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平天策 > 第六十九章 大俱罗食粮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482/144289.html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看来即便是同样属于五谷之类,内蕴的五谷之气也有区别。

    北魏边境,无论是接近党项还是吐谷混还是柔然,很多区域都并非水土丰腴之地,许多谷物生长极为艰难。

    生长艰难,便自然生长得慢。

    林意知道,南朝的很多水土丰腴之地,谷米都能做到一年两熟,甚至三熟,但北魏的许多边地,一年只得一熟,只能收成一次。

    难道生长得越为艰难,生长缓慢,这内里对修行而言,积蓄的有用元气就自然多?

    这和许多天地灵药似乎十分类似。

    有许多天地灵药,比如人参、何首乌之类,也是初始五年十年并没有什么灵气积蓄,对于修行者而言和普通菜根也没有太大区别,但是有些生长百年、千年之上的人参之类,却是能够自然从天地间汲取灵气,久而久之,便自然转化为对修行者极为有用的大补灵药。

    林意十分震惊,一时间想到诸多可能。

    边地,马帮。

    他的脑海之中陡然如有闪电划过,他陡然想到有关大俱罗的记载,大俱罗的出身毫无疑问,就是在北地边境贩马。

    那时候笔记中记载的北地边境,就是现在的北魏边地!

    当时在北地的马贩,自然就是最多和马帮打交道,所以说,当年大俱罗,有可能一开始修炼,吃的就一直是类似这样的马帮行军口粮?

    虽然说想星兔厥这种天地灵药,相对于修行者平时呼吸吐纳吸纳到的灵气量是百倍、千倍,吞食一颗丹药可能就相当于百日、甚至千日的量,这种行军口粮现在对于他而言,只是数倍平时食物的元气量,但是天地灵药不常有,这种行军口粮却是常有!

    数倍于平时五谷的元气量,对于他现在的修行,也已经是极为可观。

    “所以当年的大俱罗,不只是正好遭遇了灵荒,正好修炼这样的炼体法,而且他平时本身经常食用的就是这样的食物,所以修炼见效才快,这是诸多巧合凑在一起,才促成了一时无敌的大俱罗。”

    林意连连深吸气,他决定今后只要有可能,他一定不只是叫齐珠玑多看书,他自己也要再多查书,他一定要查出大俱罗当年贩马时具体所在,然后还要查出当地常用的口粮。

    修行便是如此,有些时候的强大,或许只是来自于许多人忽略,根本想不到的一方面。

    “林意,你真的是猪吗?灵药、金银、武器都不关心,你就蹲在这里吃粉!”齐珠玑此时来到了这个粮仓,他看到林意凑着袋子吃这行军口粮的样子,他的眼神跟看着一头猪简直毫无两样。

    “真的很好吃,对我而言特别合适。”林意比发现星兔厥还要感动,感觉着内气的流动,他简直快要泪流满面,“齐狐狸不信你尝尝。”

    齐珠玑有些心动,狐疑的尝了一口,结果脸都绿了:“满口黏粉,猪食一样,的确很适合你。”

    林意一阵摇头,“齐狐狸你不识货。”

    “我懒得理你。”齐珠玑瞪了林意一眼,“外面的人都在等你决定,那些山寇怎么办,还有那些他们平时收刮的金银财宝怎么办?还有一些多余的兵刃。”

    “只有金银财宝和多余兵刃,没有抢来的少女、妇人?”林意一边继续吃,一边问道。

    齐珠玑目瞪口呆,“你想要做什么?”

    “齐狐狸你想到什么地方去了?”林意皱眉看着齐珠玑,“若是没有强抢民女以供淫乐,说明这些山寇还有些良知。你以为我问有没有少女、妇人是要做什么?””

    齐珠玑顿时心虚,转过头去,“我哪里知道你要做什么,之前有同窗逼问过了,当年的马帮有忌讳,认为女人在马帮中是忌讳之物,会带来不祥,黑蛇王为寇之后也守着马帮的规矩,所以倒是没有强抢民女。”

    “那按你预估,我们加上这些山寇,若是尽可能的带金银财宝和兵刃,能否及时赶到那刃崖?”林意想了想,问道。

    齐珠玑顿时认真起来,摇了摇头,“来不及,我们大多数人已经筋疲力竭,光是我们这些人押着山寇去,都未必来得及,更不用说尽可能多带东西走。”

    “那很简单,这些山寇就地放了,金银财宝和兵刃,每个人视自己的体力,想取多少便取多少,但在我看来,此去眉山我们一路随军,除了合适兵刃之外,其余也没有用处,而且就算多取,谁也不知道那些游击军会不会令我们上缴。”林意根本没有多想,很直接的说道。

    “就这样放了?那取不走的,岂不是便宜这些山寇?”齐珠玑大皱眉头。

    “这些山寇里凶悍一些的,方才早就战死了,这些人能做什么?”林意看着他说道,“齐狐狸你锦衣玉食,不了解布衣泥腿人,这些人无非就是以前找不到谋生求财之路,现在若是没有钱财,恐怕活不下去还得为寇,若是钱财多了,便可做些正经事情,反而无害。至于取不走的兵刃,随便附近找条暗河丢了就是。”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若是这样说,我也觉得方便。”齐珠玑这次没有反驳。

    这些山寇劫掠的本身就是普通的富户或是商队,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奇珍异宝,南天院这批新生,除了林意和萧素心有些落魄之外,其余的学生原本也看不上这些山寇的钱财。

    “这些行军口粮倒是要尽可能多带,至少到眉山之前,恐怕也不会有机会再去寻觅这些行军口粮。”

    林意在心中盘算,出了粮仓之后,他故意大声,“尚红缨,你能否帮我多带些这马帮的行军口粮,我食粮太大,平日都需要靠萧素心和齐珠玑帮我寻觅食粮,否则吃不饱。”

    “那自然可以。”尚红缨性情实在如同男子,直接点了点头,“我帮你背负数十斤应该没有问题。”

    “林意,我也来帮你带一些。”郦道源马上也走了上来,他其实也已经疲惫不堪,但是他有心得到林意的药方,拼命巴结。

    “林意,我也帮你带。”

    谢随春也开口,他也有求林意,想让林意在陈宝宝面前说好话。

    “怎么能让你饿着。”

    其余所有南天院新生顿时也纷纷表态,全部尽可能的帮林意多带。

    “林狐狸。”齐珠玑看在眼中,在林意的耳边轻声嘲讽一句。

    “按你这么说,那我们就是南天院二狐。”林意也轻声道:“齐狐狸我和你说个正事,你家中反正不缺钱财和人手,能否帮我设法多购些这种马帮行军口粮?”

    齐珠玑一怔,看着林意,“你是说真的?”

    “当然是真的。”林意道:“今后还有用得着你的地方,我哪里敢第一次就说谎话骗你。”

    “林狐狸你实在是很讨人厌,有你这么说话的吗?”齐珠玑气得牙痒,片刻之后道:“我可以帮你,不过也要恢复和家中联系方可,眼下似乎不太可能和家中联络。”

    “急倒不是很急。”林意又抓了一把马帮糙米粉放入口中,含糊不清的道:“反正所有这些同窗一人一二十斤,加上我等会带的,都接近千斤,够我吃上一阵了。”

    齐珠玑极其无语:“这东西如此好吃?你的品位真是堪忧。”

    “我的品位如何不要紧。”林意微笑,“反正我有女人缘。”

    齐珠玑转身就走,他觉得自己多和林意斗嘴一定会被气出病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