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平天策 > 第一百二十二章 同归于尽的战场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482/144343.html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他在这批南天院的学生中表现最佳,若非运气实在是差,应该就能安然到这里。”这名游击军将领也满意的笑了笑。

    “你说的不错。”

    许宿在这名游击军将领的身旁坐了下来,认真道:“他所修的功法的确不凡,他的感知力惊人,甚至不亚于我,而且我甚至感觉不到他体内真元的存在。”

    “你也和我一样感观便好.”这名游击军将领感慨的看着许宿笑笑,“你要小心一些,不要死在眉山,我从他身上得到功法之后会抄给你一份。”

    许宿知道这名游击军将领干脆,他轻声的告知了林意接下来的行军路线,然后道:“你也不要大意,此子力量不俗,而且感知不在我之下。”

    “年轻人总是容易对付一些。”这名游击军将领淡淡的一笑。

    年轻人的确会有很多问题,比如太容易相信别人。只可惜这世上很多人看上去都是好人,然而所谓的好人,却只是所谓。

    许宿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他明白这名游击军将领的意思。

    而且他也绝对信任这名游击军将领。

    这世上很少有一种友情,比一起从尸堆里爬出来,然后一起生存下来的友情更为可靠。

    游击军将领的身影消失在了密林里。

    许宿转身回望,他知道这时林意也应该出发了。

    比起绝对的谎言,半真半假的话语更让容易让人信任。

    他的确曾是林望北部下的边军,只是对于和他相差不知道多少等阶的将领,他却是没有任何的感情可言。

    ......

    林意的确已经在山林之中开始穿行。

    他并不知道,其实不管在眉山之中其余处的战局最终如何,但元燕针对陈宝菀的围猎却已经以失败而告终。

    他只是单纯的想着,若是陈宝菀和萧淑霏真在这眉山里,真是北魏的目标,那自己越快能够遇到陈家或是萧家的人,将这消息传递出去,无论是陈宝菀还是萧淑霏,就会变得更安全一些。

    时间在这种危机四伏的密林间不停流逝,然而其实过去的很慢,林意取出宁家的灵药分布图看了看。

    许宿所说的那处地方叫做寻仙崖,是一片风化严重的石林地带,有很多柱状的山丘,内里有大量的碎石谷地,树木并不茂盛,按照这份地图上的批注,那片区域内的确有灵药产出,除了许宿所说的地仙翁之外,还有一种红心莲。

    林意又翻了翻眉山采药经,采药经上对这两种灵药倒是也有详细记载。

    地仙翁其实就是这眉山一种叫做地仙藤的爬藤植物的块茎,和葛根类似,除了内蕴灵气,有少量提灵作用之外,这地仙翁最大的功效倒是补先天不足和祛除旧疾。

    比如有些人天生有内疾,或是修炼和战斗途中留下过什么严重创伤,体内留下了什么固疾,造成某些病变,这种地仙翁倒是最合适不过。

    在眉山采药经上,还记载着一种叫黑灵师的灵药,和这地仙翁的药效倒是类似,只不过黑灵师的药力治愈五脏痼疾比地仙翁厉害,但是地仙翁的综合调理和骨骼骨髓方面的固疾调理却是比黑灵师要强不少。

    林意综合宁家的灵药分布图和眉山采药经,发觉这两种灵药的分布区倒是也相隔不远,只隔着一片高山湖泊。

    至于红心莲,和这两种灵药相比倒是普通一些,只是一种奇效的止血药物,内服外敷,都能迅速止血。

    止血类的药物,对于他而言似乎根本没有用处。

    不过这先天补缺和祛除痼疾的药物,似乎再怎么都和肉身元气相关。

    早在开始修行之前,他就懂得,这世上没有天生完美之人。

    不管任何天赋极高的修行者,先天总不会彻底完美。

    这种补益先天的灵药,应该算是激发全身脏器的潜能,让自身调理能力变得更强。

    有些普通的药物,比如说灵芝,便不是治病有奇效,也是增强自身的抵抗力和自我恢复能力。

    这种药物,对他或许倒是有大用。

    “你什么都带在身上,难道真的都不嫌重?”

    周景宗跟在林意的身后,他仔细的看着周围的山林、地面,看着是否有人经过的痕迹,他没有去看林意拿出的眉山采药经和灵药分布图的内容。只是林意在随身行囊中取这些东西时,他感觉到林意的随身行囊里还有不少书籍,甚至似乎还有很多未处理的药材,矿石等等。

    虽然他对林意十分尊敬,但这种收集癖一般的行为,还是忍不住让他暗自心中嘀咕了一句。

    他甚至生怕等会林意直接又掏出一口铁锅,又掏出红泥炭炉,掏出煮茶的铁壶。

    他的担忧很快得到了印证。

    倒不是说林意真的掏出了铁锅和煮茶用具等物,约莫在山林中行进了数里,林意突然停了下来,对着他做了个手势。

    林意的嗅觉此时极为敏锐,他嗅到了隐隐传来的血腥味。

    再朝着血腥味飘来的地方前行了近百步,他都依旧没有感到有任何活人的存在,只是血腥味变得更加浓烈。

    再接近数十步,他的感知里已经出现了血腥味的来源。有人在前方的密林里战斗,留下了数具尸体。

    无数新鲜的树木碎屑印证了他的判断,再往前行走一阵,一副触目惊心的画面便出现在他和周景宗的视线里。

    地上有五具尸身,两具身穿黑甲,另外三人却是身穿南朝的便服,穿得都极为寻常。

    只是围绕着这五具尸身,足足形成了一个数十丈见方的怪圈,内里的树木全部都破碎了,粗细不一的残枝木片厚厚一层。

    林意深吸了一口气。

    他的心脏剧烈的跳动起来。

    即便这些人在他的感知里连身体都已经冰冷,但这画面中的力量感,还是给他一种极为危险的感觉。

    那两具黑甲对于他而言并不陌生,和他杀死的那名叫做慕容行的北魏年轻修行者一模一样,都是轻巧的黑色甲衣上布满繁花。

    只是一眼看去,这两名身穿黑甲的北魏修行者已经人至中年,而且此时遗体给他的感觉,都是修为比慕容行高出不少。

    “你先查验一下这些尸首,我先探查一下周遭的痕迹?”周景宗并没有太过拘泥于上下级的关系,他轻声在林意的耳畔问了一句。

    林意点了点头。

    他走上前去。

    这五名修行者的遗体对于他这种战阵经验并不足够的修行者而言,可以说是很惊悚。

    这五名修行者身上的致命伤都很恐怖。

    有一名南朝修行者的头颅被斩去半边,还有一名南朝修行者的前胸尽数被击烂,碎骨和内里的脏器乱成一团。

    即便是两名身穿黑甲的北魏修行者,也是前胸和后背多处塌陷,显然内里骨骼全部碎裂。

    其中一名南朝修行者手中的短剑深深刺入一名北魏修行者的腹中,而这名北魏修行者的一只手也并指如刀,直接贯穿了这名南朝修行者的脖颈。

    令林意十分心悸的是,这名北魏修行者的手掌到现在还闪耀着淡淡的金光,这明明是肉掌,却看起来还像是金属,分明是真元十分凝聚,到现在还未散。

    这至少便是承天境的修行者。

    “只有双方来的痕迹,似乎并无离开的痕迹,可能都同归于尽,战死在这里了。”

    周景宗在周围山林细细的看了一圈,回到林意的身边轻声说道。

    此时的林意,已经开始解开两名北魏修行者身上的黑甲,开始查点他们身上带着的东西。

    和慕容行不同,这两名北魏修行者身上所带的东西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