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平天策 > 第一百二十章 驻地更)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482/144341.html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六同郡和建康相比当然是小地方。

    很多小地方的人虽然不一定质朴,但身处的环境却相应简单。

    尤其这种郡县并非统治和权势的中心,在旧朝和新朝的改变中,建康城有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很多地方上,却是连官员都没有更换几个。

    在以往林意建康城的所见里,他的那些所有同窗,都无时无刻在营私结党,无时无刻不想着往上爬。那是因为建康城里大人物太多,或者只要获得一些大人物的青睐,就很容易一步登天。

    他很能理解许多同窗的想法,你不尽力往上爬,别的同窗说不定就爬上去了,那今后见着,该如何自处?

    然而对于地方上的这些年轻人而言,他们一生都可能只会在地方上,或者边军中渡过,即便是建康城里的一些平庸官员,对于地方上的官员而言都是手眼通天的大人物。

    距离真正的权势遥远到了不可及,所以许多地方上的年轻人反而没有那么急功近利,没有那么势利。

    和建康城里的年轻才俊相比,他们会显得更不成熟,更理想化,在有些时候会有些别人看来很蠢的热血。

    这六名六同学院的学生就是如此。

    林意觉得不管如何,他们的想法很了不起,但在他们的眼睛里,林意更了不起。

    除了林意在战斗中的那种令他们心折的表现之外,还有林意的体力和力量。

    这几个学生对林意背着的大鹿皮袋都很好奇。

    这鹿皮袋明显很沉重,尤其是几个学生都不好意思说,因为林意的脚印比其余人深一些,所以他们追踪痕迹也更简单一些。

    然而林意背着这样的分量,竟然走得比他们还要轻松。

    这些学生都无法感气,没有修行天赋,都不是修行者,但是他们也大约知道修行者的力量境界。

    在他们看来,即便是如意境的修行者背着这样的重量赶这么多路,也早已疲惫不堪。

    然而林意似乎连一滴汗都没有出。

    再想到之前的战斗力,林意几乎踩裂那些北蛮盾牌的画面,他们对林意就更是敬佩。

    这几名学生其实都很想知道林意背着的是什么,好奇是年轻人的天性,但是因为刚刚加入铁策军,和这些军士并不熟悉,而且在这种行军途中去管上阶将领带的是什么,也不合规矩,所以这些学生硬生生的忍住了没有问。

    ……

    行军不宜闲聊。

    而且林意的面容虽然看起来很平静,但他的心中却是十分沉重。

    他们已经开始进入地图上那无名山坡的区域。

    这片山坡上长的都是高大的坡柏,地上全部都是厚厚的,柔软的落针,柏树很高大,而且这片山坡在向阳面,虽然光线被枝叶遮掩得并不明亮,但是地面很干燥,空气也是很好。

    这种地方,很容易让人松懈下来。

    有落叶从枝头掉落下来,在静谧的林中飘落。

    似乎空无一人,然而林意却很快感觉到了比落叶还轻的平稳呼吸声。

    呼吸悠长而平和,而且带着某种独特的韵律。

    这显然是修行者。

    于是他抬起手,对着身后的铁策军做了一个手势。

    铁策军停了下来。

    “铁策军?”也就在此时,一道声音便在他感知到的那处响了起来。

    林意道:“是。”

    他依旧保持着警惕,而他身后这些铁策军军士比他更加警惕,手臂上的臂弩的机括甚至已经打开。

    “宿卫步军,螣蛇部许宿。”

    那人声音轻淡,随着脚步声响起,一名身穿金丝甲的将领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

    这名将领对着林意等人抬了抬手。

    他手上提着一片令符,这令符是黄铜制成,表面篆刻着一条盘曲的螣蛇。

    “这是宿卫步军先锋将,二班将军。”薛九顿时轻声提醒了林意一句。

    宿卫军属于中军,是皇帝亲御的军队之一,虽然统军人数未必有高策那种地方将领多,但是在官阶上却是要高出不少。

    林意躬身行礼,接着便要自报身份。

    “你是林意?”

    但是他还未说,这名将领却是已经看着他淡淡一笑,道:“感知不错。”

    林意有些惊讶,“正是林意。”

    “能平安到这里,倒也不容易。”

    许宿也不多话,说了这一句便示意林意和铁策军跟上他。

    也不过走了不到百步,林意便大吃一惊。

    他骤然听到了很多声音。

    声音很多,很杂,这种感觉就像是在他的感知里,明明前方是空无一物,没有一个人,但突然之间,前方就多了百余人,就像是凭空出现。

    他的感知不会出问题,那是出了什么问题?

    “是孔脉石。”

    许宿感觉到了林意的惊讶,他微微的一笑,道:“这片谷地里散落着许多孔脉石,这些孔脉石可以影响感知。这内里的声音,传不到很远。”

    “孔脉石?”

    林意愣了愣,他杂书看得多,听这许宿一说,他倒是记起了有些书里有这种奇石的记载。

    据说前朝通县的文笔峰也产这种奇石,这种奇石多孔,而且表面有一些经络状的纹理,可以令声音在一定区域内传播。

    通县距离建康不远,这种奇石一般被认为是湖石,但这里距离建康却是隔了大半个南梁王朝,想不到在这里也有这种奇石。

    再跟着许宿走了数十步,林意的眼前就已经霍然开朗。

    在这片林地里,却是有一块近百丈方圆的平坦空地。

    这块空地里没有大的柏树,只有一些矮小的灌木,但是灰白色和青色交杂的嶙峋怪石倒是在草丛和灌木丛中到处可见。

    这些怪石神态各异,有些小的只有拳头大小,但大的却是如同蜗牛,都是灰白色的石身上,布满青色的纹理。

    这些青色纹理还是一条条的突出在灰白色岩石的表面,看上去真是如同青筋毕露。

    这片林间空地里,停留着一百余名南朝军士,而且一眼望去,大多都是伤员,而且服饰各异,来自不同的军队。

    除了负责警戒的一些军士之外,其余所有人都在照料这些伤员,其中最显眼的是数名身穿淡黄色衣衫的少女。

    “连仙居院的学生也来了?”

    林意倒是也大为意外。

    仙居院是整个南朝最为出名的女院,很多权贵也将家中女子送去学习,仙居院一半女学生主修礼乐音律,一半学医。

    前朝的乐官可以用女子,医官不能用女子。

    但是萧衍登基改换新朝之后,却废除了许多旧制,现在建康也已经有了许多女医官。

    仙居院有一名女医名为萧真,正巧又是皇室,而且医术又是南朝公认的第一,短短六年间,仙居院便已经出现了不少优秀的女医官,而且其中不乏修行者。

    此时林意感觉得出来,那几名女医官里,便有一名也是修行者,而且已经到了命宫境。

    “许将军,若有重要军情,是直接告知您,还是?”

    林意也不细看,既然此处收容了这么多伤员,便说明这里应该是诸多军队行经的落脚点,许多军情也应该很快通过这里传递出去,他担忧陈宝菀或是萧淑霏的安全,便第一时间问道。

    “屯骑独孤谕将军已奉命离开,此处暂时由我统御。”许宿看了他一眼,道:“直接对我禀报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