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平天策 > 第八十九章 情深义重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482/144309.html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这座银矿其实已经不能算是眉山的外围,春衣江也只是外面大江的一条支流。

    不去怀仁郡的大军军营,而直接进入眉山,绝大多数南天院天监六年生心中更是忐忑。

    林意现在感知大为提升,这码头上已经得知他们要到来而等待着的这两名将领的对话,他却是隐约听清楚了。

    这名年迈将领的话语,让他也是新生感慨。

    对于边军的将领而言,的确只能想如何运用眼前的兵力,尽可能打赢眼前的战斗,至于战争之后,谁去分得那些利益,他们却无法和不能去多想。

    对于那些高座庙堂之上的权贵而言,数万数十万的军队也只不过是数字。

    但这些前线的将领,他们看到的却是一名名的军士,一条条鲜活的生命。

    “萧将军!”

    “吕将军!”

    这些扁舟一靠岸,游击军便和这些边军见礼,十分热络,显然都是旧识。

    “看来说不定都是皇帝老子的旧部。”

    看着这些老军的样子,谢随春和骊道源两人都是心中发凉。

    若真是如此,那就是和这些游击军一样,是谁的面子都不会给。

    “林意,谁是林意?”

    也就在这时,林意还在观察着周围的景物,那名青年军官便已经直接声音微冷的喝道。

    林意一愣。

    周围同窗的目光也齐刷刷的落在他的身上。

    “你就是林意?”这名青年军官顿时皱了皱眉头,看了出来。

    “我是林意。”林意点了点头。

    “随我来。”

    这名青年军官对他没有好气,直接转身在前面带路。

    林意和萧素心、齐珠玑互望了一眼,都是心中疑惑,但林意此时也不好多问,先快步跟了上去。

    “我听闻你的父亲是前朝车骑将军,但那也已经是前朝的事情。”这名青年军官沿着木栈道走到这群吊脚楼中部一间,站在门口推门时,却是转头冷淡的说了一句,“按理而言,你的所有这些同窗,都是当朝权贵,家中势力不凡,但你倒是比他们本事还大,你还未至,有东西倒是送了过来。”

    “有东西送了过来?”

    林意顿时愣住,“什么东西。”

    这名青年将领显然这半月等得烦躁,心中极为不快,他也不回答林意的话语,只是冷笑一声走进屋中,朝着林意丢出一物。

    “这是?”

    林意接住,这是一个布包,并不大,他打开一看,却发现只是两个木盒,还未打开木盒,他就嗅到了有种蜡质的气息,便知道内里是蜡丸。

    即便是蜡丸,他此时嗅觉灵敏,依旧感到了丝丝的药气。

    这药气和寻常灵药不同,十分刺鼻,甚至带着一种血腥气。

    “一盒是龙血丹,一盒是灯枯丹,这两种药物分别是我朝和北蛮子的顶级虎狼丹药,若不到拼命时,不要服用。”这名青年将领虽然语气不善,但还是直接说出了这两个木盒之中的内容。

    “龙血丹和灯枯丹?”

    林意顿时反应过来,“这是廖玉家中送来的药物?”

    “我不知道你所说廖玉是谁,但能够知晓我们所在位置,这么快送来药物的,无非只有宁州刺史宁泽焘。”青年将领冷笑道。

    林意顿时完全明白。

    他当天和廖玉说过这些药物,而廖玉说会安排家中尽快送来,但在这眉山一带,却是宁家势力最大,看来廖玉是私下和宁凝说了,两家合力,这才将这种药物送到了这里。

    这名青年将领显然是极为厌恶权贵的特权,所以对自己态度才会如此的不善。

    “你且在此停留,今夜还有人要见你。”

    然而令他怎么都没有想到的是,青年将领的语气更加厌恶,又说了这一句。

    “还有人要见我,是谁?”

