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嗤嗤嗤嗤……

    乌云散乱的天空里,忽然又响起无数道凄厉的破空声。

    十余道纤细的剑影从很近的山林里射出,落向这名刚刚朝着天空跃起的北魏修行者的身体。

    这十余道剑影完全一致,实则只是一剑,只是速度太快,在空中留下难以分辨虚实的剑影。

    这是战阵,不是绝对公平的比试。

    所以这名北魏修行者此时遭遇的并非是一名强大的对手。

    只是这名北魏修行者也似乎并不在意。

    他的脸上一片漠然,出刀的姿势未变,只是另一只手朝着那柄飞剑的来处拍去。

    十余颗赤金色的弹丸从他的手中如流星般轰在了那些剑影上,沉闷如雷的爆炸声不断响起。

    赤金色的弹丸迸射成斗大的火团,灼烧着那道飞剑上的元气,令这柄飞剑的速度骤然变慢。

    这些赤金色的弹丸爆炸时的声音已经巨大,然而当他手中的刀快得近乎消失,和天空中落下的剑光相遇的刹那,所有这些声音便都不复存在。

    如同两座巨山相撞。

    沉闷到足以遮掩一切的宏大声音里,无论是从山崖上落下的那名南朝神念境修行者,还是这名北魏的修行者,两个人身体的血肉都被接近实质般的音波冲击得以极高的频率震颤。

    北魏修行者如同一块陨石砸落在地上,砸出一个更大的深坑。

    上方那名南朝神念境修行者如断线的风筝往后飞出,口中鲜血狂喷。

    原本那柄在火焰中灼烧,似乎已经消失的飞剑,在这一刹那却无比阴险的漂浮在往外扩散的烟尘中,接着恐怖的加速。

    这名北魏修行者一声低沉的闷哼。

    他的左手闪电般伸出,强大的真元再他指间穿行,如同风暴。

    他的手准确的落在这柄飞剑上,但是依旧慢了一线,抓住了这柄剑的剑尾。

    这柄飞剑刺穿了他身上的黑甲,深深刺入他的腹部,然后被他硬生生的抓住,拔了出来,带出一蓬血浪!

    他左手的真元风暴还在继续。

    细碎而强劲的真元疯狂的冲击在这柄飞剑上,迅速消磨掉了原有主人留下的一切痕迹。

    然后这柄北魏修行者将这柄飞剑直接斜插入背后黑甲的槽口,在下一刹那,这名北魏修行者朝着元燕离开的相反方向开始逃亡。

    在山的另一边,还在行军的林意并没有看到那些仓皇升空的磷火剑,密林和浓厚雨云的阻隔,使得他甚至没有听到那些赤金色弹丸发出的爆炸声。

    但是当这名北魏修行者的刀和那名南朝神念境的剑相逢的刹那,他却也听到了这惊天动地的一声沉闷巨响。

    他有些震惊的抬起头来。

    即便隔得很远,他也依旧感觉到了那种恐怖的力量对撞。

    这应该又是神念境之上的战斗。

    这种级别的战斗在之前让他由心的恐惧,但在此时,却是能让他略微心安。

    神念之间的战斗,至少可以说明,南朝这边依旧有很强大的修行者在附近的山林,如此一来,无论这些北魏的人图谋的是什么人,也不会那么如意。

    两名神念境修行者之间的战斗简单到了极点。

    只是一刀一剑,便分出了胜负。

    那名南朝修行者跃下的山崖上方有许多名旁观者,其中有很多都身穿着南天院教习的衣衫,其中一名女子便是林意等人熟悉的教习吴姑织。

    她的神容依旧很平和,然而她的眼眸深处也有赞叹。

    越是高阶的修行者,才越是知道这样简单的战斗里包含着什么样的壮阔。

    这名持刀的北魏神念境修行者便是北屿刀圣拓跋斩。

    虽然只是半圣,提前占了一个圣字,然而方才那戮天一刀里,真的拥有了些神圣之境的味道。

    然而没有人知道,此时她看着这样的一刀,她脑海之中想到的却是林意。

    林意的战斗方式,真的和这拓跋斩有些相似,蛮横而直接。

    她其实很欣赏这样的战斗方式。

    只是她知道,这拓跋斩就要死了。

    ......

    拓跋斩的身影在林间急剧的穿行。

    他逃亡的方式也很直接,直直的朝着他前方不断飞掠。

    鲜血滴滴的从黑甲中渗出,原本是鲜艳的红色,但却是渐渐变成紫黑色。

    他的双瞳也渐渐变成紫黑色。

    这并非是因为他独特的功法,而是那柄飞剑的剑胎里,蕴含着某种可怕的剧毒。

    这种剧毒甚至连他身上备着的解毒药都无法消除。

    “拓跋大人。”

    有一声焦急的呼唤声在他前方的山林里响起。

    拓跋斩顿时心头微松。

    他认得前方的那名黑甲修行者。

    那是一名来自北魏越泽的年轻修行者,也用刀,所以之前也曾经多次向他请教过修行和刀术的问题。

    在之前的战斗里,这名来自越泽的年轻修行者也表现不俗,赢得了他的赞许。

    虽然相对于他而言,这名年轻修行者的修为太过低微,然而至少可以帮他赢得一些祛毒的时间。

    “你背我走。”

    他落到了这名一脸紧张和震惊的年轻修行者身前,“不要停,不要珍惜真元,我需要半盏茶的时间。”

    这名北魏年轻修行者没有任何的迟疑,转身将他负在身上。

    然而就在他闭上双目,刚刚调动真元的刹那,一片落叶从上方飘落,落在了他的身上。

    一道锋锐的剑气,从落叶下方突然出现,精准无误的穿过他身上黑甲的花瓣,轻薄而小的剑片,在刺入他肌肤血肉的刹那,便迸发出可怕的力量,直接从他的后背狂暴的突刺到前胸,瞬间绞碎了他的心脉。

    轰!

    一团可怕的气浪从他和这名年轻修行者之间迸开。

    他和这名年轻修行者都颓然的飞出,各自重重坠地。

    “卑鄙的南人。”

    当感觉自己的黑甲内充满自己体内的鲜血,依旧顽强的坐了起来的拓跋斩看了也在坐起的那名年轻修行者最后一眼。

    在他的真元自然反击之下,这名年轻修行者虽然重创,但却并未死去。

    这便只能说明这名年轻修行者竟然成功的在他面前隐匿了修为。

    这名年轻修行者绝对不是那种只到了如意境中阶的修行者,他也绝对不是刀客,而是一名很强的剑师。

    ......

    当拓跋斩死亡时,吴姑织朝着前方的乌云走去。

    然后她也从这片断崖上跳了下去。

    一片惊呼声响起。

    没有人会认为她会自尽,然而即便是许多南天院的教习都陷入了绝对的震惊里。

    唯有那种神念境的修行者,才有可能从这样的山崖直接跃落而毫发无伤。

    然而之前,即便是他们之中的有些人知道她的真正姓名,也根本不知道原来她拥有这样的修为。

    她的身影在云雾中飞速而落。

    她体内的真元开始狂暴起来,在她的脚下发出琉璃碎裂般的响声。

    一股唯有半圣才有可能拥有的气息,围绕着她的身体,将她身体的直坠之势,变成在空中斜斜的飞出。

    散乱的真元散逸冲击着空气里的水汽,形成了一条白虹,如慧尾。

    她的真正名字,就叫席慧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