你没有太大区别,当一个人强大到一动念便可以轻易杀死身边绝大多数人之后,他自然会变得骄傲。”何修行平静的看着沈约,微笑着说道:“你常言我骄傲,其实你又何尝不是,你认为你比我强,便很自然的认为你的弟子会比我的弟子强。”

    沈约想了想,道:“有道理。”

    “所以我终究能赢你一次。”何修行沉默片刻,说道。

    “但是看不到自己图谋的将来,真的有意义?”沈约静静的看着他,说道。

    “若是能够一眼看穿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何修行安静的看着他,道:“我从十七岁离家出走,便是不想过那样的人生。”

    相对再无言。

    道不同,便一切不同。

    一道异常强大的气息,从沈约的剑上散发出来。

    只要杀死对手而不用顾忌自己的生死,这场战斗对于双方而言,便变得极为简单,都只需尽数释放自己的力量而已。

    任何精巧的招数在此时也都失去了意义。

    沈约依旧是进势,他一直都是南方三圣中最强的存在,他在一生的战斗里也都只是进。

    他出现在了何修行的身前。

    何修行微笑不语。

    他平静的迎接死亡。

    他已经过完了想要的一生,埋下了诸多连他都看不穿的可能。

    那些著作史书的凡夫俗子不会知道这一战的诸多细节,所以在今后的史书里,沈约也是在今夜被他杀死。

    他的双手异常直接的朝着这柄世上最强的剑伸了出去。

    他布满裂缝的右手最先落在了这柄燃烧的剑上,然后便真的裂了开来。

    接着便是他的左手。

    他的左手也裂了开来,而且无法阻挡这一柄剑的进势。

    这柄剑深深的刺入他的身体,轻易的震碎了他体内的一切脏器。

    然而与此同时,他双手崩解时那些溅射出去的闪光银色碎屑也刺入了沈约的身体,然后从沈约的身体后方穿了出去,接着如同流星一般坠落在南天院各处。

    沈约轻声的叹息了一声。

    他手中的剑光亮开始消失。

    “什么感觉?”

    何修行还活着,寻常人早就应该死去,然而像他这样的修行者,却还有时间好好看看这世界,还能感慨的问一下自己的老对手临死之前的感受。

    “很痛。”沈约看了他一眼,道:“但很轻松。”

    何修行笑了起来,笑得很大声。

    沈约也笑了起来。

    两个人大笑着看着星空,然后愉悦的永远闭上了眼睛。

    两个人都纯粹按照自己的意愿渡过了一生。

    所以在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各自满足。

    愉悦在于双方都明白对方的心情。

    像他们这样的人物,即便至高无上,但有时候也会忍得很辛苦。

    因为他们很怕有一天自己放肆一下情绪。

    那些市井里的寻常酒徒哪怕喝醉了放纵,最多也只会摔坏几件家私,最多只会揍自己的婆娘。

    然而他们若是心血来潮放纵,便会不知道有多少人死去。

    当背负着太多东西,当放眼望去很多人都无法和自己并列,却像是随手可以碾死的蚂蚁,他们便自然不会觉得轻松。

    ......

    南天院的雷声传得很远。

    当这两人最后交手,尽数释放自己力量之时,很多奇妙的光焰随着无法言明的庞大力量,从南天院中四散飞出。

    南天院的上空掀起了狂风。

    紊乱的风暴让天空里的寒冷和水汽变得狂暴起来。

    有无数的冰雹落下。

    接着便是滂沱的暴雨。

    南天院天监六年的新生们已经在道边平滩上扎营,生火造饭。

    然而所有人都听到了雷声。

    林意和很多人一样震惊的站起身来,望向南天院的方向。

    即便在黑夜之中,他们也看到无数乱流云气在鸣鼓山上方的天空里如蛟龙乱撞。

    “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可能凭空有这样的异相,这是强大的修行者在战斗。”

    萧素心和齐珠玑的声音在林意的耳畔响起。

    “是什么样的修行者能够引起这样的异相?”林意深吸了一口气,他想到了南天院中那名神惑之上的存在。

    无数纷杂的声音响了起来。

    然而日间对他们无比苛责的那些将领和军士此时也都沉默不言。

    他们看着那方天地,眼神闪烁不定。

    直到那些云气开始消散,那名带队的副将才转过身来,看着依旧躁动不安的新生们,声音微寒的说道:“不要关心这些事情,那不是你们所能关心的世界。”

    顿了顿之后,这名将领示意所有人归位,然后更冷的补充了一句,“今后你们会明白,接下来你们的实修,接触的战斗,不管你们之中多少人会死,对于这场大战而言,依旧是过家家的小孩玩意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