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不要给他废话的时间,他说的话越多,得到的休息时间越长。”

    几名老生推出了他们的第二人,曾青玄。

    “千山,你怎么看?”篝火的外围,那些游击军自然也在看热闹,一名身上将铠和萧千山完全一样的将领饶有兴致的看着林意。

    他的年纪比萧千山大出不少,鬓发灰白,如同染了秋霜。

    “气血强大,如同命宫。在炼体上下过苦功,这些老生一开始便被迫比试拳脚,又是轮番上阵,很难取胜。”萧千山轻易的表明立场,他的言下之意,从一开始这些老生便已落入了林意的圈套。

    “终究太过年轻。”鬓发灰白的中年将领轻声叹息。

    他此时忧心的并非是这些南天院天监五年生的命运,而是整个南朝的命运。

    这些年轻修行者的力量,已经远超一般军士,然而在经验和计谋上,恐怕和边军的一名最低阶将领都相差甚远。

    “此子会调去何军?”

    这名中年将领的目光落在林意身上时,他的眼中却是出现了真正赞赏的神色。

    今夜无论是天监五年生还是这些新生的战阵,游击军自然暗中有修行者观察,虽然不管战况如何都不会插手,但是这所有人的表现,他们却都十分清楚。

    林意在战阵中还是现在的表现,在他们看来根本无可挑剔。

    在边境的那些战场上,即便所有忠诚于南朝的军队都抱着相同的目的,都想赢得这场前所未有的大战。

    然而不同将领统御的军队有不同的军令执行,高阶和中阶将领之间免不了有派系的争斗,而那些低阶将领的统军,也会有自己各自的想法。

    没有人不会有自己的私心。

    即便再热血忠诚的将领,也希望自己所统御的子弟兵可以在完成上峰交待的命令的同时,可以尽量少死一些人。

    而有时这样的选择,却往往基于别军更大的损伤。

    一名将领能够服众,只是能将这支军队变成一支铁军的基础,除此之外,战无不胜才能让一支他御下的军队变得有灵魂,变得分外的骄傲,变得每一个人都能发挥出最大的力量,生死度外。

    然而要让自己的部下更安全,这名将领所需要的不只是武力,还需要有计谋,还需要能够为自己的部下赢得更多的保障,还需要能够和其余同僚的争锋中获胜。

    最简单而言,现在还是深春,但当夏秋一过,寒冬来临,深处边地苦战的军队,若是哪支能够第一个得到配给的冬袍,得到一些过冬的粮草,那这支军队的战力和士气,自然会超过别的友军。

    而他们这些老军都很清楚,有时候当一些东西配给根本不够时,是真的需要靠抢。

    林意这样的人,在他们的眼中,自然很有成为一支强军将领的潜质。

    “应该会到柳谈那些人的军中。”萧千山轻声回了一句。

    这种中年将领叹息了一声。

    不管他如何看好林意,这只是他的看法。

    他只能看眼下,无法决定更多的事情。

    对于那些朝堂高处的人而言,平衡和如何取得最大的利益,这才是他们最关心,也必须这样做的。

    老生推派出来的第二名人选曾青玄此时已然出手。

    这名老生身材瘦削,而且很内向,似乎根本不喜欢说话,只是对着林意微躬身行了一礼,便直接朝着林意掠去。

    “嗯?”

    林意倒是有些意外。

    曾青玄用的是最基本的拳术,这是一套雍州军的所有军士都会学习的九式长拳,一共只有九招,只能算是简单实用,但不能算是精巧。

    现在周围这些游击的确是雍州军出身,但曾青玄想必不需要用这种方式来获取对方的好感。

    用这样的拳法,便只能说明对方无惧拳脚碰撞,是要和他较力。

    林意应对更为简单,他直接挥拳,一拳就砸在曾青玄的拳上。

    “啪”的一声爆响。

    曾青玄连退数步,但是身体很稳。

    林意微微皱眉,有些惊异,他自己都退了一步,对方的力量很大,而且他刚刚一拳,就像是击中了铁板,他的拳面火辣辣的生疼。

    “这人太意气用事,太损耗真元。”

    但也只是下一个呼吸之间,他便反应了过来。

    曾青玄必定有什么真元秘法,可以大量动用真元,他可以比正常的修行者更快更猛烈的涌出真元。

    只是灵荒到来,凝练真元本身就不易,平时战斗更是要节省真元,现在只是这种切磋,对方却用这种战斗方式,在林意看来极为不智。

    为了教训师弟不惜如此,不是心胸狭小,便是冲动不理智。

    “毕竟是师兄,接下来又去战场,能多剩些真元便让他多剩些真元,又不结交,管他心性如何。速战速决便是。”林意心中也瞬间决定。

    曾青玄刚刚稳住身形,他还未来得及出第二拳,林意已经一声厉喝,整个人如疯虎猛扑上来。

    “又来了,蛮牛一样,毫无美感。”看到林意又是直直的朝着曾青玄冲去,如同狂奔的野牛,齐珠玑就顿时一拍额头,忍不住轻声说道。

    “这么快!”

    “他这丝毫都不像黄芽境的修行者,倒像是命宫境的修行者。”

    齐珠玑是嫌林意打法难看,然而所有天监五年生却都是面色大变,在他们看来林意的速度太快,超乎想象。

    “明明一路劳累,他之前还背了个人,怎么比和黑蛇王对决的时候还要快?”

    谢随春和郦道源等人也十分震惊,但他们也马上想明白了,林意卸下来了一对星辰钢手镯,这一对手镯原本比林意还要重。

    曾青玄退了一步,发现已经来不及闪避,他顿时面色一寒,也是一个弓步冲拳,体内真元疯狂朝着拳头涌去。

    又是“啪”的一声暴响。

    林意这一拳力已用尽,他将曾青玄往前轰退,与此同时,他自己的身体也受力就要后挫。

    但就在这一刹那,林意心念电转,他瞬间将体内弥漫的五谷之气拧成束流,疯狂涌入那三个窍位。

    他的心脉顿时咚的一响,如同战鼓擂响。

    他浑身一震,瞬间涌出新力。

    他一脚狠狠踏在地上,泥土四溅,他再度向前。

    他的拳头继续向前。

    “什么!”

    曾青玄骇然失色,他体内的真元在方才一击之中都被震得紊乱不堪,此时看到林意这一拳击来,他只来得及双臂交叉挡在面前,根本来不及大量调用真元。

    “噗!”

    如击败革。

    林意一拳砸在他的双臂上,他根本阻挡不住,双臂倒撞在自己胸口。

    一股无法阻挡的大力,让他再也无法站稳,直接往后倒跌出去。

    一名老生下意识伸手去扶,但是竟也无法揽住,反而被这股大力带着一起跌倒在地。

    “不要太耗真元。”

    林意看着一时气闷都根本难以坐起的曾青玄,诚恳的看着他和他身周的这些老生,道:“凝练真元不易,保留真元上战场才合时宜。你们看我,就根本没用什么真元。”

    听到他的前半句,一群人还都觉得言之有理,但是听到后半句,却是很多人都顿时在心中大骂,“什么叫做看你根本没有用什么真元,你才刚刚凝练黄芽不久,根本就没有多少真元可用!”

    “我来!”

    一名身材魁梧的老生面寒如水的跃了出来,这名老生名叫易新晨,原本按计划排在第五,但是他觉得林意实在可恨,他决定采用两败俱伤似打法,就算拼着受林意的拳脚,也要将林意轰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