    林意越发摸不着头脑,但是他转瞬也听出了青年将领的话外音,马上吃了一惊,“我的其余同窗呢?”

    “他们今夜就会走。”

    青年将领对其余人显然也没有什么好感,直接道:“今夜就会编入不同军中,进眉山深处。”

    “马上就走?”

    “现在就随军….”

    也就在此时,林意听到了码头附近一片喧哗声。

    这些横穿了整个南朝终于到达这里的年轻修行者们,都听到了令他们震惊和紧张的军令,他们马上便要分散,编入不同军中,而且会马上出发,进入眉山深处。

    “谢随春、骊道源,随我来。”

    一名低阶将领和数名军士到了谢随春等人的面前。

    很快许多人发觉,在南天院的编组似乎也无效,有些军士带走不过一人,有些军士带走却是三四人。

    “我们去哪里?”

    “你们是什么军?”

    “我们怎么可能先走就走?”

    谢随春和骊道源的脸色都是难看到了极点,他们所想的都是一样,万一能在这多逗留几日,恐怕家中就会有安排。

    “噤声,家中自有安排。”

    但就在这时,那名带着他们的将领却是已经压低了声音,在他们耳侧说了一句。

    两人何等聪明,顿时闭口。

    ……

    “我只是受命行事,如何知道是谁要见你。”青年将领冷笑一声。

    “那齐珠玑和萧素心呢?”林意看着下方港口已经有不少人被带离,顿时忍不住问道。

    “齐珠玑。”

    在林意问这句话时,港口之中已经有一名将领在喊齐珠玑的名字。

    “他们两个呢?”

    和别人不同,齐珠玑在所有这些南天院同窗之中,是最为镇定自若的一个,他看着走到自己面前的将领,没有动步,却是点了点身侧的萧素心和上方吊脚楼群中的林意,问道。

    “这我不知道。”这名将领回答简单,但对他语气却是客气。

    “那我也不走。”齐珠玑看了一眼林意,竟是不看这名将领的脸色。

    “这我恐怕无法…”

    “你去问他,他自然会帮你想办法。”齐珠玑看了一眼这名将领,又点了点先前那名年迈的将领。

    这名将领眼中有惊讶的神色闪过,但也不多言,朝着那名年迈将领走了过去。

    只是悄声说了几句,这名将领便远远的对着齐珠玑点了点头。

    不只是齐珠玑,连萧素心也似乎被遗忘了,没有人过来喊她的名字。

    “你们齐家有这么厉害?”萧素心不可置信,轻声的问道,“这里的老军似乎也是雍州军中的铁狼军?他们怎么可能卖你的面子。”

    “那人叫吕骑山,但他年轻时没有骑得了山,却骑了我一个小姨。”齐珠玑面不改色,嘴唇微动,“我小时候他还带着我去抓过鸟,你说我们什么关系?”

    “他正好是你的姨夫?”萧素心听明白了。

    “算是也不是。”齐珠玑声音略微冷淡,“我那小姨命不好,和他去了一趟边塞就染了风寒,后来又难产,这条命其实也算是一半丧在了他手里,后来他命好,正好是成了萧衍的部将,我家小姨和他的这层关系倒是过去日久,没有多少人知道,但这终究是他欠我们家的。”

    萧素心有些恻然,看着那名显得很苍老的将领,忍不住道:“那他看来对你小姨也是情深义重。”

    “那不是正常?”

    齐珠玑扭头不去看吕骑山,冷笑道:“我小姨当年是出了名的美人,就是不知道被他灌了什么迷魂汤。”

    “看来你挺记恨他,看来你幼时也特别喜欢你这个小姨,你对你小姨也是情深义重。”萧素心却是忍不住微微一笑。

    “萧素心,什么情深义重,你什么时候开始也和林意一样乱用词!”齐珠玑顿时大怒。

    “看来你们这些人本事倒是不小。”

    此时,在上方的青年将领也已经看到齐珠玑和萧素心留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