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眉山一带,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谢随春四人中平时最沉默寡言的任尚真此时出声,轻声道:“先前眉山一带被视为禁区,即便有些地方被确定有何种灵药出产,这些年宁州一带的药商也极少深入,究其原因有两点,一点是环境太过恶劣,真大肆深入去寻觅,恐怕十停的人只能回个三四停,他们自己都经不住这样的损失,钱财易得,修行者和有经验的采药人难得。另外一点是许多灵药都是要用特殊手段保存,太过深入,车马不通,出山快则六七日,慢则半月,那些灵药根本难以保存出来,不腐都已经灵气散失掉,没有什么作用。”

    “宁州一带...”林意顿时想到了那份自己还没有来得及看的眉山采药图。

    他也明白任尚真说的道理。

    这世上任何生意都将付出和回报。

    眉山之中有灵药举世皆知,但之前无论北魏还是南朝都并未将眉山一带视为主要灵药产区,便是因为无论是朝堂行为,还是那些权贵控制的药商行为,都是觉得不值。

    既然两朝疆域内都有很多地方产灵药,而且环境相对没有那么险恶,当然可以舍弃眉山这种地方。

    即便是宁州一带靠近眉山的药商,恐怕在整个眉山之中也是选择一些寻觅灵药难度较小的区域。

    宁凝给自己的这份地图上,恐怕有些区域连这些药商都并未派人进去过。

    “还有一点。”

    齐珠玑头也不抬,还在认真默记两本典籍的内容,却是出声说道:“灵荒已至,我们南朝疆域内绝大多数之前的灵山宝地已经变成凡地,绝大多数灵药开始枯死,但眉山本身在南朝边地,灵气由南向北消散,它那里本身消散得要慢一些,而且按照我的所知,眉山大多数山林都是异常茂密,锁住了水汽,形成毒瘴是一回事,但据说也同时锁住了大量灵气,有些区域的积郁灵气现象,甚至造成了许多灵气特别充沛的区域,现在的眉山恐怕也是如此,所以它现在反而一跃成为整个南朝灵药和灵气最充沛的地方。”

    “所以皇帝也很着急,才会将南天院的学生全部砸进去。”郦道源苦笑,“我们都进去,绝大多数当朝权贵的视线也都聚集在那里,许多家中的势力也都会朝着眉山倾斜。”

    “北蛮子也预见得早,他们不会放任我们吃这块肥肉。”几人越是分析得透彻,谢随春的脸色就越难看,“既然连南天院都给我们这样的典籍,便是认为我们之中有希望在眉山突飞猛进,成为如意境之上的修行者,所以我们之前的想法恐怕是大错特错,我们不会浅尝辄止,只是在眉山外围配合军方,而是一定会深入眉山。眉山深处那些灵药无法带出,当然谁觅到谁炼化。”

    “关键在于,北蛮子方面恐怕也是如此想法,他们同样陷于灵荒,灵气也在消散,只是略微慢一些,他们派军进山,当然也不是毁坏为主。”谢随春声音微寒,“恐怕他们派进去的年轻修行者也会很多,眉山的大小战阵里,修行者的数量恐怕会超过其余任何地方的征战。”

    “那不如彻底换个想法。”林意沉吟道:“先前我们想着是我们会和寻常时军方要求配备修行者一样配备,我们大多数人分配至不同军队,配合他们任务,但现在有可能是会有许多小股精锐配合我们,护送我们分别进入不同重要区域,护送我们采集灵药,护送我们炼化灵药。”

    “.......”

    一群人全部哑口无言。

    就连认真看书的齐珠玑都忍不住抬起头来,皱着眉头看着林意,“林狐狸你说的极有可能。所以这根本不是能带多少灵药出来,而是眉山一带的军队,到底能带多少如意境之上的新生修行者出来。”

    “如果运气好,有些人的修为速度会恐怖至极。”谢随春十分震撼,“可能最终会有人黄芽境和命宫境进去,但杀出血路,最终离开眉山时,可能会变成甚至如意境之上,承天境的强者。”

    齐珠玑呼出一口气,他自嘲的笑笑。

    这当然并非绝无可能。

    有些人若是运气好,发现的灵药足够惊人,或者连续发现灵药,并在征战中活下来,不断炼化,那当然修为的进境极其可怖。

    然而首先是要能够活下来。

    这样的乱地在他看来真是和实力无关,再聪明也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而是要靠运气。

    “乱世争雄,风险越大,际遇也越大。”

    林意心情澎湃,他和这些人的唏嘘不同,他父亲本身已成罪臣,他自己绝不甘于平凡,即便没有灵荒和这样的两朝交战,他也绝对不想在建康碌碌无为的渡过一生。

    他想要靠自己的力量,改变许多事情。

    “这些灵药和我有什么关系?”

    但接下来只是几个呼吸间,他却是黑了脸,一阵垂头丧气。

    别人修炼真元功法,在眉山得到的灵药越多,修为提升便是一日千里。

    但他修炼大俱罗功法,这些灵药对于他而言,就像是他对头家的妻妾,长得越是漂亮好看,他就越是生气。

    “天监五年生已经有人过了命宫境,天监四年、天监三年,或许就已经有人接近如意境,眉山之后,说不定就真的有出类拔萃者,便成为承天境的强者。”

    林意如此想着,顿时心头又被泼了一桶凉水,他的骄傲之意顿无。

    他之前的修炼进境也可以用一日千里来形容,然而即便依靠这样的进境,能否在眉山出来之后便拥有如意境之上的实力,他却心中无底。

    “你们先御舟?我想要运气疗伤。”

    林意越想越是觉得时间不够,他睁着眼睛说瞎话,想让谢随春等人多帮他划船,他可以多些时间修炼。

    “那是自然。”

    谢随春和郦道源异口同声,“林意你有伤在身,若是让你出力,恐怕加重伤势,你尽可休息疗伤,我们几人轮流便是。”

    林意又吃了些行军口粮,这才闭上眼睛修行。

    自从昨夜身体血液开始改变之后,他一顿的食量似乎并没有明显的增长,但是却更容易消化,似乎随时都能吃下不少东西。

    等他开始修行,他又有种觉得哪里不对的感觉,只是他自己依旧寻找不出症结所在。

    所有南天院学生的气力比一般的船夫都要大出许多,只是在控舟方面并无太多经验,一开始行舟时,速度虽快,但是惊呼声连连,很多扁舟晃动厉害,几欲翻船。

    许多人都开始觉得有些晕船,然而林意却是反而有种独特感受,晃动越是厉害,他体内鲜血便是忽上忽下,反而冲刷他的身体厉害。

    而且这江上有一种凉沁沁的水汽,他呼吸之间,便觉得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