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在这种战场上,没有过多的时间去感慨人生和思索对方身上的故事。

    更何况方才的战斗里,林意知道自己还有许多需要学习的事情,比如铁策军的一些暗号,比如熟悉铁策军的战斗方式,熟悉身边这些铁血的铁策军军士各个人擅长的战斗技巧。

    修行者有无数可以轻易自尽的手段,相比这名年轻的北魏修行者,这些拥有不了修行者天赋,永远无法感受到天地灵气存在的普通军士,他们在战斗中展现出来的悍勇和军纪,更值得尊敬。

    他可以肯定,即便没有他的存在,这名北魏修行者即便能够杀死这些铁策军,恐怕也会付出不小的代价。

    他跟在薛九的身边,一边行进,一边开始详细的问询作为一名将领和军士所需知道的事情。

    ……

    阳光渐渐明媚,驱散了林中的一些雾气,一些阴森晦涩的气味也被驱散了不少。

    山林中必有秀处。

    遍布毒瘴毒虫的山谷中依旧有完美到如出画卷的花林,自然也有其它景秀。

    一条银链般的山瀑从山崖间的缝隙中毫无征兆的涌出,在半空散碎成无数玉珠般的水滴,将阳光折射成七彩,形成彩虹,横跨在下方的林间。

    这片林地竟是一片紫色。

    内里遍布的全部都是在建康难求的紫竹,这些紫竹全部扎根在岩石缝隙之中,根根在建康的园艺师眼中都是极致的品相。

    然而在这片竹林中的人,此时却萦绕在一种惶恐不安的气息里。

    这种紫竹林天生的雅致和富贵堂皇的味道早就消失于无形。

    十余名修行者或是闭目调息,或是在用药疗伤,神情都是疲惫到了极点。

    至少有三名修行者的伤势看起来极重,根本坐直。

    一名修行者的手臂齐肘而断,腹部也有一道剑创,即便用了伤药,伤口处依旧有血水在渗出。

    另外两名修行者不见有任何外伤,但是面色极为苍白,呼吸都异常艰难。

    这些修行者身上的衣衫明显都出自建康的知名工坊,很多领口和袖口上都有那些工坊的标记。

    这种标记蕴含着两层意味,一是这种衣衫都价格高昂,能够穿戴的非富即贵,另外一层含义是这种衣衫必定非一般的甲衣所能媲美。

    除却衣衫之外,这些修行者身边放置着的武器也是极为精良,很多人的剑柄刀鞘都是有着精美的精金和玉石镶嵌,美轮美奂。

    有一名女子和这些修行者距离不到二十步。

    她站在那条彩虹的下方,沉默不语的看着身前的一泓碧潭。

    她是陈宝菀。

    这些人修行者自然便属于陈家。

    陈家是当朝最显赫的权贵之一,跟随着她到眉山的修行者们的实力可以用惊世骇俗来形容。

    然而在入眉山之后遭遇的事情,却是令人根本无法想象。

    应该是北魏方面有细作打探到了军情,所以在她进入眉山之后,就遭遇了三次战况惨烈的伏击。

    只是看着此时前方的水光,她依旧想不通的是,为何在遭遇了第一次伏击之后,他们已经一路潜行,极度隐匿行踪,甚至不再往那些灵药更多的区域行走,然而北魏的那些修行者,却依旧能够追上他们。

    不只是追上。

    她摇了摇头,后两次伏击和第一次伏击都是如出一辙。

    那些北魏的修行者四面夹击,是早就知道了他们在密林之中的行进方位。

    若说修行者的品阶,他们在第二第三次伏击中战死的两名修行者,甚至已经是神念境的修行者。

    令世人畏惧的半圣,陈家这次便来了两个。

    然而即便是有半圣存在,他们却并没有更早的感知到敌人的存在。

    她确信现在跟随着她的这些人里面,不可能有任何内奸的存在。

    因为在前几次战斗里,这些修行者里面若是有人是北魏的人,那根本就等不到现在,他们也根本逃不到这里。

    那这是为什么?

    这便是她真正想不明白的地方。

    “我不明白是什么原因,你们也不明白是什么原因,但我可以肯定,这些北蛮子还在追着我们,不出意外,他们应该还能追上我们。”

    她转过身去,缓步走回这些修行者的身边,平静而坚决的说道:“而且他们的目标应该在我,所以接下来我们分散走。”

    “小姐,这万万不可。”

    这些修行者全部变色,就连三名伤重的修行者都睁开眼来,强行支撑着要坐起。

    “并非担心你们之中有北魏的人,若非有你们,我早就已经死去。”陈宝菀对着这些修行者行了一礼,“正因为如此,我不想你们无谓的死去,我需要你们活着。”

    “人迹越少,追踪越是困难,分散走,活命的机会会更大。”

    陈宝菀平静的笑了起来,当年的齐天学院有很多优秀的权贵家的女子,然而她和萧淑霏一样,是最让林意刮目相看的存在,此时她便轻易的显出了不同来,“不用担心我被俘获这件事情,若是到了那种时候,我有很多种自尽的方法。”

    “小姐,在你看来,一名神念境的修行者都可能比你重要,然而在我们看来,即便我们所有人的命加起来都不如你重要。”一名修行者沉痛的颤声说道,“您的身份和地位,对于两朝而言,不只是和一些名将一样,是某种象征,保护你周全,更是我们的使命和荣誉。若是你死了,我们无法苟活。”

    “若我真死了,若是你们能够活着出去,那便用你们的余生帮我报仇。”

    陈宝菀淡淡的笑了笑,“我并不怕死,只怕糊里糊涂的死了。你们都可算我的师长,你们应该明白,我现在所说的,是最好的方法,我们能够活着的最大可能。”

    说完这句话,她没有再做停留,转身走出紫林。

    所有这些修行者都知道她的性情,没有人能够拦住她,直至她的背影在他们的视线里消失,一名修行者才惊呼出声。

    他发现陈宝菀在他身前不远处悄然留了一瓶丹药。

    这些修行者都经历过无数风雨,然而看到这瓶丹药的时刻,许多人的身体依旧控制不住微微颤抖起来。

    他们都很清楚前几次大战的损耗。

    这瓶丹药也应该是陈宝菀身上唯一的疗伤药物。

    *     *         *

    (1、今天是我生日,所以早起赶了一章,不少好朋友从外地赶来,要聚一聚,所以今天就这一更。算是偷个懒。年纪渐长,开始发现自己缺的就是时间。经常会看留言,有书友留言说现在我的写法越发纯熟,故事越来精巧,却没有了流氓高手的青涩和激情,其实是这样的,写流氓高手的时候,我刚出校园不久,但是距离我离开大学已经十六年,当年的那种青春和热血,已经很远,而且我11年回学校时,过去了十年,学校的气氛已经和当年有很大区别。很难再有那种感觉。接下来我还会写竞技的故事,但是可能会多些世故,多些真实,多些真正的人生。2、前面林意父亲的修为我有前后误差,看到书友提出来了,我两章都做了修改。感谢指正。3、年纪大了,很多事情都记不住,我明明还有一点想要说的,但是莫名写到这里却忘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