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平天策 > 第一百十九章 身份(第一更)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482/144340.html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这名身穿黑甲的瘦高修行者落了下去。

    和其余那些神念境修行者不同,他从山崖上方飘落下去时静寂无声,就如一只鹰在滑翔。

    直到有风声落下,这支六同军才发现了这名如阴影袭来的北魏修行者。

    “放箭!”

    几乎是下意识的,一名将领声音微颤的发出了命令。

    六同军所剩的羽箭原本也不多,当这军令声响起,也只有寥寥数十枝羽箭同时落向这名瘦高修行者。

    这名瘦高修行者抽出了腰侧的刀。

    他们这批跟随元燕的修行者所用的兵器大多也出自那名魔宗大人的炼器坊,大多都是那种黑色的寒铁,布满繁花,但这名瘦高修行者的长刀却是暗红色的。

    一种很自然的,从刀身内里透出的暗红。

    他的刀和寻常人的长刀也不同。

    刀身很细,不过两指宽,甚至比剑身还细,但是整个刀身却有一种很流畅的弯度,就像是一条细长的眉毛。

    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名修行者在他们的眼睛里似乎只是将这柄刀拔了出来,然后那些飞射向他的羽箭便全部散乱,从他的身侧飞了过去。

    有些箭甚至已经被斩断了,箭矢脱离了箭身,在空中旋转飘舞。

    这名瘦高修行者平稳的落地,双足踏在林间湿润的地面上,溅起些泥土。

    “杀…杀了他.”

    高策颤声叫了起来,旋即又觉得不对,“你,你是北魏人,难道不怕我杀了你们宝胜王?”

    “杀谁?”

    此时唯有宝胜王知道了这名修行者是谁。

    这名修行者姓郭,名楣。

    他的刀就叫画眉。

    在北魏,他还有一个名字,叫做秃鹰。

    荒漠里的秃鹰是死亡的代名词。

    哪里即将出现的死亡,秃鹰就会出现。

    这名修行者曾经是居无定所的流浪者,但并不是游侠,传说中谁给他的回报越是丰厚,他便帮谁打架,杀人。

    他曾经帮马贼杀过马贼,帮马贼杀过部落的军队,也帮部落杀马贼,甚至也帮部落对付北魏王朝的军队。

    后来不知为何,他到了那名牧羊女的身边。

    传说里有两种说法,一种是他在重伤时恰好得到了那名牧羊女的照料,一种是他爱上了那名牧羊女。

    但不管是哪种说法,都更让北魏的许多人觉得那名牧羊女就是魔女。

    否则一名神念境的修行者重伤时,为什么恰好被她救到?

    或者为什么年迈的帝王都会兴致大发,为什么这样的修行者都会对她动心?

    这些没有定论。但宝胜王知道,当元燕真正进入北魏皇宫之后,这名修行者便一直跟随在元燕的身边。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他便是元燕最忠实的守护者。

    所以这次带军,之前一直在给自己传递军情的,应该便是元燕。

    失去双脚是很悲哀的事情。

    但是现在看到郭楣的出现,宝胜王就不由得欣喜起来。

    他觉得既然郭楣出现,自己就一定能够活下去,就能回到北魏。

    刀锋入肉和切断骨头的声音响起。

    这声音并不快,但是极有节奏。

    而落入所有人眼中的画面,更是令人心悸。

    并没有那种高阶修行者随手一击就皮碎骨折,一些人倒飞出去的场景。

    唯有冷静而不缓不慢,却极有效率的杀戮。

    只是一刀一个。

    所有冲上前去的军士,都被他随手一刀一个。

    或斩,或刺,或割。

    然后这些军士就倒下,死去。

    这种画面,给人的感觉他不知在战斗,而是在屠宰牲口。

    这种画面,比那些修行者杀人的感觉还冷漠,还要令人恐惧。

    只是冲上去十几个人之后,后方的军士就再也冲不过去了。

    不只是这些军士在后退,便是那些将领都在后退。

    高策已经拔剑搁在宝胜王的脖子上,然而他的手都在不断的发抖。

    “你小心些。”

