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这名北魏年轻修行者的战阵经验极为丰富,他手中的剑已然对着前方那名铁策军扬起,然而在这一刹那,他的身体依旧往一侧横飞过去,在空中极为强悍的拧身。

    林意的动作没有丝毫的改变,他已经准备了许久,等待着的便是这时机。他也没有的花巧,手中的长剑如重锤一般,直往这北魏修行者当头斩落。

    剑风气力。

    这名北魏年轻修行者骇然面色,心中冰寒刺骨!

    只是从这剑锋破空的声音,他就已经感觉到了这一剑的力量。

    这是一名修行者。

    然而不知为何,即便是现在,他都没有从对方的身上感觉到强烈的灵气波动。

    一声厉喝从这名年轻的北魏修行者唇齿之间喷薄而出,他手中黑色长剑如电斩出,封住林意这一剑。

    “当!”的一声巨响。

    这名北魏修行者的眼中顿时涌起一些痛苦和无数不可置信的情绪。

    他的手腕骨骼之间剧痛,几近骨折。

    对方的气力,竟然比他还要大出许多。

    林意没有任何的迟疑,在这名北魏修行者挡住他这一剑的瞬间,他将已经握在左手中的红龙银鲨手镯狠狠的投了出去,投向这名借力往后跃出的北魏修行者。

    即便对方的眼中尽数是痛苦和难以置信的清晰,但是对方的面容依旧冷静专注,给他此时的感觉就像是一头猛虎即便受伤,都是极度的危险。

    而且对方身法轻灵,对于真元的控制和使用极有水准,比起那些天监五年生不知道高明多少,若是被拉开距离,便不知道会产生何等后果。

    和他预想的一样,这名年轻的北魏修行者紧抿双唇,冷酷的用左手接住了这柄剑,然后挑了出去,挑中了他砸出的这一对手镯。

    他想要将这一对手镯挑飞出去,然后瞬势进剑,反杀林意。

    任何飞行之物皆有轨迹,而且飞行时即便投掷力量惊人,依旧可以以一点为支点,轻易的改变去向,不至于击中己身。

    然而这一切却并未如他所料。

    当他的剑锋轻柔的落在这飞来的一对手镯上,就将剑体一震,将这对手镯顺势挑飞出去之时,他却感到手臂一沉,不是挑到了一对手镯,而是剑上压了一柄大山。

    他体内的真元朝着左手疯狂的涌去,剑身剧烈的震动起来。

    然而那一对手镯依旧牢牢的贴在他的剑上。

    这名年轻修行者的心骤然沉了下去,就如他的身体内里有一个无底深渊,怎么都触及不到底。

    剑风凄厉的响起。

    林意的剑落在了他的身上。

    “噗”的一声闷响。

    这名北魏的年轻修行者身体微微后仰,林意这一剑没有能够斩中他的头颅,但是落在了他的当胸。

    这一剑依旧未能直接破开他的黑甲,只是在黑甲的表面斩出一道长长的裂口,露出了内衬的金属物。

    然而这一剑的力量却依旧让他的身体内里响起了无数的骨骼碎裂声,让他张口喷出一团血雾。

    咄!咄!咄!咄!

    令人心悸的弩箭钉在甲衣上的声音密集的响起。

    十余名铁策军狂奔过来,手上的臂弩射出的弩箭极为精准的全部射在这名北魏年轻修行者的身上。

    几乎与此同时,一张玄铁抛网抛飞过来,如网大鱼般将这名年轻的北魏修行者浑身缠住。

    这名年轻的北魏修行者发出一声如野兽般的嚎叫,身体狠狠坠地。

    也就在他坠地的一刹那,两名铁策军军士已经扑了上去。

    他们扔掉了手中的长刀,双手握紧短刀,直接连着冲势,加上自己的身体重量,狠狠的将这名短刀朝着这名北魏修行者的双手压了过去。

    噗嗤!噗嗤!

    两声清脆却令人不寒而栗的声音响起,这两名悍勇的铁策军士的双刀无比准确的刺穿了这名北魏修行者的双掌,深深扎入地下,将他的双手牢牢钉住。

    这两名铁策军士毫不犹豫的顺势滚翻了出去。

    亲眼目睹无数同僚的牺牲才形成了他们的宝贵经验,即便是重伤垂死的修行者,对于他们而言都足够危险。

    在铁策军中有一句名言,若是想修行者不杀人,最好的方法便是将他的脑袋砍下来。

    “够了。”

    林意的声音在此时响起。

    他的平静里蕴含着强烈的自信,所有的铁策军士很自然的往两边退去,远离这名已经重创的北魏修行者,让林意走到他面前。

    原本身穿这样精良甲衣的敌军修行者对于他们而言是绝对的噩梦,然而方才刹那发生的事情,却是让他们肯定,或许没有他们的出手,这名北魏的年轻修行者也不是林意的对手。

    这名北魏修行者的长剑已经掉落一边。

    林意用剑挑起这名北魏修行者的剑,取下上面的红龙银鲨手镯,然后戴在手上。

    他保持着警惕,伸出剑来,对准这名北魏修行者的咽喉,轻声问道:“告诉我们一些想知道的军情,我便能让你活。”

    “若是自己都不想活,那便没有人能让我活。”

    这名北魏修行者惨然笑了起来,一缕缕的鲜血从他的嘴角流淌出来,落在他的颈间。

    林意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他听出了对方话语种的意思,也看出了对方眼中的死意。

    “何必一定要死?”他看着对方年轻的眉眼,说道。

    “你太年轻。”

    这名北魏修行者并没有任何嘲讽之意的说了一句,然后轻叹了一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没有想到,我会死在你这样的…比我更年轻的修行者手中。”

    “林意,树林的林,意思的意。”林意深吸了一口气,对着他颔首为礼。这是对于一名对手的尊重。

    这名北魏修行者彻底平静下来,平静的迎接死亡。

    “我叫慕容行,很行的行,然而现在已经不行了。”他说了一句在平时会引人发笑的话语,然而此时说时,他的口中已经开始溢出黑色的鲜血。

    他的双瞳迅速的失去了光彩。

    “我们必须马上离开。”薛九走到了林意的身侧,小声的提醒,“方才的动静或许会引人过来。”

    两名铁策军军士过来拔出了自己的短刀。

    其中一人用刀在这名北魏修行者的脖颈间刺了刺。

    这并非是亵渎对方的尸身,而是在战场上确定对方死亡的方式。

    另外一人开始飞快的搜这名北魏修行者的身。

    这名北魏修行者的身上比被马贼洗劫过还要干净,除了身上的黑甲和林意此时手中提着的剑之外,便只有一块黑牌。

    “他的姓名应该没有说谎。”

    这名铁策军军士看了一眼,将黑牌递给林意。

    林意看到这块方形的黑牌似是用牛角制成,两面也尽是繁杂而美丽的花瓣,只是一面刻着慕容两字。

    林意没有说话,他举起两柄剑看了看。

    自己先前在战场上捡到的剑剑锋上依旧毫无缺口,而这名北魏修行者的黑色剑上,却是有一点米粒大小的斩痕。

    虽然坚韧程度略逊,但寒气逼人,也依旧是柄好剑。

    他将这柄剑也收了起来,目前而言,双剑似乎更适合他大开大合的砍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