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一连十余日,都在江上行走。

    此时已经是深春初夏,沿江大多数时候刮东南风,南天院的这一支舟群大多数时候都能扯足风帆,加上这些修行者轮流操浆划船,都已经到了巴郡境内。

    接下来的路线是从巴郡进入泸州,再至怀仁郡,便是真正到了眉山。

    按照这舟行速度,恐怕也就是十日左右的路程。

    如此算来,这水路速度比起旱路快马也相差无几,这些南天院学生也都已经隐然觉得,南天院费心思打造这样的铁皮舟,恐怕也是已经算准了这个季节的风向。

    巴郡和建康已经是属于南梁的两端,对于这个王朝而言,已经属于边陲之地,地貌和气候都已经有了巨大差距。

    此时舟行江上,已经是到处崇山峻岭,险山恶水,不像建康一带即便有山也是高不到哪里去,而且建康一带的山林给人的感觉是雨润风轻的钟秀,但这巴郡一带的山却是格外险峻,时不时变天,一场暴雨袭来也毫无征兆。

    两岸山林之中人迹已经罕至,偶尔山崖间才见些猎户的草庐,野兽出没,猿声都比人声多,连山间砍柴的樵夫都极少,更不用说农户和渔夫。

    连绵的险山峻岭便形成了诸多山谷、盆地,到处都是白色浓雾,不用到夜间,只是平时建康城里南天院暮鼓前半个时辰,这边山林雾气升腾遮住阳光,加上两岸倒影分外幽暗,便已经入了夜一般。

    日间即便是江上行船,除非是在山谷豁口,山风才清爽,否则便是已经有些湿热难言,到了夜间,山中寒气顺着山坡流淌而下,却是气温骤降,日间和夜间温差极大。

    湿热瘴气,加上温差急剧变化,便容易令人致病。

    再过十余日真正到了眉山,恐怕已经彻底脱了春,入了夏,气候便更加令人头疼。

    在这过往十余日里,谢随春等人对林意极力巴结,果然连一日都没有让林意操浆划舟,甚至时不时乘着休憩时,在岸边帮林意煮上一锅沸水,让林意可以彻底调匀行军口粮。

    林意乐得“养伤”,十余日的连续修行下来,他将无漏金身法彻底掌控得纯熟,连控皮肉都已经不用刻意闭塞毛孔,修行时汗液自然排出,带出体内污秽和杂质,但五谷之气和其余有益元气,却自然融入鲜血之中。

    他体内的内伤已经全部消失,在他的感知里,他浑身的骨骼都变得强韧不少,甚至给他自己一种晶莹剔透,鲜血进出无碍的感觉。

    他的鲜血明显沉重了不少,但是并不粘稠,在体内流淌速度反而更快。

    现在行军人多眼杂,他还没有刻意试力,他怕引起不必要的猜测和麻烦,但是红龙银鲨手镯的重量和相互之间的吸引力,对他现在而言已经轻了许多。

    他可以肯定,自己现在的力量已经超过当时的黑蛇王。

    除了力量增强之外,他现在浑身精力澎湃,身体仿佛有取之不竭用之不尽的精气神,而且他的感官也变得更加敏锐。

    他的视力和嗅觉都增强了不少。

    这点让他甚至很不习惯,在他用力吸气的时候,往往能够嗅到很多平时闻不到的味道,让他鼻翼微痒,忍不住大打喷嚏。

    只是那种哪里有些不对的感觉还是一直萦绕在他心头。

    他自己始终没有找到症结所在。

    又过了数日,已经进入泸州境内,他自己没有感觉出来,萧素心却是在休憩时忍不住轻声问道:“林意,你内伤还未复?”

    “为什么你会这么问?”林意有些惊奇。

    萧素心微蹙着眉头,她看着林意,心情有些复杂,“这些时日你修行时,气息很不稳,有时候呼吸微弱,甚至会偶尔断上片刻。”

    “有这回事?”林意大吃一惊。

    “你自己毫无感觉?”萧素心震惊的看着他。她也觉得林意气色很好,不像伤势变得严重,但越是如此,便越是证实她心中的不祥预感。

    这有可能是林意的修行出了问题。

    修行的问题,便是比身体的伤势更严重的问题。

    “放心,不会像你想象的那样,我修炼的不是什么邪门功法,不会是那种燃尽一时的油尽灯枯。”林意看出了她的担忧,认真解释了一句,但是他的眉头却是不自觉的深深皱起。

    他直觉自己感觉到的不对和这有关。

    呼吸微弱,甚至断绝?

    林意疑惑,按他一贯的认知,任何呼吸吐纳法熟练之后,即便是在冥思忘我之中,也便自然循环往复,一丝都不会错。

    呼吸断绝,真是只有那种受伤、重病,或者是太过肥胖影响呼吸的人才会出现。

    他不自觉的试了试屏息。

    舟侧水声哗啦,他屏住呼吸,很自然的有种在水中窒息的感觉。

    “怎么会这样?”

    林意很快震惊的瞪大了眼睛。

    他屏息的时间甚至超过了他的想象,但是他的身体却还未出现那种很难受的感觉,似乎还能坚持。

    他察觉自己屏息时间越久,只是身体里面的血液流淌速度变得更缓。

    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变得更凉了一些,但除此之外,暂且还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

    “等到了眉山,我再试试到底如何。”

    林意生怕太过引人注意,所以他没有再刻意坚持,开始大口喘气。

    “这难道便是所谓的内息?但这和真元功法的内息也似乎不一样。”

    他埋头苦思。

    许多典籍上都有记载“内息”的说法,但真元功法的内息,却是修炼到十分强大的修行者,依靠真元或是身体的许多窍位来捕捉天地元气,相当于是另外一种方式的呼吸。

    但他这种“内息”却似乎类似于冬眠,似乎蛇虫越冬时,将身体的消耗降低下来。

    但按理而言,他生机越是旺盛,有着足够食物补充,气血活动便应该更加旺盛,这样才能让他的肉身变得更加强横。

    这种自然的“内息”反应,在他这大俱罗修行之路上,算是正常还是不正常?

    当今世上,除了他之外,没有修行者在走这条路,所以没有人能给他答案。

    “到了眉山,等我单独一人或者和萧素心独处时,我试试屏息到极致会有什么感觉,或许就能推断出原因。”

    林意直觉没有大碍,恐怕只是这修行到某个阶段,自然会产生的反应,但是自己还是不免有些担心,暗中对萧素心说好,若是发现自己修行时,有长时间断绝呼吸的情形,便要将他弄醒。

    在他未找出原因之前,他宁愿修行被打断,修行慢一些,这样会更稳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