    宝胜王笑了起来,“要是割伤了我,恐怕你赔不过来。”

    “你不要过来!”高策看着郭楣叫了起来。

    这句话在此时显得很可笑。

    只是郭楣却在此时停了下来。

    “你的运气很好。”

    他看着高策,认真的说道:“你应该会被记载史书里,一名地方上的将领,在两朝征战中,第一个杀死了北魏的王。”

    “什么意思?”

    不只是高策,听到他这句话的宝胜王都一下子呆住。

    在下一刹那,郭楣的身体陡然加速。

    一连串的惨叫声和厉呼声响起。

    一道暗红色的刀光卷起了一连串的残肢,带着新鲜的血浪落到高策的身前。

    高策一声骇然大叫,他根本没有战意,转身就逃。

    然而这倒暗红色的刀光已经落在他的剑上。

    他的剑落在了宝胜王身上。

    “噗!”

    这柄剑从宝胜王的后腰刺入,然后从胸口透出,完全刺穿了宝胜王的心脉。

    “为什么?”

    宝胜王不可置信的看着胸前刺出的剑尖,看着顺着剑尖不断涌出的鲜血,一脸迷茫的看着郭楣。“末将办事不利,未来得及救下王爷。”

    郭楣躬身,说了这一句,接着他的刀已经再次递出。

    高策的头颅飞了起来。

    “不过末将已经帮你报仇。”

    郭楣拍了拍宝胜王的肩膀,轻声道:“北魏荒漠上的马贼为了钱财什么都肯干,但他们丢不起人。北魏皇宫里的人,更丢不起人。”

    他旁若无人。

    所有人都在后退。

    然后他直起身体,走向这些后退的人,刀尖的鲜血一滴滴的往下掉落。

    ……

    元燕迅速的在山林中穿行。

    她甚至没有动用真元,任凭那些树枝在自己的身上刮出伤痕,任凭枝叶将她的发丝拂乱。

    这样可以显得她慌乱而可怜。

    现在她虽然改换了南朝的衣衫,但是和那些普通的南朝少女相比,她的气质当然有很大的差别。

    除此之外,她还需要一个身份。

    身份这种东西,不是她自己说了便算,而是要和一些古董和古籍一样,要讲究传承有序。要很多人,尤其是南朝人都说她是谁,她才会拥有这个身份。

    她现在前往的地方距离不过十余里,那里有一片小湖,湖里布满黑色的石头。

    现在应该有一只南朝的军队很快要到达那里,那片区域有可能会产出一种叫黑灵师的灵药。

    那种灵药可以用来酿药酒,可以用来治疗一些常年的旧伤,甚至还能改善一些修行者的先天缺陷。

    她还知道,那支南朝的军队将会很快遭受袭击。

    而在那里,她会获取这支南朝军队的信任,成为其中的一员。

    “卫清涟,巴东郡巫溪学院天监四年生。”

    她在心中默念了一遍自己现在的身份。

    ……

    “人生在世最重要的是什么,我觉得并非是博得多少功名,而是看他能够对这个世间做出多少改变,能够给世人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六同学院六名学生中为首的这名男生走在林意的身侧,和林意轻声说道。

    他叫周景宗,周家也是六同郡的望族。

    “人生最怕的,便是对自己所见的世界失望。”

    他看着林意说道:“我想要加入铁策军,绝不是一时冲动。”

    林意无法回应他的这些话。

    他觉得这世上不存在完全相同的两个人。

    每个人都会不同,想法也会不同。

    至少林意自己并没有那种伟大的想法,没有觉得自己一定要做成什么事情。

    但他看得出周景宗此时的这些话是由衷而发,所以他依旧觉得这些想法很了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