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平天策 > 第两百十九章 她的名字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482/144318.html
    感知着那些毒素的消失,感知着林意体内传来的那种年轻而又旺盛到极点的活力,黄秋棠便明白自己从死亡的边缘硬生生被拉了回来。

    只是她很快从林意的身上嗅到了那种熟悉的毒素味道,然后她眼中的感慨尽数化为震撼之意。

    那些理应在林意血肉之中拉锯,消耗着林意体内气血的毒素,竟然被林意用某种可怕的手段,直接逼出了体外!

    这和真元无关。

    对于她这种药师而言,林意的肉身就像是已经进行了一次超凡的进阶。

    这种进阶,使得他的整个肉身之间自有一种天然的法则,这种法则让他的肉身变得更为强大,让他很自然的去剔除外界而来的不利元气。

    按照真元修为,她并不算强大的修行者,然而对于药理的研究,却让她对一名修行者除却真元之外的肉身有着更精准的判断。

    此时的状况对于她而言十分清晰,那些真元强大的修行者,在她看来是不断从周身天地间汲取更强大的力量,这依旧是在从天地间不断借用更强大的工具,然而林意却是从自己的身体本身在不断的挖掘着最本源的力量,并不断的将这种力量的潜力挖掘出来。

    她和林意接触的时间太短,当然不知道林意走了大俱罗之路,而且算得上是南天三圣之中两位圣者的关门弟子。但按照她的所知,她可以肯定的是,整个南天院也似乎没有这样的修行功法。

    溪水的流淌声中出现了一丝异音。

    还处在深深震撼之中的黄秋棠不可置信的转过头去,她的心中再次涌起不可思议的情绪。

    今日里不可思议的事情实在太多。

    脱石散的药力在整个修行界早有定论,除了北魏皇室特制的解药之外,任何修行者都不可能化解这种药力,因为脱石散的药力不只是针对血肉,同时针对真元和感知。

    能够提前化解一些脱石散的药力,便只存在两种可能,一种便是像林意这种,他的肉身和寻常修行者相比,如同脱胎换骨,截然不同。还有一种可能,便是此人的真元异变,和整个修行者世界的真元都有着明显的区别。

    这两种可能似乎完全不存在。

    然而今日里,她却全部都见到了。

    她看到王平央正在提前醒来。

    王平央的体内明显有真元气息流淌,而且他的肉身生机明显不如林意强大,所以,王平央便应该是那种同样令人难以理解的后者。

    她的心中有无数疑问,只是这些事关这两名年轻修行者的修行之谜,这必须在对方想要告知她的情形之下,才可以去深究。

    她也知道此时的林意心中应有许多疑问,所以她缓缓的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然后轻声的对林意说道,“是元燕。”

    “元燕?”

    林意愕然的看着这名妇人,有些不明白她的意思。

    “元燕就是卫清涟,卫清涟就是元燕,元燕就是大名鼎鼎的北魏长公主,传说中那名勾引了北魏先帝的魔女之女,北魏最新的将星。”黄秋棠看着这名阳光而简单的年轻人,说道。

    林意完全愣住,他只觉得自己在听某种和自己完全无关的故事,而且十分荒谬。

    然而不可遏制,他的心中掀起了轩然大波。

    “怎么可能。”

    这四个字几乎是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

    “我也没有想到,我原以为她是魔宗手下的修行者,却没有想到那传闻之中铁血和冷酷无情的北魏长公主,竟是如此模样。”黄秋棠看着林意,眼神无比的复杂,她此时其实真正最想说的是,“我也没有想到,那名传说中的北魏长公主,竟然会对你如此。”

    这些人太过年轻,所以看不到很多压抑着的情绪,也看不到很多隐藏在心中深处的情感。

    然而她看得见,她明白。

    像元燕这样身份的人,会做出这样的选择,会在离开时有那样的心情,便只能说明林意在她的心目中,其实已然太过重要。

    林意张开了口,想要说话。

    然而看着她的眼神,一时却根本说不出话来。

    他的脑海之中一片空白,甚至是前所未有的恍惚。

    他还是不想相信,只是心中却有一个清晰的声音在提醒着他,这名妇人并不是开玩笑,而且过往的许多片段逐一浮上心头,也让他知道,若是她真是北魏长公主,那一切便都很好解释。

    她的那些学识,那些远超一般年轻修行者的手段。

    “何以确定?”

    他深深了吸了口气,看着那抹已经消失的气机所在,那应该是元燕离开的方位,然后不自觉的握了握拳,轻声问道。

    “脱石散,据我所知,整个北魏包括她在内,只有三个人的体内埋有脱石散。”黄秋棠看着林意说道,她很能理解林意此时的心情。

    林意再次沉默下来。

    三个人…那自然便是北魏皇帝,北魏皇太后和这名传说中的北魏长公主。

    他此时都不知自己到底是何等的心情,口中莫名的苦涩起来,然后不自觉的问了一句,“她走了?”

    这不算是什么问题。

    黄秋棠也知道林意心中自有答案,所以她只是温和的看着他,没有说话。

    “发生了什么事情?”

    王平央的声音响了起来。

    这名建康的修行天才已经恢复清醒,然而回想方才那一瞬间便失去对自己身体和意识控制,如同落入永恒死亡的感觉,他还是心悸难安。

    “所以她应该是知道你无法回到北魏,担心你被我南朝所用,再加上我们马上要和南天院的教习会合,她生怕自己的真正身份败露,所以才在这里发难,想要将你毒杀,迅速离开。”黄秋棠并未来得及回答,因为此时林意的声音已经响了起来。

    黄秋棠看着林意,眼睛里充满赞赏,这名年轻的修行者不只是强大而充满那种令人觉得光明的活力,他还极为聪明。

    她点了点头,却道:“她应该不是担心我被南朝所用,而是担心我再落在魔宗的手中。”

    “魔宗?”

    听到这个字眼,林意只是眉头一跳,然而正在走来的王平央的心中,却是瞬间掀起惊天骇浪。

    林意又沉默了片刻。

    他说服自己接受卫清涟便是元燕的事实,但同样,他心中并未憎恨这名隐瞒了自己身份的北魏长公主。

    “是因为魔宗,你才逃到宁州?”他很快抓住了关键,问道。

    黄秋棠忍不住笑了起来。

    “我刚刚才解释过这些…现在这些我可以慢慢解释,只是我觉得最关键的在于,你现在知道了她是元燕。北魏长公主就在这片山林之中逃亡,你想怎么办?”她缓缓的说着,然后收敛了笑容,看着林意,认真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