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平天策 > 第一百零一章 前途堪忧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482/144322.html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加上这两名军士,一共有二十三名军士从四周的密林中穿出,出现在林意的四周,但是林意听到还有三个人的呼吸声,各自相隔数十步,隐匿在这个山谷边缘。

    除了其中一个略微年长,面相将近四十岁之外,其余的军士看上去都是三十如许的年纪。

    这些军士和林意幼年时熟悉的北部边军有极为相同的气质,看上去都是沉稳,世故,看人都带着一种桀骜不驯的味道。

    “你就是林意,林望北林将军的儿子?”

    年纪最长的那名军士对着林意行了一礼,看着林意,眼中有些感慨。

    林意有些意外,他已经很久没有听到有人用林将军这三个字眼来称呼他父亲,但是他不想有人因言获罪,于是他躬身回礼时,轻声道:“我父亲现在已经不能说是将军,前朝的事情,需慎言。”

    “慎什么言。”

    这名军士不屑的一笑,呸的一声吐了一根在嘴里嚼着的草根,“这里又不是建康,即便是传到了上方将领的耳中,难道还能因这个治罪,仗不要我们打了?我们铁策军少了人,他不还得想办法补?”

    “这是薛九,是我们的头。”

    最开始的那两名军士其中的一名也对着林意笑了笑,道:“建康城的规矩那是贵人们的规矩,在边军行不通。林将军以前率军何等的勇武,若是当年我们被调到北边,便是他的部下。”

    “再坏还能坏到哪里去?”薛九捏了捏自己的下巴,道:“我们铁策军都是些什么人?除了极少数倒霉鬼是作战太过勇武又不善和人打交道,直接被调到这里之外,其余若非是将功补过的获罪之人,便是得罪了上方将领,又或者本身是北魏那边流亡过来的,否则有办法的谁到铁策军?”

    “还有北魏那边流亡过来的?”林意愣了愣,铁策军在所有人看来都是吃力不讨好的军队不假,但是这点他之前倒是并未有耳闻。

    “多的去了,你以为北魏那边不斗?北魏那些人斗得比我们厉害得多,而且他们和我们南朝不一样,我们南朝的权贵至少讲究脸面,而且也怕做得太过引起皇帝的不快,但是北魏的许多王本身便是出身不同部落,他们在领地里杀起以前敌对部落的人可是毫不手软。先前平武郡一带的镇戊军,一次就招收过两万余逃亡过来的北魏流民,都是在北魏境内活不下去。”薛九鄙夷的笑笑,“平武郡那边的将领也猴精,这么多人张口吃饭,光是食粮都不够,更不用说要是混杂有细作探子如何,结果说是妥善安置,其中所有壮年男子连夜就被分散到了各军,基本上是十个我们南朝的军士看管一个,战场上有特别危险的就让他去干。至于妇孺则全部划了一块荒地,让她们开垦去了。现在那些人不还在平武郡的离人城边上?”

    “贺白晨就是北魏那边过来的,只不过不是那一批。”几个人都推了推其中一名军士。

    那名军士腼腆的朝着林意笑了笑。

    林意看着他,却是一点看不出来和南朝这边的人有什么区别。

    “他也是个倒霉蛋,父亲帮拓跋熊养马,不小心草料中混杂了毒草,养死了一头,结果全家都要被抄斩,只有他逃了出来。”薛九看着那名军士,摇了摇头,“别看他年纪不大,在铁策里却已经是老军,已经第十二个年头了,比我在铁策还多一年。”

    “那可真是够久。”林意看着这名叫贺白晨的军士,的确有些意外。

    “铁策军什么都不好,但有一点比别的军强一些,军饷要高出两成,贺白晨的银钱倒是存了不少,再过两年够他在宁州大城购房置地再娶两房媳妇了。”一名军士打趣道。

    贺白晨面孔微微一红,却不反驳。

    “林大人,你先前怎么发现我们,难道是正巧你在附近,我们进来直接被撞见?”先前最早进来的那两名军士兀自想不通,其中有一人忍不住问道。

    “我是修行者,听得出你们的呼吸声。”林意看着这些军士虽然桀骜,但不难接触,也不掩饰什么,道:“便如现在,我还听得出你们还留了三个在外面警戒。”

    这群军士全部神色震惊。

    “斗胆问一句。”薛九犹豫了一下,看着林意,“你难道已入命宫境,感知如此惊人?”

    “应该算是。”林意也微微犹豫了一下,想着应该算是,便点了点头。

    “怪不得能到这里。”薛九也不避讳,道:“先前我们来时毫不报希望,根本不觉得你会活着到这里,或是能够按时到这里。”

    “昨夜我见到了半圣之间的大战。”林意也不避讳,道:“我也怀疑能不能在这里见到你们。”

    “你这背着的是什么?”

    这时薛九的目光已经被林意背着的鹿皮袋吸引。

    “比较独特的行军口粮,掺杂有一些补充天地灵气的药物。”林意觉得这样说这些人比较容易接受,“事关修行。”

    “难道你一直背着行军至此?”几名军士拍了拍林意背上的鹿皮袋,感到了沉甸甸的分量,顿时色变。

    “对了,有重要军情。”

    林意想到了重点,顿时也脸色肃然,看着薛九道:“昨夜我途经两名半圣战斗处,我朝一名叫李青冥的神念境修行者被北魏一名修行者偷袭在先,而后杀死。但我听到了那名北魏修行者的自语,我听他的意思,唯恐北魏有什么东西,可以感知周围修行者的存在。”

    林意将当时那名北魏修行者所说的几句话复述了一遍,然后看着薛九问道:“这军情你看如何处理?”

    “我如何处理?”

    薛九用古怪的神气看着林意,“此事应问你怎么处理。”

    林意愣了愣,他不明白薛九的意思。

    “难道你不知道?”薛九看出了林意的疑惑,他自己也顿时皱起了眉头,“林大人,你便是我们这一支铁策军的统领。”

    “我是你们的统领?”林意呆住。

    “你是南天院学生,出来便是校尉,位列一班,出去可统铁策军百人。我在铁策军之中不过是小队,可统三十人。论官阶,我比大人你小得多。”薛九自嘲的看着林意,道:“我们接的军令,便是赶到此处和大人会合,接下来便受大人统御。”

    “我连来此要做什么都不知道。”林意无可奈何,他觉得这并非是严思玄他们的问题,因为自己情况极为特殊,那么多南天院学生之中,应该只有自己被编入了铁策军。

    一群铁策军士看着林意的眼神也很无奈。

    他们的眼神不言而喻。

    寻常军士和统领的将领,职责自然不同。

    若是执行军令不利,下方军士还有上方将领顶着,但身为这一小队的最高将领,出了什么事情,便全是他的责任。

    “看来大人你在建康很讨人厌,惹上的人地位不低。”薛九语气轻松,心中却是十分沉重。

    若说林意是出于某些权贵意思的牺牲品,那他们这些铁策军士自然也是倒霉的附带牺牲品,前途堪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