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这是?”

    当绕过一片山崖,看到前方江边浅滩时,包括林意在内的所有南天院新生全部大吃了一惊。

    这片浅滩上停着数十叶扁舟,这些扁舟都是木包铁,船身外面包着的铁皮不知道涂了什么,幽黑色。

    船桨也是同样的木包铁,而且船桨柄用活环固定在舟身上。

    除了这些扁舟之外,江滩上却还站着一名黑袍女子,正是南天院天监六年生教习吴姑织。

    “吴教习!”

    除了林意之外,平时上课的所有学生,包括齐珠玑都对吴姑织有种畏惧感,在看清她面目的瞬间,便都纷纷躬身行礼。

    “船头有铁盒,内里有学院给你们的东西。”

    吴姑织却是依旧面色如常,只是异常简单和平和的说道:“两组一舟。”

    “林意,我们和你们一条船。”

    谢随春和郦道源等人第一时间满面笑容的对林意相邀。

    “我看他们是惦记你的‘药方’。”齐珠玑此时也不和林意开玩笑,用唯有他和林意能够听见的声音,在林意的耳侧说道。

    “齐狐狸你眼光很毒辣。”林意微微一笑,也不拒绝,当下答应,“好啊。”

    当大半游击军和所有南天院新生登舟,萧千山走到吴姑织的身旁。

    两人并肩而立,站在一块平坦的石上。

    “他们叫你吴教习?”

    萧千山微嘲的笑笑:“他们连你真正是谁都不知道?”

    “何必在意虚名。”吴姑织淡淡的回应。

    萧千山却是收敛了笑意,看着前方浑浊的江水,道:“我只是疑惑,那你现在还在意什么?”

    “这不是你应该关心的事情。”吴姑织平静的说道。

    “这恰恰是我们需要关心的事情。”萧千山也平静的说道:“我们便是陛下的眼睛,他不可能看见整个南朝的所有角落,但有些事情,我们必须替他看着。像你这样的修行者,我看不透,看不懂,便自然会觉得危险。”

    “我和你不同,所见的天地不同。”吴姑织依旧平和的说道。

    萧千山的眉头微蹙。

    他依旧不能理解吴姑织这一句话是什么意思。

    ......

    “这舟叫做千里快哉风,南天院炼器坊的东西。”

    “紫霄正雷经!”

    “南天剑经?”

    “怎么会给我们如意境的修行法?”

    吴姑织没有再和他多言,转身飘然而去,但此时舟上,却是已经一片哗然。

    舟头有铁盒,按照吴姑织所说,这是南天院给他们的东西。

    所有铁盒都是一样,内里都是三本手抄本。

    一本是这种快舟的简单注解和使用法。

    这种快舟看似普通,但实则船身中央有折叠风帆,若遇顺风,舟速惊人。

    但不管如何,这也只是设计得极为精巧的风帆快舟而已。

    真正令人震惊的,是两部修炼典籍的手抄本。

    “紫霄正雷经”是天下可数的真元运用之法,而“南天剑经”粗略一翻,即便是这些黄芽境的学生,都看出了这是一门极为深奥和强大的御剑法门。

    许多家中本来也有剑经的学生更是轻易看出,这部“南天剑经”似乎取了许多剑经所长,恐怕是连“九宫剑经”“紫薇剑诀”“浑元剑经”等公认最上等的秘传剑经都未必比得上这本南天剑经。

    更关键在于,紫霄正雷经阐述的是如意境之后,真元能够凝聚离体之后的诸多运用,真元到时离体,便如各种雷霆之力,而这“南天剑经”也是一部“飞剑剑经”。

    到了如意境,真元才能温养合适的剑胎,开始炼飞剑,到了承天境,真元力量足够,一般的剑经才能御使飞剑,百步杀敌。

    这本南天剑经的独特和强大之处,是有在如意境便能御使飞针、飞剑数十步内行使简单剑招飞出杀敌的法门。

    但这都是如意境!

