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跟上我,否则未必保得住你。”

    林意动步,他行向南朝三名剑师中那名老人。

    他自觉自己未必是那名身旁放着刀箱的近侍的对手,而且那两名北魏剑师之中那名斜挂着两柄刀的男子给他的感觉应该是刀剑双修,这种人比一般剑师更为可怕,他自己都有一定的近身自保能力。

    这种层面的战斗并非他所能直接插手,要想杀死这名近侍和这两名北魏剑师,必须还是要依仗那三名南朝剑师。

    此刻他已经发觉,这三名南朝剑师之所以吃紧,不只是在飞剑和真元修为和那两名北魏剑师有差距,他们的压力,还在于身周。

    就在距离那名老人只有数十步的地方,有一名身穿普通北魏军士衣衫的中年修行者。

    他很沉默。

    几乎不发出任何声音。

    他只是沉稳的在战斗。

    他持着的是一柄剑,一柄黯淡无光,看上去也很普通的剑,甚至连剑柄都是只用烂布条缠着。

    然而给林意的感觉,是他用这柄剑分外的顺手。

    他的剑光所向,他周围的南朝修行者或是后退,或是身上带上伤口。

    此时那名老人身前的近侍接连不断的朝着此人冲杀,然而似乎却根本不能阻止这名北魏修行者沉默的接近。

    老人身前的那些护卫,包括其中的修行者,他们落满尘土和血泥的脸上都是坚毅和肃杀,然而他们的眼睛里,却是已经抑制不住的焦虑。

    在建康城里见惯了风花雪月的贵人和墨客们见不到战场上的生死搏杀,在那些人的口中和笔墨里,北魏人都是不开化的北蛮,连脑袋都要比南朝人愚笨,然而对于他们这些有过很多生死杀阵经验的军士和修行者而言,他们绝对不会这样以为。

    这些北魏人天生就有着围猎的经验,他们很多时候在乱阵中的判断都精准和狠辣。

    只要这名看上去沉默而普通的北魏修行者杀至老人的身边,这名老人会死。

    然后这里的很多修行者,都会很快被那两柄北魏飞剑杀死。

    这名看似普通的北魏修行者,绝对是这片战场上,除了那两名北魏剑师之外,实力最为可怕的北魏修行者之一。

    只是这一切有可能改变吗?

    此时若不是这名老人偶尔弹出一片剑片来阻止这名北魏修行者,这名北魏修行者应该早已经杀光了他们这些护卫。

    ......

    林意行向那名老人,元燕是现在所有北魏名将之中,最聪明和最擅长用脑的之一,她几乎一瞬间便明白了林意的用意。

    他想要先杀死那名沉默的北魏修行者。

    当那名老人可以不用分心注意这名北魏修行者,甚至因为自己的绝对安全,可以毫无保留的尽数释放自己的力量时,这战局或许就会瞬间改变。

    然而即便是她,她也无法精准的断定,这名沉默的北魏修行者到底是如意境巅峰的修为,还是已经步入了承天境。

    她不可能认识所有北魏军中的修行者,所以她也并不知晓这名北魏修行者是什么来历。

    只是这人必定是北魏军中的一名悍将,冷静至极。

    他的真元输出十分平稳,身周的真元气息一直波动并不剧烈。

    所以她无法通过这些感知和战斗的画面来判断出他的真正修为。

    但越是如此,越是说明这名北魏修行者可怕。

    这样的修行者,他每出一招,每用一分真元,都是恰到好处,绝不浪费。

    在她看来,她自己自然要比林意强得多。

    然而就算是她,也没有绝对的信心可以战胜这名北魏修行者。

    有勇气自然是好事,然而送死,却是愚蠢。

    “还跟上你,否则无法保护我...你恐怕自视也太高了些。”

    她有些讥讽的看着林意的背影,但也不想引起任何人的怀疑,她也不想林意就如此轻易的死去,所以她动步,跟了上去。

    ......

    林意的感知里出现了一抹诡异的气息,接着他眼睛的余光里,出现了一道淡淡的灰色虚影。

    到处都是修行者的战场和外面的战场截然不同。

    当他瞬间击倒那数名重铠军士开始,他便已经被内里的许多修行者注意到。

    对于这片战场而言,他自然是很不确定的因素。

    淡淡的灰色虚影是一条长鞭。

    寻常的长鞭多为皮质,最多在外面缠以钢丝,或者悬挂碎刃,然而这条长鞭却是片片角铁相扣,如同蛇骨,连鞭尖都是如同枪尖。

    有细微的纹路蔓延在长鞭的表面,当修行者的真元运动其间,这条长鞭便成了诡异莫测的杀器。

    鞭身绕向林意颈间,而长鞭的尾端,却是如出洞的毒蛇,从后方刺向林意的后脑。

    林意面色平静。

    这长鞭的招式和动向极为诡异,然而对于他而言,比起那些刀剑,却是不够直接。

    不够直接,便是不够快。

    他的感知原本便超过这片战场上绝大多数修行者,所以在他的感知里,这条长鞭虽然阴险,但很迟钝。

    就在长鞭的尾端已经距离他的后脑不足一尺时,他出剑。

    空气里突然响起狂暴的风声。

    他手中的两柄剑都暴戾的斩了出去,剑风呼啸。

    他反手一剑,正中鞭尾,与此同时,他一剑斩中这条长鞭的中段。

    下一刻,这长鞭的鞭尾发出啸鸣,它不受控制的在空中甩动,连绕,绕在了林意那柄斩在长鞭中段的剑上。

    林意的目光顺着这条长鞭而去,落在了这条长鞭主人的身上。

    那是一名北魏女修行者,身高马大,穿着青铜色金属铠甲,十分英武。

    林意平静的目光刹那间变得狂热,战火燃烧。

    “不要以为我不打女人!”

    伴随着他的一声厉喝,他身后的元燕悚然一惊,她甚至似乎听到了林意体内血肉的炸响,就如许多弓弦在炸裂。她甚至可以感觉到,一股狂暴的力量在林意的体内生成,然后迸发出来。

    林意扯剑。

    这条长鞭上发出惊人的炸响,这名北魏修行者甚至来不及弃鞭,当大力涌来的时候,她已经来不及,整个身体都被这股狂暴的力量牵扯的朝着林意飞跌过来。

    “当!”

    林意极为干脆,转身一脚,直接将这名北魏女修行者踢得横飞出去。

    这名北魏女修行者的双目一直睁着,她眼眸里全部都是不可置信。

    在她看来,她和那些重铠军士自然有着天与地的差别,然而她怎么都没有想到,她在林意的面前,下场竟然和那些重铠军士一模一样,根本就不是一合之敌。

    她感觉自己就像是被一截巨木砸中,那腰腹铠甲处先是一热,接着便是化为撕裂般的剧痛。

    一股可怕的力量似乎在她的身体里炸开,而她的气力,却是消失于无形。

    “噗!”

    在她还未落地之前,一口血雾已经从她的口中喷出。

    元燕的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

    她并非是同情那名北魏女修行者的下场,而是震惊于此时林意的力量。

    这种力量的迸发在她的感知里似乎毫无道理,但可以肯定的是,林意的气力没有任何的衰竭,而且他这样蛮横到毫无道理可言的战斗方式,远比一般的修行者更为可怕,解决战斗更为迅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