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p>

    那名老人虽然受伤,然而实则是这片战场上三名南朝剑师之中最强的一位,否则他也不会一直给这名老人施压,让这名老人不得不分神和消耗真元来对付他。

    所以在这一刹那,他便同样知道,应该将更多的力量留给这名老人。

    他的左手神了出来,先是拳,接着却是掌。

    他的拳头在空中急速的穿行,然而当和林意此时轰出的一拳相逢的刹那,却是变化成掌。

    啪的一声爆响在他的手掌和林意的拳头之间响起。

    接着这一按之力,他的整个人往后轻飘飘的飞了起来。

    也就在此时,空气里嗤的一声裂响。

    只是一声响,却是有三片剑片如电般袭来,落向他的身体。

    他手中的剑拍了出去,有三道实质的剑光在空气里形成,精准无误的斩向那三片剑片。

    空间的距离给他带来了足够的反应时间,没有任何的意外,这三片剑片在一刹那被震飞出去,在紊乱的气流中旋飞,发出呜咽的鸣声。

    然而他有一点预料出了。

    他的一掌并没有对林意造成任何严重的损伤,林意的身体只是微微的往后一挫,就已经跃了上来。

    林意的拳上并没有任何的华光,没有任何真元特有的辉光闪耀,然而带起的拳风却是不断的炸响。

    因为没有预料,所以留给他的时间便不够。

    他的左掌再次拍了出去,体内的真元急速的流向掌指之间。

    林意的拳头轰在了他的掌上。

    简单,但十分暴力。

    轰的一声闷响。

    张念平的眼中出现了无数震惊的神色。

    不只在于林意此时的力量,更多的震惊来自于他和林意的拳头接触的手掌内,真元似乎又莫名的缺失了一块。

    这次他真正的明白了原因。

    吞噬了他真元的,并非是林意手中那用奇异陨铁制成的手镯,而是林意的身体本身。

    “咔嚓……”

    他的掌指中传来了清晰的裂响声。

    他知道自己的掌骨碎了。

    林意此时还有余力。

    他的身体里此时产生了一种强烈的饥饿感,似乎饿了好几顿的那种感觉,但是他体内的气血已经彻底被平复,他身体里的那些火焰已经尽数被对方强大的真元所浇灭。

    他也感觉出来对方已经到了很危险的时刻。

    若是他继续进击,这名北魏的强大修行者应该会被自己重创。

    然而他停了下来。

    他收手,后退。

    张念平的眉头微微的皱起,因为他手上传来的剧痛。

    他看了林意干净的眉眼一眼,知道对方心中此时的想法。

    没有任何的迟疑,他掠了出去。

    他没有掠向那名老人,而是直接朝着这片战场之外掠了出去。

    林意停了下来,他目送这名北魏修行者离开。

    在建康城里,几乎所有人都在描述北蛮是何等的茹毛饮血,何等的残暴,然而越是到了这种战场,他越是知道那些只不过都是些谎言。

    这些北魏人和南朝人没有什么区别。

    他不知道张念平离开这里之后,会不会接着直接离开眉山,但即便对方是他的敌人,他此时却依旧希望对方能够好好的活下去。

    元燕此时的目光依旧落在他微微颤动的背上。

    她刚刚感觉到了这名南朝年轻修行者的惊人力量,此时也感觉到了他的虚弱。

    不远处那名老人的目光也落在了林意的身上。

    那名老人的目光里充满了感慨,同时也有说不出的赞赏。

    空气里急剧的破空声突然消失了一些。

    那五柄纠缠的飞剑突然消失在空气里。

    在下一刹那,以那两名北魏剑师为首的北魏修行者和军士开始撤退。

    那两名北魏剑师身旁的近侍抬起头深深的看了林意一眼,然后背起了刀箱,依旧形影不离的跟在这两名北魏剑师的身旁。

    这名近侍的眼神也有些古怪。

    他也没有想到,陡然改变这战场上形势的,竟然是这样一名突然赶到的年轻修行者。

    林意自己却没有丝毫停留。

    对于他而言,那狼牙棍和装着行军口粮的鹿皮袋都很重要。

    他第一时间冲了回去,双剑、狼牙棍和鹿皮袋全部收起,鹿皮袋重新背回身上的同时,他从身后的鹿皮袋里抓了一把行军口粮便近乎干吞了下去。

    厮杀依旧在继续,这些南朝军士和修行者还在尽可能的留下和杀死更多的北魏人,然而那三名飞剑主人身周的近侍们都停了下来。

    他们每个人的衣衫都已经湿透,每个人都很疲惫。

    在方才的战斗里,最为紧张和始终处于生死一线的,便是他们。

    他们看着艰难的吞咽着干粮的林意,眼中的神情很复杂,许多人的心中甚至有些隐隐的敬畏。

    所有人都可以肯定这名年轻的修行者并非承天境的存在,然而就是这样的一名年轻人站出来想要阻止或是杀死那名可怕的北魏修行者。

    回想之前的所有画面,这些人眼中的敬意更浓。

    能够在那样的战场,判断清楚这里战阵的关键点本来就不易,更何况即便换了他们,也未必有冲过来的勇气。

    对于任何在战场上呆久了的人而言,忠诚、勇气,远比力量更值得尊敬。

    老人身边的那些近侍都彻底松懈了下来。

    他们之中的很多人甚至不顾仪容的直接瘫软在地,大口的喘息。

    老人微微闭了闭眼。

    对于他这种修行者而言,肉身的损伤和痛苦,远比不上精神的耗损和极度的疲惫。

    飞剑之间的战斗,在于每一个弹指间都需要高度的集中精神,精神始终紧绷如拉到极致的弓弦,这种疲惫不是亲身经历,旁人很难体会。

    当他再度睁开眼睛时,他脸上的皱纹舒展了很多。

    他再次看向林意,然后轻声的对着身旁的一名近侍说道,“去请那名年轻人过来。”

    像他这样的修行者,在整个南朝自然已经有了一定的地位,身份比起此时的林意不知要高多少,然而他却特意用了请字,所以他身旁的这名近侍也顿时听出了他对那名年轻修行者的敬重。

    这片石砾地原本是战斗最剧烈的地方,但其中大多是修行者,撤离的时候也走得最快,反而第一时间变得安静起来。

    老人身边的近侍快步离开老人的身边,到了林意的面前。

    这名近侍对着林意躬身行了一礼,然后说出了老人的请求。

    林意几口行军口粮入腹,心中稍定,本来他还要继续再吃,但想着这样一名剑师要见自己,自己还在吞嚼食物终究不太好,所以他点了点头,还擦了擦嘴角,便跟在这名近侍的身后走向那名老人。

    (本章完)