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林意根本没有停手,他跳了起来,直接追击这名倒飞的黑蟒衣男子。

    这名黑蟒衣男子刚刚轰然坠地,林意已经如影随形,落足在他身上,咔嚓一声,直接踩断他胸骨,刺入心脉。

    这一脚踏下,林意才彻底松了一口气。

    这种命宫境的修行者,生命力强横,若是不能直接杀死,或许便有意外。

    临死之时,反而会有平时不会动用的绝厉手段。

    战场之上多的是那种自以为杀死对手,结果被对手乘着最后一口气偷袭杀死的例子。

    这名黑蟒衣男子被乱红萤击中面目,浑身真元散乱的刹那,被他一撞,浑身骨骼都不知道碎裂了多少根,再加上此时断骨刺入心脉,除非是当年大俱罗那般强横,否则是怎么都不可能活着了。

    “噗!”

    黑蟒衣男子一口气血从口中喷出,身体猛烈一颤,便断了气息。

    “一名命宫境的修行者,竟被他杀死了。”

    “黑蛇王竟然被......”

    直到此时,这密林中的双方都兀自不敢相信。

    “嗤!”

    一道红芒击中黑蟒衣男子的咽喉,这却是齐珠玑还不放心,又补了一击。

    林意转过身来,对着掠来的齐珠玑点了点头,“咔嚓”一声轻响,他却是自己将脱臼的那条手臂归位。

    这种简单的手段,绝大多数修行者和武者都会,下方那些南天院的新生也都知道方法,然而林意暴烈击杀这名命宫境修行者已然令所有人胆寒,此时这样轻微的响声,都让许多人心中骇然。

    “方才说已经杀死他,的确是胡说八道,但他现在却是真的死了。”

    林意站定下来,看着下方密林,道:“若不立即束手就擒,下场便和他一样。”

    他的声音很平和,并不大声,但是他知道,此时越是和吴姑织平时讲话那般平静,便越是能令这些山寇胆寒。

    “逃!”

    “快逃!”

    密林中的山寇原本就已经被杀得胆寒,现在听到林意这样的话语,这些人顿时再也不敢停留,四下逃窜。

    “尽可能杀敌,但穷寇莫追,追击只限三百步!”林意发出声音,他也开始追击。

    这些山寇只顾逃窜,已经完全没有战力,这些南天院学生先前也只不过是没有战阵经验,胆怯而不敢战,但是现在胆气已壮,追击起来,却无论从速度还是力量,都远超这些山寇。

    一时间,密林中到处都是这些南天院学生的喊杀声,山寇被杀得鬼哭狼嚎。

    所有这些南天院学生都下意识的听从林意,追击都是冲出三百步即止,但即便如此,至少还是有过半山寇伏尸当场。

    这一片密林里,血气蒸腾,到处都是尸体。

    “林意,若不是你,我们这些人恐怕大多数都要死在这里。”

    一停止追击,所有这些南天院新生很自然都以林意为中心,聚了起来。尚红缨的声音首先响起,其余大多数南天院新生都已近脱力,浑身都染满了山寇的鲜血。按这些人的体力和修为而言,这样的战斗尚不至于脱力,然而他们太过紧张,尤其几乎都是第一次杀人,方才胆气起来时还好,现在一停歇下来,很多人却甚至浑身颤抖,恶心欲吐。

    但这名身材高大的女生却是面色镇定,很有将领风范,她甚至押了一名活口,来到林意面前。

    “我也是第一次杀人,但总好过被杀。我父亲便告诉过我,若是上了战阵,第一次杀敌恶心胆怯,或者心生罪恶感时,便想象伏尸当地的不是他们,而是自己的亲友或是自己,想想希望自己从战场上回去的亲人和朋友。”林意很敬重这名女生,军中战阵,气势最为重要,若一人再为勇猛,但无一人响应,气势也根本不可能起来。他对着尚红缨颔首为礼,然后看着那些同窗出声。

    这些人表现的确不佳,然而带军打仗便是如此,不可能每个新军都能完全和将领自身一样。

    身为将领,便是要调教新军,使之发挥最强战力。

    这一场战斗虽然算是大胜,但若是对方阵中不只那一名修行者,只要有两名方才那样的修行者,这场战斗的结果恐怕就会不同。

    然而实际上,若是这些同窗也能悍勇战斗,就算是有三四名方才那样的修行者都无用。

    尚红缨对着林意躬身回礼。

    这在军中,是下阶将领对上阶将领的礼节。

    经此一役,不管别人想法如何,她对林意心服口服,自然便将林意当成自己这一批人之中的主将。

    “若是内疚不忍,便看看我们被杀死的同窗!”

    她行礼过后,说了这一句,便砰的一脚踢在那名已经被她刺伤左腿,半跪在地的山寇身上,直接将那名山寇踢倒:“说,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我们是黑蛇军。”这名山寇霎时哭喊起来。

    “什么黑蛇军?”尚红缨冷笑一声。

    “方才被你们杀死的是黑蛇王,我们都是他的手下。”这名山寇浑身瑟瑟发抖,趴在地上不敢起身。

    “黑蛇王是什么来历,你们有多少人,盘踞何处?”尚红缨连连发问,“还有没有像黑蛇王一样的修行者?”

    “林意,周雪意、徐螭、元三千被他们杀死,余谷芒和窝阔青苍受伤略重,但没有性命之忧,尚能行走,其余人却是没有大碍。”这个时候,萧素心的声音也响了起来。

    她也有心培养林意的威信,现在即便是连对手到底是谁都没有逼问出来,但是血腥在前,所有人都已经明白这只是今后残酷战阵的开端。在她看来,所谓的悍勇是多战之后自然会有,然而一军不容二虎,必须有绝对服众的人物领军,否则即便修行者再多,也是一盘散沙,捏不到一处。

    “先搜搜他们这些人身上有没有伤药,小心戒备,收拾兵刃,以防有人反扑。”林意点了点头。

    “黑蛇王原是是堂林镇上的私盐马帮的首领,后来被官兵追杀,聚了好些马帮逃入了这里,我们一共就四百余人,其中大多数是原先的马帮,少许是后来加入的猎户,还有一些是普通农户...”那名山寇被尚红缨所逼,声音也连连响起,“我们平时住在融天洞。本来除了黑蛇王还有两名修行者,但是不久前被官军也杀死了。”

    “融天洞,在哪里?”尚红缨厉声问道。

    山寇道:“就在距离此处不到三十里。”

    “三十里?”尚红缨皱了皱眉头,她看了林意一眼,两人只是眼神一交汇,便都看出了对方的疑惑。

    若是距离这地方只有三十里,那便还远不到那些游击军让他们赶到的地方。

    “融天洞是一个山洞?”齐珠玑在这时声音微冷的问了一句。

    “是一处溶洞,内里大洞甚多,容纳几万人都不是问题,而且内里四通八达,许多洞窟都通地下暗河,上下都分三层,就连我们都没有彻底探清楚,有时都有人走到不知何处,迷失其中。”这名山寇颤声道:“我们自己所知的后路有三条,但黑蛇王和他亲信应该知道更多。我们平时在洞口做了数重关卡,一般官军就算发现,也攻不进去。”

    “林意,我们接下来怎么办,是杀过去为周雪意他们报仇,还是如何?”尚红缨看着林意,眼睛里全是杀气。

    “三十里路不会耽搁多少时间,让他带路,时间尚够,攻不下再说,看总是要去看一眼。”林意不假思索,“先清理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