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噗”的一声响。

    伴随着一片惊呼声响起,林意这一拳轰在他左肋。

    徐末雪只觉左肋撕裂般剧痛。

    他一声痛呼,一拳反击,击在林意胸前。

    他的身体往后踉跄连退,林意也是一声闷哼,但身体只是往后微挫一步,便又像蛮牛一般冲上。

    “砰!”“砰!”“砰!”......

    林意连连挥拳出脚,徐末雪拼命招架,双方拳脚不断碰撞,徐末雪不断倒退,林意不断前行。

    “......”

    “这怎么可能?”

    所有的老生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就连觉得林意很难缠和诡异的叶清薇都震惊到心头麻木。

    若是不论真元力量,徐末雪的武技在整个南天院数界学生之中都至少可排前三。

    然而一招之下,竟然先中林意拳脚,现在被打得根本没有还手之力,只能被迫招架?

    “痛快!”

    “若是天天能够有这样的修行者对敌,那真是修行一日千里。”

    林意此时简直心花怒放。

    他从第一拳开始,都根本未用全力,现在他更是收敛了些力气,在力量上不过分碾压徐末雪。

    如此一来,他虽然占了先机,但是徐末雪毕竟武技出众,他的每一招徐末雪都能及时挡住。

    两人拳脚和身体不断碰撞,每一次力量冲击,他受冲击震荡的血肉、骨骼,便是有灼热的气息缭绕,就像是气血在不停的燃烧。

    数十击下来,他只觉得浑身的骨骼内里都像是有电蛇在往外涌动,从内到外,都在接受淬炼。

    “你!”

    徐末雪被林意这疾风骤雨般的进攻弄得根本喘不过气来,直到这连退数十步之后,他和林意相反,浑身骨骼血肉都甚至酸痛起来,这时他才反应过来,以林意的力量,根本不可能让他支持这么久,林意是根本未用全力。

    但让他认输,却又是不甘。

    在他潜意识里,这既能消耗林意力气,而且说不定能够找到机会反击。

    然而再退十步之后,他却是彻底的失去了信心。

    他只觉得自己的手脚都被打得肿了,但林意的力气却是反而连绵不绝,甚至有一种更加龙精虎猛的感觉。

    他甚至感觉自己就像是一根平时用来练习武技的木桩,在被林意反复捶打。

    “我认输!”

    他声音微颤的叫了起来,收手。

    “多谢师兄承让。”林意意犹未尽的住手,往后退去。

    他十分欣喜,因为这一战比之前的那些战斗加起来还更有用,他可以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骨骼都似乎变得坚韧,尤其在他的感知里,此时还有徐末雪残余的真元在冲击震荡的那些骨骼上,似乎不断有晶莹的玉光在泛开。

    这是一种很奇异的感受,就像是他的骨骼在一点点的变成更坚韧的白玉一般。

    他甚至有种感觉,随着修为的进境,他的浑身骨骼将会堪比晶莹剔透的美玉。

    徐末雪羞愤交加,一时竟是说不出话来。

    他的双手和双脚都是在不停的微微颤抖,控制不住。

    一片倒抽冷气的声音响起。

    所有人看出他的双手双臂都甚至已经微微肿胀,然而另外一侧的林意,却是丝毫无恙。

    “他的药方肯定是极品,否则即便是他隐匿了修为,即便他是命宫境的修行者,身体血肉也不可能如此强韧,耐力也不可能如此惊人。”

    郦道源心中满是那张药方的念头。

    “若我落败,你不要给他任何休息的时间。”

    就在这时,天监五年的这批学生里,一名女生却是深吸了一口气,面色如常的对着陈宝蕴悄然说了一句,便不紧不慢的出阵。

    “廖玉,领教林师弟高招。”

    这名女生显然是自己改了衣袍,她身上的衣袍都略微紧身,连衣袖都是特意改了窄口。

    她的腰也束着,行走之间,给人的感觉是十分的轻便。

    她的五官不算特别好看,但是别有一种宁静的神态。

    此时只是走了数步,林意便眉头微皱,他感觉就像是有一只鹤在朝着自己走来。

    “这是鹤形?”林意顿时忍不住问道:“柳白鹤是你什么人?”

    “他是我师叔,我的师尊是李白河。”廖玉说道,她的声音清脆。

    “来头都这么大?”林意有些无奈。

    柳白鹤是南朝南豫州的第一高手,在换新朝之前,他便听说柳白鹤已经修到了第六境入圣境,若是没有后来的灵荒,柳白鹤应该是当世有可能会达到神惑境的修行者之一。

    李白河和柳白鹤师出同门,都是五庙真人的弟子。

    这五庙真人是前朝一名修到第七境的奇人,原本只是一个庙的庙祝,但是得了一些普通的修行之法,他喜欢养鹤,观鹤的形态举止,竟是被他渐渐模拟鹤形,揣摩出了一些独特的武技和功法。

    后来他人称五庙真人,一是修为到了第七境妙真境,二是因为他的确换了五座庙居住,只为观更好的山水。

    “你且小心。”

    这廖玉有吴姑织的风范,丝毫不假颜色,距离林意十步便颔首为礼,接着便直接出手。

    她身影一动,便如白鹤掠起,直接腾空,居高临下,一击便击向林意面门。

    林意有些惊异,他可以确定廖玉未到命宫境,这样凌空而击,他有许多招式可以逼她硬接,在他想象之中,若是他发全力,这廖玉恐怕被他一拳直接轰飞。

    心念电闪间,他知道对方绝对不会自找苦吃,所以他也没有任何的留手,一声厉喝之间,用出全力,一拳便也直直冲向廖玉面门。

    空气一声裂响。

    廖玉变拳为啄,五指如电啄在林意臂上,林意也不变招,依旧笔直向前。

    在林意看来,即便廖玉这一击能对他造成一定的损伤,但无法阻挡他的拳势,他这一拳击中廖玉,廖玉所受的伤会比他更重。

    然而让他难以想象的是,在这急促的空间里,廖玉的啄击速度惊人,那一声裂响破空声竟似一声真的鹤鸣。

    与此同时,那一击落在他臂上,他只觉得似乎有一根长长的钢钉,直接刺入了自己手臂之中。

    他的手臂骤然发麻。

    “啪!”

    他的拳头冲向廖玉的面门,但是廖玉身体一拧,却是用肩硬抗了他这一拳。

    廖玉的身体往后一个翻身,飘然落地。

    林意自己都觉得这一拳根本没有击出力量,他下意识的后退一步,呼吸微顿。

    他的整条手臂经络竟然依旧麻木不堪。

    在他的感知里,那处被击中的地方,似乎还有一根钉子钉在他的经络上,甚至阻碍了他气血的流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