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战阵上这种要挟一般而言不可能奏效。

    无论是南梁边军还是北魏边军,任何的主将在战死之后,第一时间便由副将接任,若是副将战死,则还由下阶将领接任。

    和南朝相比,北魏的绝大多数军队尤为彪悍,若是出现这种主将被擒的状况,极有可能主将一身令下,箭军直接发箭,直接便将他自己射杀,以免动摇军心。

    然而这支军队显然不是正常的边军。

    正常的北魏边军绝对不会如此滥用宝贵的箭矢,一支军队也绝对不可能绝大多数都是箭师。

    若不是正常的军队,这样的要挟便有可能奏效。

    和林意希望的一样。

    当他的声音在这片山坡上响起,便没有箭矢破空声再响。

    一支几乎都是由箭师组成的军队,在不施箭的情形下战斗,和斩断双手没有什么区别。

    上方铁策军一冲,下方又有南朝军队反冲,这山坡上的北魏箭师不知如何还手,顿时溃败。

    这些北魏军士朝着两侧山林逃逸,但是却显然不敢逃远。

    “你是什么人?”

    林意将这名北魏将领放在山石上。

    这名北魏将领颓然跌坐,因为大量失血,他已经面白如纸,只是他至少是命宫境的修行者,生机比一般人强横得多,断然不会因为这样的伤势而直接死去。

    “我...我是宝胜王。”

    这名北魏将领看着林意,他的目光有些茫然,有些惊恐,有些怨毒。

    “宝胜王?”

    林意大吃一惊,他自幼和军中人相处,很清楚北魏的官制,南朝和北魏不同,南梁一些建立足够军功的人也能封王,但这种将相封王,大多的权势也只是相当于一州刺史,有些甚至不如。

    但北魏不同,北魏极少有异姓王。

    北魏的王几乎都是王亲国戚。

    只是按照常理判断,北魏的王若是进入战场,又绝对不可能随从只是这样的实力。

    “你是北魏皇帝的什么人?”

    林意有些不敢相信,他看着这人,寒声道。

    “我是他九弟。”

    这名北魏将领犹豫了一下,垂首说道。

    “薛九!”

    林意侧过身去,此时薛九等人已经从上方冲了下来,冲到他的身周。

    “你听说过北魏有个宝胜王吗?”林意没有顾忌这名北魏将领的感受,直接问道。

    薛九气都未喘匀,刚想说话却说不出来,剧烈的咳嗽起来。

    “没有听过。”好不容易边咳嗽,薛九边回了句话,说完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也就只是这片刻,下方的南朝军队已经冲上这山坡,而退往两侧山林的北魏军队却是始终不走,竟然有两人从林间走出,双手抬起,显示没有兵刃,走上前来。

    “你们是铁策军?”

    下方冲上来的南朝军士此时已经认出了薛九等人的装束。

    “你们是?”

    林意看着冲在最前的十余名年轻人也是一愣。

    这些年轻人比他年纪略大,也未穿军中的制式甲衣,也并非修行者,但是身手比一般的军士却是强出许多,明显精于武技。

    “我们是戎州六同郡六同学院的学生,他们是六同郡守的府军。”

    “六同郡?”

    薛九冷笑了一声。

    郡太守位列十班,一方权重,按理而言,治军应该足有能力,但是这一支军队,看上去简直和一些富贾的府兵相差无几。

    这些年轻人明显看到了薛九的神色变化,一时眼中都是愤愤。

    他们受召随军,自然没有什么战阵经验,但是方才那种情形,即便是以他们理解,也自然要拼着一定死伤向后方突围。

    然而这支军队的将领高策却是迟迟不发军令,只是因为唯恐一退,便彻底散掉。

    这只是典型的打仗没有悍勇之气,纯粹想要靠人数安慰自己。

    “宝胜王?”

    “难道他便是宝胜王?”

    也就在这时,这些年轻人后方南朝军士里,有数人惊呼。

    两人快步分开人群,身上甲衣叮当作响,急切的挤入进来。

    看着这两人,这些六同学院的学生都是面露憎恶的神色。

    这两名身穿锁片甲的将领,便是这支军队的主将高策和军师赵狼咲。

    “参见大人。”看到这两人衣甲,薛九虽然脸上依旧有冷笑,但是不得不躬身行礼。

    林意也是微躬身行礼。

    对于军方官制,他倒是也十分熟悉。

    这两人衣甲上都有虎符花纹,改换新朝之后,这种身上有符印的,便是位列十二班的将领,自己已经能够统军千人,而且还能调用地方上官阶比他们低的武官的军队。

    薛九和自己,距离这两名将领的官位,其中是差了好几个等阶。

    军队中最讲等阶,不管下阶将领如何看不起上面的将领,但必须行礼听令。

    “你们是铁策军,做得不错。”

    高策相貌甚是威武,身高比林意至少高出半头,面孔方正,身材魁梧。看到林意和薛九等人行礼,他摆了摆手,笑了笑,“你们战法合理,配合我们六同军得此大捷,我必定好好帮你们提报。”

    听到这一句话,林意心中还未如何波动,但薛九等一众铁策军却都是大怒,敢怒不敢言。

    这种说法,明明便是抢战功,将主要功劳都记在了自己头上。

    方才情形,若不是林意冒大险冲入敌军夺帅,这高策所率军队恐怕都全军覆灭,还谈什么军功。

    与此同时,那些六同学院的学生也是眼中怒意更浓,在心中大骂无耻。

    “说,你是不是真的宝胜王,如何证明?”

    高策却是并不和他们多言,一纵身就到了那北魏将领身前,同时喊人给他止血。

    便是凭他这一纵跃,林意就看出他不是修行者。

    这北魏将领咬了咬牙,头依然垂着,却是在自己的腰侧一摘,手指上已经吊着一枚金印。

    这金印只有拇指指甲大小,但是印纽却很精致,是一只长寿龟。

    “金龟王符!”

    “好!好!好!”

    高策欣喜到了极点,连说三个好,“有这金印,就算你不是宝胜王也是了。”

    这句话更加不堪。

    聪明人都听得出他的意思。

    有这王印证明,就算这人真不是宝胜王,他现在一刀杀了,也可以说是斩了宝胜王按功领赏。

    那些六同学院的年轻学生面色都是阴沉如水,有几个人甚至忍耐不住,转过头去,狠狠的吐了口口水。

    “停住,你们想要做什么?”

    高策又是一声断喝,那两名空手而来的北魏军士已经距离他们不到五十步。

    “放了他,我们保你们平安离开。”

    一名北魏军士出声,声音极冷。

    林意认得出他身上的衣甲,应该便是刚刚持黑盾的侍卫之一。

    “现在你们的宝胜王在我们手中,还敢如此说话?”高策厉笑起来。

    “他死了,我们也活不了,若是不允,便拉你们一起陪葬。”这名北魏军士深吸了一口气,抬起头来,看着高策。

    高策心中莫名一寒,笑容顿消。

    “大人,请容我问几句话,再做决定。”林意顿了顿,又轻声的补了句,“到时如何,还是大人做主,我铁策军还有军务在身,倒不好意思多分大人功劳。”

    林意说得也再明白不过。

    这高策心中只有军功,但对于他而言,他更关心的则是这人为何敢在这里像围猎一样有恃无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