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你是?”

    高策看着林意倒是极为客气,他方才在下面也见到了林意的冲杀,那踏破黑盾一举擒帅的画面,也让他心惊胆颤。

    “林意,南天院天监六年生,现任铁策军校尉。”林意神情淡然。

    “哦?”

    高策眼中异芒一闪,像他这种人物自然不可能不知道南天院的学生进入铁策军必然是家中毫无势力,而且恐怕惹上了什么权贵。

    但南天院的学生大多身世不凡,也不知道林意和其余学生之间是否有过命的交情。

    这在他看来,却是惹不起。

    “林将军客气了。”

    他顿时笑了笑,“要问什么尽管自便,只是生怕他们传讯出去,这里不能耽搁很久。”

    “那是当然。”

    林意看着他,道:“只是不知这宝胜王什么来历,倒是要请教大人。”

    “这简单。”

    高策微嘲道:“按我所知,宝胜王元胜是北魏唯一不成器的亲王,在北魏皇城边上分了一块封地,平日里也不掌兵权,游手好闲,只是爱游猎。但其人英俊,且会讨人欢心,所以倒是深得北魏皇太后欢心。”

    听到高策如此说,周围那些年轻的六同学院学生们都是面色更为难看。

    只是这样的一名绣花枕头,便让他们近乎全军覆没在此,这高策幸亏有林意相救,现在却是有脸嘲讽这元胜?

    “多谢大人。”

    林意却是也不多话,他转过身去,俯下身子,直接便在这宝胜王元胜的耳边轻声道:“我可不在意军功不军功,我问你话,若是有所迟钝,或者让我觉得话语不实,我便直接杀了你。”

    他这声音很平和。

    但是这元胜看着他平静的眼眉,心中却是又蓦然生出极大的寒意。

    在北魏,平庸的军队最怕遇到精锐的军队,但很多精锐的军队,却很怕一些单独行动的悍匪。

    军队的实力不可能不如悍匪。

    但那些悍匪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他们身上拥有一种随时可以玉石俱焚的气息。

    他见过有些终于被北魏军队擒住的悍匪,他深深的记着其中一名只有十六七岁的悍匪的眼睛。

    而此时,林意的眼睛里,也有类似的东西。

    他觉得林意说的话是真的。

    他一时说不出话来,点了点头。

    “这里明明不是你这样的人应该来的地方,但你却像是平时围猎一样,似乎根本不在意有厉害的修行者到来,这是为什么?”林意直视着他的眼睛,声音微冷的问道。

    “有军情,有确切的军情告诉我行军路线。”元胜有些艰难的回答道:“在此之前没有出过任何问题,这片区域按理不可能有修行者到来,不可能有什么军队能够对我们造成威胁。”

    “确切的军情?”

    林意的眉头深深的皱起,“有确切的军情,甚至可以精准到告知你行军路线途中不可能存在修行者?”

    元胜点了点头。

    “为什么?”林意想到了那天目睹的半圣之战,心中顿时觉得两者之间有某种联系,“你们北魏用什么方法可以做到这点?”

    “会用猎鹰传讯,还会辅以磷火箭传讯。”元胜说道。

    林意冷漠的摇了摇头,“我不是说这种传递的方式,我是说是什么人在给你传递军情,他们是用什么方法,来确定我们南朝修行者的动向。”

    “不知道。”

    因为这三个字,元胜的额头上顿时布满了一层细密的冷汗,他生怕林意不信,马上接着说道:“我真的不知道他们是如何确定南朝修行者的动向,我只知道是某名王室领兵。按我所知,至少有上百名抽调而来的修行者归他统御驱使。”

    “至少上百名修行者统一受他驱使?”

    林意有些震惊,“你们北魏这样做是想要做什么?”

    “应该是要想俘获你们一些高官权贵的子侄,借以要挟。”元胜微微的犹豫了一下,道:“按我先前所知,有一名极为重要的人物进入了眉山,那是他们的主要目标。”

    “极为重要的人物?”

    林意想到了某种可能,他的脸色微变,“是世家子弟,什么叫做极为重要的人物?难道是我朝陈家或是萧家的子弟?”

    “这我并不知晓。”元胜摇了摇头,道:“想来应该是那一流的人物。”

    林意的心蓦然沉了下去。

    便是由他想,对于北魏而言,也只有陈家、萧家一流的人物才算重要,而且他并不觉得,像陈宝蕴那样的陈家子弟也根本不足以让北魏兴师动众。

    “那你说的那些人,你说的那名统御至少上百名修行者的人,便在附近山林?”他深吸了一口气,道:“我在来这里之前,遭遇了一名你们的北魏年轻修行者,身穿黑甲,黑甲极为精致,上有繁花,和你说的这些人又有何关系?”

    元胜的眼睛里出现了更多的震惊,他声音微颤的说道:“这种黑甲出自我王兄御工坊…那些受统御的修行者,便是都身穿这样的黑甲。”

    林意沉默不语。

    他的身体里尽是不好的感觉。

    他直觉元胜说的全是事实,他现在只是不想这事实和陈宝菀或者萧淑霏任何一人有关。

    “那人统御的上百名修行者,都是什么样的修为?”林意看着他,深吸了一口气,问道。

    “不知道。”元胜的面容无比的苍白,他摇了摇头,“但大多都是从军中和各地调来的强者。”

    “林将军,问得如何了?”

    高策的声音响起。

    他已经有些不耐,而且在他看来,这里已经太过危险,不能再有停留。

    “他的身上有重要军情,大人你可以再细致问询,必有更大战功。”林意知道元胜所知有限,再问下去恐怕也没有什么意义。

    他对着高策说了这一句之后,便转头过去看着元胜问了最后一句,“你可知道你说的那名统御将领的大致方位?”

    “应该在这周遭百里内。”元胜颤声说道。

    “既然如此,就此别过。”

    林意很果断,直接便告辞。

    “就这么走了?”

    薛九深深的皱着眉头,他难以理解,在林意的耳畔轻声道:“若这人身份无误,这是惊人战功。”

    “能够最终达成的才是真正战功。”

    林意转身离开,同时轻声回应道:“这高策胆怯又贪功,我不认为凭他的能力,可以吃得下这份战功。即便是我们,在如此境况,我也觉得我们不可能有能力带这样的活口回去。”

    薛九怔了怔。

    先前他愤懑于高策的吃相,而且这种轻易让战功,绝对不是铁策军的作法。

    只是想法不同。

    但现在他想清楚了,却醒觉林意说的才是对的。

    能够和林意一样清醒的人并不少。

    就如那些已经无法安于高策统御的年轻学生。

    在林意率着铁策军离开之后,这支六同军内部顿时发生了激烈的争吵。

    按照高策的想法,他必须以这元胜为人质,等到六同军出眉山时,才交出元胜。

    他也是如此和北魏军的那两名军士说的。

    只是这些年轻学生很清楚他的真正想法。

    “我不想和这样愚蠢的将领一起去死。”

    一名年轻学生寒声对着他的所有同窗道:“而且我耻与这样的人为伍,押着北魏这样重要的人物不放,这支北魏军又衔着不放。又不化整为零…我们的踪迹,完全在北魏军方的掌握之中。难道他真以为能够将元胜带出眉山?”

    “但我们不听他调令,是违反军令。”一名学生轻声说道。

    “此人胆小,我们不说要走,直接说先去求援,他必定同意。”

    听着这句话,这围成一堆的六同学院学生全部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