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平天策 > 第九十六章 半圣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482/144316.html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咚!”“咚!”“咚!”

    转瞬又是三声闷响,间隔时间很短,声音似乎并不算大,但是有种分外沉闷和穿透的感觉,莫名让人心慌。

    林意飞快冲跃,冲上上方山坡,他即便背负着沉重的鹿皮袋也身手敏捷,如猿猴一般攀爬到一株大树上。

    然而也就在这一刹那,狂风袭来,树木都剧烈晃动。

    林意反应得快,牢牢抓住附近树干,这才没有跌落下来。

    距离他至少也有五六里出的一片密林中,有两道炽烈的光芒在闪耀,在极速的穿梭。

    林意一阵惊悚。

    那分明是两道剑光,而且是飞剑。

    “咚!”

    又是一击,两柄飞剑相击,又是发出沉闷响声。

    林意心中凛然,他看到那片山林之中的树木瞬间被激碎许多,狂风有如龙卷般往外席卷。许多碎枝随着狂风往外如下雨般乱洒,就算是在黑夜之中都可以看到。

    飞剑是轻灵之物,两者互击却是发出如此声音,如此惊人的力量,便是远观,都可以感受得到那种可怕。

    “神念境!”

    林意呼吸都已经停顿,这绝对不止是承天境的修行者,至少到了神念境!

    只有到了神念境的修行者,真元凝聚如同拙石,互相撞击才会发出如此的声音,才会拥有这么可怕的威势。

    世间能感气成为修行者的人原本就稀少,其中绝大多数修行者从黄芽境到命宫境就需八到十年,命宫境到如意境更是二十年之上,如意境到承天境,时间又不止倍计。

    所以世间绝大多数修行者修到承天境时便已古稀,再也没有时间突破到神念境。

    承天之上的神念、入圣、妙真、神惑,人数都是极其的稀少。

    即便是他的父亲林望北,当年已经是军方巨头之一,也只不过到了承天中阶的修为,当时他父亲统御的七万边军中,也只不过两位神念修行者供奉。

    那些南天院的教习大多都已经是修行进境奇快的天才人物,也不过在中年前修到承天境。

    在修行者的世界里,按照古往今来的习惯,修到入圣境的修行者,便被称为“亚圣”,若是修到妙真境,便已被称为“圣者”。

    在六年前雍州军兵变,旧朝新朝更替时,抛开北魏不计,整个南方,修到妙真境之上的“圣者”也不过三人,被称为南方三圣。

    这南方三圣对于寻常修行者的世界,根本便是高高在上,无法触摸,甚至绝大多数人只知道这三人的存在,但具体姓名都根本不知道。

    林意在齐天学院藏书楼里遇见的瘦高老人是神惑境之上,必定便是那三圣之一,但是到底是何人,有什么来历,林意也是根本不可能知道。

    神念境的修行者也多被称为“半圣”,若非自己是显赫权贵,便是一方镇守,大军中都是基石一般的人物。

    低阶修行者和神念境修行者的差距实在太大,有如狸猫和巨象的差别,以林意此时的实力,若是遇到如意境可能还有一搏之力,遇到承天境或许还能侥幸逃脱,但是遇到这种神念境的修行者,便恐怕连丝毫还手之力都没有,连逃跑都跑不掉。

    “这也不像是新生的神念境修行者,而是在进入眉山之前就已经是神念境的半圣,否则激斗起来对真元控制也不可能如此顺畅随意。”

    “咚!”“咚!”“咚!”......

    天地间如同有神鼓在不断的锤响,那两名神念境的修行者如同两头巨大的荒古蛮兽在山林中肆虐,狂风不断,甚至卷动了周围山谷间沉寂不动的瘴气。

    一股股色泽怪异的瘴气如同毒龙一般,从许多林间深处卷出来。

    “......”

