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平天策 > 第一百三十四章 幸运和不幸(第二更)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482/144355.html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那名少女和萧素心差不多年纪,修为显然也不算太高,此时真元几乎耗尽,在数名重铠军士的围攻下只能闪避,根本无法反击。

    她的身上已经带伤,而且似乎是来这里之前就受的伤,左肋下方有鲜血不断的渗出。

    此时这片战场上几乎所有修行者的注意力都被那块药王吸引,而且内里的修行者自身周围都有敌人的存在,几乎不可能有人对她援手。

    宝物动人心,就算是林意对那块药王也是心动,这样一块药王蕴含令人灵气,而且很多药王说不定会附带些特殊功效。

    但他毕竟走大俱罗之路,惊人灵气对他的吸引力没有那么大,所以他比在场这些修行者更不容易丧失理智。

    他就算再强横,此时也不会认为自己可以硬撼那些飞剑纵横的修行者。

    承天境之上的修行者,对于他而言此时还是太过强大。

    更何况他进这阵中来,原本就不是为了特地要争夺灵药,而是要杀敌救人。

    他卸下负担,全凭肉身发力,速度同样极为惊人,但是气势和一般的修行者截然不同。

    他根本不管那名已经被他斩断一条手臂的北魏修行者,瞬间冲到那数名北魏重铠军士面前。

    这数名北魏重铠军士都是感到狂风呼啸而来,都是心悸,全部转身,手上兵刃都斩向林意。

    林意神容平静,在他的感知里,这些北魏重铠军士的动作都很缓慢。

    “当!”“当!”“当!”….数声爆响几乎同时响起。

    他双手挥剑,将这些重铠军士斩来的兵器全部荡开,与此同时,他双脚连踢,一人一脚,将这数名重铠军士全部踢得往后翻飞出去。

    “对付这种重铠,还是那狼牙棍有用。”

    林意只觉得自己双脚剧痛,虽然他的骨骼极为强韧,但是这种和金铁的剧烈冲击,对于他的血肉骨骼来说似乎还是不够。

    只是这种剧痛的感觉也是转瞬即消。

    他此时体内还是药气弥漫,他这双脚上骨骼剧痛,那药气似乎自然就被吸引,朝着他双脚涌起。

    只是数个呼吸之间,他的双脚便是热流汹涌,就像是用热水泡脚一般舒服。

    数名纠缠不休的重铠军士一瞬间就被林意击倒,这名少女似乎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还愣在当场。

    “.…..”也就在这时,她的眼瞳微缩,眼中闪过一丝异色。

    那数名重铠军士都在此时摇摇晃晃站起。

    “躺下便是,还站起来做什么?”

    林意十分暴力,他直接一个箭步上前,右手一柄剑直接插在身前泥土之中,瞬间弯腰下去,一只手便抓住了这名重铠军士的脚踝。

    大喝声中,周围一片惊呼声响起,他直接将这名重铠军士硬生生的提了起来,当成重锤抡出。

    “咚”的一声爆响。

    这名重铠军士和后方一名刚刚站起的重铠军士撞击,两人身上的铠甲都是剧烈变形,惨叫声中,这两名重铠军士都是口中鲜血狂喷。

    “跟在我身后。”

    林意也不顾另外那些已经骇然不敢上前的重铠军士,将插在身前的长剑拔起,对着身后这名南朝少女低喝了一声。

    与此同时,他直接从随身行囊里摸出一块地仙翁,丢向身后这名少女。

    他身上的黑灵王已经给了战场外围的卢虚明和陈平蛮,身上虽然还有些补气丸,但是那种补气丸对于这名真元耗尽的南朝少女而言,是杯水车薪,恐怕连支持她杀到外围逃出去都做不到。

    这地仙翁能够凝练真元,提升修为,然而却需要时间炼化,此时他还需冲阵,在他看来,这名少女必须紧跟在他身边,他才有可能照应得到。

    他是如此想,但是他身后少女却是哪里会想得到他直接丢来一块地仙翁。

    “这人的脑子怕不是有问题?”

    一时之间,她接住这块地仙翁,脑子里却是忍不住冒出这样的念头。

    这可是当前许多修行者在拼了命争抢的灵药,可以提灵,直升修为,这名南朝年轻修行者从外面冲杀进来,他的力量虽然强横,让她觉得异常古怪,然而他总不可能是那种已经不是这种灵药所能提灵的强大修行者,怎么都不可能是神念之上。

    既然如此,他在外面冲杀进来之前居然不吃这地仙翁,竟然像随便丢了块干粮一样丢给自己?

    “还愣着做什么?”

    林意发觉她呆着未动,又呵斥了一声,他放眼朝着那块药王出土地看去,此时竟是有五柄飞剑在那块药王上方急速的穿梭。

    那五柄飞剑在十余丈的范围内急剧的穿梭,带出无数道光影,在尘嚣之中带出一道道空洞,旋即又被剑气切乱。这五柄飞剑互相缠斗,也看不出哪些属于南朝,哪些属于北魏,但一时却都是互相追击,却不相撞,看上去有些诡异。

    其余所有修行者根本无法冲得进去。

    没有谁能够真正的去挖取那块药王,势必要等到这五柄飞剑之间有胜负产生。

    林意深吸了一口气,那五柄飞剑的力量和速度感依旧让他有些毛骨悚然,看着五柄飞剑在空中时而如流星疾坠,时而如落叶飘舞,时而猛烈加速,时而如磐石静悬不动,这种剑技没有十余年的苦修,根本不可能如此随心所欲。

    这五柄飞剑的主人恐怕至少都是承天境,而且是已经修炼飞剑很久的承天境。

    他竭力让自己平静下来,放出感知。

    在这片战场里,他并没有发觉那种神念境修行者的真元波动。

    也就是说,在这片战场里,这五柄飞剑的主人,便代表着此时战场上最强大的力量。

    那这五名修行者的生死,便事关这场战斗的胜负本身。

    对于他而言,现在最应该做的,不是如何去突破那五柄飞剑的剑网,而是设法协助自己这方的剑师杀死对方飞剑的主人,或者说保护自己这方的剑师不被对方杀死。

    那些飞剑令人望而生畏,然而他十分清楚,在这种战场上,害怕是最需要抛弃的情绪。

    这种飞剑主人的身周一般都会有其他修行者近侍,尤其当他全神贯注的去操控这些飞剑时,他便无法时时感应到周围的一切细微变化。

    而且飞剑和主人之间,自然会有着独特的真元联系。

    所以在这片战场上,这种飞剑的主人并不难找。

    他轻而易举的发现了这些飞剑的主人。

    幸运的是,这五柄飞剑之中,有三柄来自南朝的修行者。

    不幸的是,北魏这两柄飞剑的主人,似乎远比那三名南朝剑师要强大...。

    不知道幸运还是不幸的是,他身后这名南朝少女并不像他看见的那么简单。

    这名南朝少女看着他的背影,面容无比苍白,腰间的伤口还在渗血,然而她的目光却是一片清冷,十分平静。

    她微垂下头,开始啃咬着这块地仙翁,同时含糊不清的说道:“我是卫清涟,巴东郡巫溪学院天监四年生。不知师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