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修行者的真元内蕴于体内,除非是修行者大量动用真元,真元剧烈喷涌,否则很少有气息波动。

    就如方才这两名神念境的修行者交手时是惊天动地,但是林意靠近到这两名修行者只有数百步的区域,都根本没有发现那名呼吸吐纳的北魏修行者,直至直接看见。

    越是强大的修行者,越是能够隐匿真元气息,他在齐天学院藏书楼见到那名神惑之上的瘦高老人时,便根本没有感觉到可怕的力量,根本都没有觉得对方身上有什么可怖的真元气息波动。

    甚至连这名北魏修行者离开时,身影如风,想必是绝对动用了真元,但是他也没有察觉到什么明显的特殊气息波动。

    若是北魏真有什么东西可以感应到修行者的存在,那对于南朝的修行者而言,就是灭顶之灾,简直就像是被人暗中捕猎。

    这种可能让林意越想越是寒心。

    他想到自己没有被发现,很有可能是自己内息,另外一点则在于,他体内现在已经没有任何真元残余。

    林意深吸了一口气。

    即便这只是他从那短短的两句自语中得到的推测,但在他看来,那名北魏神念境修行者的话语,便已经蕴含了极大的可能,这已经是极为重要的军情。

    也就是说,从此时开始,他的命已经比从那处银矿出发时更为重要。

    林意慢慢的站了起来,他看着林间地上那名南朝修行者的遗体,一瞬间想到了很多地方,很多人,包括他的父母,包括萧淑霏,包括陈宝宝和石憧等人。

    若说前面发现的培元朱果让他更加认清了眉山这种灵药产地的出产和两朝争夺的意义,那现在这两名神念境的厮杀和真正的死亡,则是让他更加深切的明白了什么叫做有史以来修行者最密集的战场。

    这里真的会有很多修行者。

    而且很多都会比他想象的还要强大。

    而且不经意之间,就会无限接近于死亡。

    在刚刚那名神念境修行者醒来的一刹那,他感到了孤独。

    然而若是孤独的被抛在这样的一个战场,是他改变不了的命运,他也必须有勇气,去改变这样的命运。

    林意摇了摇头,他的面容坚毅起来,朝着前方林间那名修行者的遗体走去。

    对于整个南朝军方而言,他是个绝对的新军,毫无地位可言。

    他的推测,完全不能令军方相信是可靠的军情。

    所以他必须获得一些信物,让上峰的将领觉得这件事情更加可信。

    比如他首先必须得让人相信,他亲身经历了两名神念境修行者的战斗,见到了一名南朝半圣的死去。

    这地方动静太大,并不安全,可能很快就会有别的修行者接近。

    所以他的动作很快。

    这名修行者的随身行囊已经全部被那名北魏修行者取走,他在这名修行者的袖中摸索,也是一无所获。

    但在将这名修行者翻身过来时,他却是在这名修行者的腰侧发现了一枚墨玉玉符。

    林意收起了这枚墨玉玉符,又仔细的看了这名修行者的面目,记住了特征。

    然后他迅速离开。

    ......

    黑暗的山林,粘稠湿热得令人有些恶心的空气,孤独穿行的身影。

    林意并没有改变既定的路线,他行走的也不算快。

    在这种情形之下,慌乱便平添遭遇危险的几率,而且按照他目前的情形,似乎随便朝着伸手不见五指的阴影处一朵,屏息内息,或许真的没有人能够察觉到他的存在。

    然而这样的山林里,危险似乎并不只是修行者和毒瘴。

    林意嗅到了一丝独特的腥臭气息。

    他停了下来,很快他听到了重物移动,折断树枝的声音,然后他听到了兽吼声,片刻之后,移动声越来越远,终于消失。

    这是一头不知名的巨兽。

    不像是虎,很有可能是熊或是其余他未见识过的野兽。

    有些野兽身重达千斤,凶性大发起来,便是他现在也未必是对手。

    在宁凝给他的灵药推测分布图里,也有许多标注为最好不要轻易进入的区域,那些区域里除了一些毒瘴无药可解之外,最大的隐患便来自于这些野兽。

    强大的野兽都有领地意识,很多兽类活动都有固定区域,但它们原本便是这片山林的主人,大量的修行者的进入,却是会打扰这里面原有的秩序,这些兽类也会不按平时的习惯而行。

    “轰!”“轰!”“轰!”

    突然之间,林意又听到巨大的轰鸣。

    但是这声音隔得很远,就像是远处在打雷,甚至连具体方位都听不清楚,也没有什么狂风随之而来。

    但这种巨大的轰鸣,明显是恐怖的威能在冲撞,给他的感觉交手的双方恐怕也是那种半圣级人物。

    也就隔了片刻,西侧远方的山林中火光迸射,有巨大的狼烟燃起,有许多凄厉的破空声,有些应该是箭矢,有些却更加尖利,似乎是修行者的飞剑。

    那处地方交战的人似乎不少,甚至隐隐约约有杀声传来。

    无独有偶,东南侧的一处高峰上,也是出现了一道道火光,却是有人在往上射出火箭,先是一点微亮的火光,接下来数个呼吸间,却是在天空上一炸,散出一蓬微蓝色的火焰,在黑夜之中十分显眼。

    “是北魏的人在呼援!”

    林意认识,那种火箭是北魏的军队配备的磷火箭,专门用于联络和求援,类似狼烟。

    越往眉山深处,平时越是人迹罕至的地方,现在却似乎越是战斗激烈。

    林意凝立片刻,又忍不住轻轻的摇了摇头。

    对于眉山而言,他们所有这些南天院的学生,已经属于是晚到者。

    很多地方,应该已经是爆发了很多次交战。

    林意很想去那些地方,即便危险,然而越是确定连神念境的修行者都不能轻易发现自己之后,他便越是觉得自己在这种黑夜战场之中会很有用处。

    那名南朝修行者的死去并没有让他觉得特别惊恐,只是反而让他觉得,有同胞在那里拼命死战,他便不能袖手旁观,因为生怕危险而不去。

    他想到了当年他的父亲对他说过的话。

    很多人其实进入军队时都很胆怯,很多人文弱,很多人自私,很想别人把军功让他,别人战死他却能好好的活着,然而往往过去不久,这些人便彻底变化。

    因为很少有人能够见到自己的同胞战死还能无动于衷,绝大多数人当看到平时和自己一起操练一起生活的人死在敌人的手中,他们都会眼红,都会发狂。

    只是林意现在不能去。

    因为他现在已经有军令在身,他已经是铁策军的一员。

    听着山林间隐隐传来的杀声,林意继续穿入前方的夜色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