    林意哪里还敢过去观战,光是这些瘴气都让他心中发毛。

    他将背上鹿皮袋先卸了下来,卡在树上一处,接着他往树上高处爬去,好歹那些瘴气大多沉重,积在林间下方,他爬到接近树梢处,便顿时觉得浑身舒畅许多。

    突然之间,那片山林之中一声厉啸,一道剑光有如发狂,在林间形成了一个剑轮,瞬间硬生生斩断了周围一圈树木,任何粗细的树木都不能幸免。

    与此同时,另外一道剑光却是往后一缩,悄然往后飘飞。

    在下一刻,两道剑光全部消失,唯有狂风还在山林中呼啸而出。

    “分出胜负了?”

    林意等了数十个呼吸的时间,再也没有动静。

    但是他也不敢马上赶去看看,毕竟若是不巧,获胜的是北魏的半圣,而且又正巧被发现的话,那便是后悔也来不及。

    足足又等了一盏茶的时间,林意这才悄然下树,背起鹿皮袋,朝着那处山林前行。

    他小心谨慎,不停的嗅着空气里的气味。

    一路大多都是下坡路,他走得不慢,很快接近了那两名半圣的战斗之地。

    突然之间,他嗅到一股血腥味,其中还混杂着一种奇特的幽兰香气。

    他的头皮一下发炸,呼吸彻底停顿,连一只脚都已经提在空中,却愣是不敢落足。

    他从林木的间隙里,看到林中一片区域已经全部都是碎木和一圈往外倒塌的树木。

    其中有一名修行者横卧在地,一道可怖的剑伤直接将那名修行者的前胸到后背全部撕裂洞开,内里脏器都已经粉碎,显然是已经生机全无。

    这名死去的修行者身穿普通黑色布衣,看不出是南朝还是北魏的修行者,但此时另外一名获胜的修行者竟然还未离开!

    那名修行者斜靠在一株被拦腰切断的大树跌坐,他的左边半边身体全是鲜血,左臂齐肘而断。

    但是这名修行者身穿的衣衫是半衣半皮甲,窄袖窄裤,分明就是北魏修行者的衣饰。

    这名修行者手臂上的鲜血已止住,但此时却是紧闭双目,胸膛有节奏的起伏,而且浑身肌肤都有些莫名的赤红,有微小的气流如细蛇一般在肌肤下涌动,他明显是在全力炼化什么灵药。

    林意屏息,他不敢有任何动作,尽可能不发出任何声音,隐匿在这片林中。

    这种修行者即便是重伤,即便是在冥思修行之中,也不是他这种级别的修行者所能偷袭。

    林意的一生中经历过许多等待,但是这次的等待却比当年等待他父亲的消息还要难熬,他之前根本没有接触过这种神念境的修行者,根本不知道对方的感知会到如何的地步。

    若是这北魏的神念境修行者醒来就发现他的存在,那他恐怕真是死得冤屈到了极点。

    他完全屏息,进入内息状态,血液的流动也变得缓慢,肌肤渐渐发冷,但是他的感知,却反而变得更加敏锐。

    也只是不到一炷香的时间,那名北魏修行者噗的一声,吐出一口逆血,接着便站了起来。

    在站起的刹那,林意的心脏便差点抑制不住的剧烈跳动起来。

    这名北魏修行者身上的真元涌动,一股可怕的气息有如实质般往外扩散。

    “若不是我们北魏有此物,让我先发现了你的存在,先偷袭令你受伤,这一战死的便是我。”

    “李青冥,这战我赢得不光彩,但这是两朝大战,并非修行者较技。”

    那名北魏修行者走到死去的修行者身前,十分感慨,语音果然是浓重的北魏口音。

    他却是并非发现林意,说了这两句,便俯下身去,将北魏修行者掉落在地上的飞剑和身上的行囊收好。在接下来的一刹那,这名北魏修行者取出一块黑色方盘,看了看,身影一闪,便是消失在这林间。

    “李青冥,这名我朝修行者是叫李青冥?”

    “他这话什么意思,难道北魏有什么东西,可以感知其他修行者的存在?”等到这名北魏修行者离开,林意有种劫后余生的虚脱之感,若不是他无漏金身修炼法已经极为纯熟,否则此时必定一身虚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