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平天策 > 第一百章 阵中的少女(第三更)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482/144321.html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清晨的谷地,笼罩着淡淡的微光。

    一些叶尖上的露珠折射着五颜六色的光泽,略做休憩的林意在此时睁开眼睛。

    悬崖的那头吹来些微风,打湿了他的脸庞。

    一夜的跋涉没有对他的体力造成任何的影响,他负重而行,甚至有种气力增长的感觉,但是他腹中却是又已经空空如也。

    他接了些山水,开始慢慢的吃行军口粮。

    他在等待着素未谋面的一支铁策军。

    人数不明。

    军令所向不明。

    甚至那支铁策军会不会到来也不明。

    既然连神念境的修行者都有可能死去,那在这片山林里,便谁都有可能死去。

    ……

    他不知道的是,就在距离他不到五十里处的一片林地里,此时便停留着上百名北魏的军士和修行者。

    这片林地里有几株很大的花树,虽然不是灵花,但是此时却正在花开,不只树上的花瓣重重叠叠,如霞似锦,就连地上都落了厚厚一层。

    这样的美景连建康城里都没有,只有可能存在于建康城的名画师的想象里和画卷里。

    绝美的花树和铺面地面的花瓣,甚至冲淡了这上百名北魏军士和修行者身上的肃杀气息。

    所有这些军士和修行者都身穿着黑色的甲衣,这些甲衣似乎都是特制,十分轻薄柔软,但皮质看上去很坚韧,而且在一些致命的部位,还明显内衬着其他材质。

    北魏对于审美似乎没有太大的要求,他们最关心的一直是是否实用。

    即便北魏这数十年来其实已经向南方学习了很多,包括生活起居,包括穿衣习惯,甚至包括一些礼仪。

    然而这种学习并未获得南方王朝的认可。

    在南方王朝的潜意识里,北魏即便强盛如此,但大多数疆域在百年之前甚至都是一些只知道吃风干肉的游牧和游猎部落,他们的衣衫都似乎只是很胡乱的将足够保暖的毛皮往身上堆。

    尤其已经经历数朝繁华的建康城,那些富商权贵们,连吃食都要摆盘精细,都要雕出个花来,一道寻常的冷切羊肉甚至都要经过数道不同的方法腌制。在这些人看来,即便是北魏的名流们,也自然是蛮子。

    只是真的如此吗?

    那些在暖阳午后喝得微醉,提笔随书的建康文士们,未必见过真正的北魏大城,未必见过北魏名士们的风月,又或者是,即便知道一些,但心中也不愿意承认北方的这些蛮子们,在很多方面已经追赶上南方。

    这上百名北魏军士和修行者身上的甲衣上的纹饰便很美,也是层层的繁花。

    有些部位是为了增强牢靠的程度,有些地方却是为了透气。

    花瓣和花瓣之间,在行走之时会流淌出甲内的热量和湿气。

    这种纹饰很实用,而且很美观。

    即便在整个南朝,也很少有堪于此媲美的轻甲,而能够身穿这样甲衣的,都绝非寻常的军士和修行者。

    团坐在这林间暂时休憩的这些北魏人里,有许多人的神情沉静,丝毫不见任何的疲惫之意,甚至有种泰然自若,丝毫没有感觉危险存在的气度。

    普通黄芽境和命宫境的修行者,不太可能会有这样的气度。

    然而这些军士和修行者簇拥着的中心地带,坐着的却是一名少女。

    这名少女和他们身穿一样的黑甲,但和所有人不同的是,其余人全部席地而坐,但是她却有一张椅子。

    这椅子也只是普通的木椅,垫着柔软的兽皮,而且并不高大,但在这种地方,却显得奢侈,甚至有些荒谬。

    这名少女的年纪看似比林意略大,眉目如画,甚是美丽,然而不知为何,却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她的神情其实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