    即便是天监五年的那些学生,除了不知去向的王央平据说极有可能突破到了命宫,接下来便是陈宝蕴将要突破到命宫境。

    但是即便像陈宝蕴,也是花了十余年的时间修行,才从气感到黄芽,到命宫。

    命宫到如意境,在这种灵荒时代,要多少年?

    “没有其余之物了?”

    “吴教习已经离开,这该不会是她放错了功法?”

    许多新生哀号,甚至设法搬开这个铁盒,看看底下是不是还有什么玄虚。

    然而让他们异常失望的是,这铁盒下方便是船体,根本不可能还有其余典籍。

    “怎么会这样?”

    郦道源也是失魂落魄。

    他和大多数南天院新生一样,借着家中势力进了南天院,自然是要享受不凡的待遇,然而到现在为止,除了吴姑织传授了一些精妙的武技,吃了一些药羹之外,根本没有获得任何大的好处。

    反倒是他们这些南天院的学生受皇命上战场,比那些普通学院的学生都要危险。

    “齐狐狸,你怎么看?”

    林意沉吟片刻,他想到了一种可能,转头看着自顾自在翻看那两本典籍的齐珠玑说道。

    齐珠玑头也不抬,轻声道:“林狐狸你先说。”

    “这都是手抄本,不是拓本,且都是一人字迹,经手人少,便说明这两部典籍重要。”林意往旁边舟上望去,看了别人手中正在翻看的典籍,说道。

    齐珠玑顿时忍不住嗤笑嘲讽:“你这不是废话,紫霄正雷经原先连萧素心都得不到,更何况这南天剑经我看比紫霄正雷经还要厉害,恐怕汇聚了南天学院许多教习的所长。你信不信这些经书不能少掉一本,到时自然有南天院教习收缴上去,或者由这些游击军收缴。所以尽快要记住,背诵下来。”

    “既然是手抄本,又如此重要,当然不可能抄错放错。”林意说道:“不可能抄错放错,便是南天院认为对我们有用,若是只有如意境才有可能修行,那便是他们觉得,我们或许能很快到如意境。”

    “怎么可能!”

    齐珠玑还未说什么,谢随春等人便已经忍不住摇头。

    这简直是无稽之谈,若不是他们已经下定决心要尽力讨好林意,否则此时恐怕就已经忍不住斥责林意满口胡言。

    “齐狐狸看来你也是和我一样想法。”

    林意却是看着专心看书的齐珠玑笑了起来:“应该是眉山之中灵药存量的确很多,我们和其余所有受命去采集的修行者一样,应该是见到灵药,不管年份便采集下来,这种涸泽而渔的方式和以往的修行者采药截然不同。而且南天院的学生大多家世不凡,将南天院的学生都驱赶到这种地方,死伤惨重,皇帝恐怕也难平怒火,但若是换种方式,或许绝大多数人便可接受。”

    “就地处置!采集到的灵药,我们可以直接炼化。”

    谢随春等人齐齐惊呼出声,他们也彻底反应了过来。

    “林狐狸你果然是只狐狸。”齐珠玑终于抬起头来,鄙夷的看了林意一眼,“南天院汇聚南朝精粹,我们自然便是南朝修行界的将来,这些灵药本身采集了,不给我们用给谁用?更何况人吃了灵药,实力大进,杀敌和逃亡都厉害,灵药若是放在身上,身处险境,自己不吃,被敌人杀了便是落入北魏口袋。”

    “再者...”

    齐珠玑顿了顿,看了一眼谢随春等人,“要是有一株可以直接让我们黄芽直入命宫的灵药,我若是正好采到,我是忍不住不吃,难道你们会忍得住?”

    谢随春几人互相望望,心中也是都觉得,哪怕有军令不准服用,他们恐怕也会忍不住。

    这种修为提升的诱惑,实在太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