    而且她安坐在椅子上,也没有任何的不安,很理所当然。

    她镇得住。

    在晨光里,她在翻看着一本名册,很自然,就像是在自己家中的花园里一般。

    “在倪云珊和厉末笑里,你猜我下一个会选择谁。”

    她突然抬起头来,笑了起来,只是她的笑容里都有种高高在上的冷漠味道。她笑着问身旁的一名中年男子。

    这名黑甲中年男子完全是北魏的装束,甚至完全是北魏边地的仪态,他的头发都和北魏边地的一些部落一样,用各色绣着经书的布条缠成许多辫子,然后捆扎在一起。

    只是这名中年男子的面相却很俊美,而且连胡子都刮得干净,他很有书卷气,若是换了普通衣袍,恐怕在建康城里行走,也会被认为是某个学院的教习,或是什么私塾的先生。

    “倪云珊和厉末笑,我猜你哪个都不会选。”这名中年男子微微一笑,道:“我猜你会选陈宝菀。”

    “先生真是了解我。”

    这名少女合上了名册,随手丢给身旁的一名军士,却是莫名的收敛了笑意,清冷的说道:“这两名修行者再如何天才,也只是天才,这里拼的是运气和逃命的功夫,他们就算加起来,也比不上南朝陈家的千金大小姐。”

    “要活的还是死的?”

    她身前一名一直低垂着头的黑甲将领站了起来,冷漠的问道。

    “当然是要活的,但最好要让别人觉得她已经死了,只有陈家知道她还活着。”这名少女微微仰起头,看着此时缓缓飘落下来的几片绯红色花瓣,淡淡的说道。

    “卑职遵命。”这名黑甲将领肃然行了一礼。

    在他行礼时,便有一半人站了起来,同时对这名少女行了一礼。

    “愿英勇和先祖的牧场,永远和你们并存。”

    这名少女颔首回礼,同时轻淡的说道。

    ……

    两名军士悄然进了平蜂谷。

    他们身上穿着的是青甲,这种青甲比起这些北魏人的黑甲显得粗陋,而且只是制式甲衣,并不算特别的修身,而且对于此时季节而言,用料也显得有些过于坚厚。

    所以这两名军士的额头上都已见汗。

    只是这种青甲在这种满眼葱翠的地方却比这些北魏人的黑甲还要实用,很能和周围环境融为一体,更何况这两名军士都刻意在自己的身上绑缚了一些枝叶。

    当他们驻足静观时,真和一株杂树没有什么区别,很多人哪怕从他们身侧不远处经过,也未必能发现他们的存在。

    “你们是铁策军?”

    但就在他们悄然打量着周围山谷中的情形时,一个声音却已经轻轻的在他们的身侧不远处响起。

    这两名军士脸色煞白,见鬼般转过身去,却只看到林意在朝着他们摆手,示意他们不要紧张。

    这两名军士看清林意的面目和衣饰,略微松了一口气,只是脑海里依旧泛起不可置信的情绪,他们还是不明白为什么林意能如此快的发现他们的存在。

    其中一名军士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是看着林意,“你是?”

    “南天院天监六年生林意。”林意看着这两名依旧保持着警惕的军士,道:“在此等候铁策军。”

    “有令符么?”依旧是那名军士出声,轻声问道。

    林意点了点头,从随身行囊里掏出一片三角形的铁符递到这两名军士的面前。

    这两名军士无论从身上装束还是口音,都很符合铁策军身份,所以他对这两名军士倒是没有多少怀疑,否则他也不会直接出来相见。

    “口令呢?”这两名军士只是看了一眼,便又说道。

    “口令?”林意愣了愣,皱起了眉头:“严将军并没有告诉我有什么口令。”

    “那便对了。”这两名军士同时松了口气。其中一名军士拿出竹哨吹了吹,发出的却是悦耳的鸟鸣声。

    “原来是试探。”林意也反应了过来。

    他的耳中马上传来了脚步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